并由此生发出爱护自然、保护自然的责任意识,让他们还能有机会一边吟诵古人诗词里的如画江山

作者: 好书推荐  发布:2020-04-02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历史长河中,这些描绘祖国大江大河的诗词绝句,承载着国人的乡愁。然而,这些国人“心灵睡过的地方”正拉响“警报”,一些风景正在消失:全国十大水系水质一半污染;31个大型淡水湖泊水质17个污染……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这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3月10日《新华每日电讯》)

问:为什么古代诗人最多,现代少,我们学古代诗,却不知现代诗人诗词?

今天我们在谈论保护环境,建设生态文明时,不妨先从古诗词中感受美、培养提高审美能力。通过大众化形式的包装,让更多人通过诗词贴近自然,感受变化,体会生命的节律,从而领略自然之美,并由此生发出爱护自然、保护自然的责任意识。

评经典咏流传

    因为古典诗词的优美,也因为国人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大多数中国人都能背诵一两首古诗词,而相当一部分的古诗词描写的都是祖国大好河山的秀美壮丽,让人读来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渴盼。可是等我们真的有钱有闲,或者是因为其他一些什么原因到了当初那些古诗词所描绘过的地方就会发现,现实情境带给我们的不是如画美景的陶醉,不是雄伟江山的震撼,而是因为环境破坏,物是人非所带来的遗憾与忧虑。

图片 1

《中国诗词大会》热播期间,且不论参赛选手的表现,仅是回味那些诗句,就是一份美好的享受。诗句中描绘的春天,对于今天的我们,无疑就是梦中的春天。

如果沉迷玩王者荣耀的孩子们,在哪个晚上也能稳住心神听诵李白,曾辗转于屈原李白李清照唇齿之间的文化清香,或也会慢慢卷土重来呢!

    这显然不仅仅是因为古人艺术创作的夸张,更不是古人对今人的一种欺骗,而是古人眼里的江山和今人眼里的风景,已经不能简单地划上等号,原因就在于我们对自然资源的无限攫取,对生态环境的肆意破坏让曾经的如画江山变得面目全非。诗里江山今不在的遗憾,也成为全国两会上的热点话题,代表委员纷纷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现身说法,呼吁关注生态安全,关注环境保护。

关于这个问题,我首先要更正一下,若从数量而论,古代的诗人未必如现当代的诗人多。之所以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基本上都是古代诗歌,甚至在近年家喻户晓的中国诗词大会上展现的也都是古代诗人及其诗歌作品,这里面有个历史沉淀、公众认知的问题。我们知道诗歌作为一种文学艺术形式,最早见于文字的是春秋孔子主编的《诗经》,在此之前都是以宫廷或民间传唱的形式存在。《诗经》的问世同时也向我们昭示了诗歌能够被大众接受的基本条件,那就是它的文学艺术性(可吟诵或传唱、词句优美)、社会性{不同阶层的人都能引起共鸣}、实践性(通过历史的长河冲刷依然存在)。因此当我们从幼儿园起开始尝试接触诗歌这一高雅的文学体裁时,自然是一些经历了广大人民群众历代相传、经典优秀的篇章。我们为中华民族数千年间无数先贤创作出浩如烟海的诗歌精品表示由衷的赞叹和荣幸!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杨柳阴阴细雨晴,残花落尽见流莺,春风一夜吹乡梦,又逐春风到洛城”。

(假设关系的复句,比喻和化用,浸透了欣喜和期望。也为文章定下了诗情画意的基调。)

春节期间,一档吟唱古诗词的节目“燃”遍朋友圈。

    乡愁是最近几年的一个热词,而古典诗词里所描绘的青山秀水,恰恰正是我们的乡愁所在。当从前清澈的小溪因为污染变成了一条臭水沟;当从前秀丽的山峦因为水泥厂就地取材而变得满目疮痍,我们的乡愁将何处安放?退一步说,乡愁是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现实点说就是不能当饭吃,但的问题是生态环境的破坏,水源土壤的污染,自然资源的匮乏,已经快到了让我们“无饭可吃”的地步。我们可以放弃看风景的权利,可以牺牲闲情逸致,但我们却不能喝被污染的水,吃被污染的粮食,更不用说一些环境问题可以直接导致我们患上各种疾病、绝症了。

时常听到诗坛同道悲观的说好诗早已被唐人写完,好词也早已被宋人填尽,宋代王安石也曾有“世间好语言已被老杜道尽,世间俗语言亦被乐天道尽”的感叹。对此,我个人很不以为然,首先,从量上来说,有人曾粗略统计过,当今诗坛仅见诸于网络各类平台及自媒体的古体诗词每天的创作量已经超过整个《全唐诗》数量!这是个什么概念啊!其次,如此庞大的诗词作品当中难道全是垃圾?回答当然是否定的。且不说当代已经涌现出相当一部分优秀的诗人词家,诸如邓世广、熊盛元、王蛰堪、刘梦芙、杨启宇、杨逸明、熊东遨、陈仁德、王翼奇、何永沂等,只举两个名不见经传诗人作品为例: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今天,静思的生活早已远去,古人诗句的美,在春节这几天闲暇的日子里,让人品出“诗与远方”的丝丝滋味。现在,重归繁忙,寒冬已过,春天将至,梦中的春天却仍萦绕心头。

(概述事件,独立成段。)

一提诗词吟唱,我们容易想起白须长袍的宿儒,用抑扬顿挫的古调吟咏古诗,雅则雅矣,却让习惯快餐文化的今人敬而远之。而这档《经典咏流传》,不但把古诗词唱出厚重的文化情感,也注入磅礴的现代风范。中央电视台推出的这一大型文化节目,古诗词联翩而来,喷珠溅玉;学者、明星、主持人绝活迭出,回清倒影,让观者听者心魂俱醉。难怪开播次日就拿下豆瓣9.4的高分。弹幕上,年轻人纷纷点赞,“听了想哭”“这气势,能把李白唱活过来”……

    诗里江山今不在影响到的不仅仅是我们乡愁的安放,而是社会的发展,人类的生存。因此,不管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生存和发展,还是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份美丽的环境遗产,让他们还能有机会一边吟诵古人诗词里的如画江山,一边游览现实中的绝美风景,我们都要把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高度上来。值得欣慰的是,环境保护已经成为当前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成为绝大多数人的普遍共识,而随着被称为“史上最严环保法”的颁布实施,法律和政府层面对环境保护的力度也空前加大。也许只有当我们真正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做好了平衡,只有当我们面对污染和破坏环境的行为做到了违法必究,执法必严,我们才能留住和唤回古诗词的如画江山,让诗里江山如诗般流传。

其一、记得数年前曾有过一次“红豆杯”诗词大赛,其中的一首二等奖作品至今还能背诵如流,

在中华民族的生生不息中,这样的春天景物,曾经像空气与水一样,四季轮回地来到,伴随我们走过千年。而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长假,在很多地方,想要一饱自然美景,都只能去如“盆景”般的旅游景点了。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该如何守护好大自然这个心灵家园?

(行云流水般的语言,描述节目盛况,正面与侧面相结合,重点突出“厚重的文化情感”与“磅礴的现代风范”的结合。)

李白的《将进酒》,他“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潇洒不羁,被歌者“凤凰传奇”悉心演绎,更让乐曲原创者中科院“摇滚博导”陈涌海,带着我们一起,跨越1200年,燃烧在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境界,“与尔同销万古愁”。

《红豆》

“爱护自然环境并不是人类的天性,破坏环境才是。”一位评论家曾经在评论环保先驱瑞秋·卡森的《寂静的春天》这部书时这样写道。不断追求美好生活,是人类的梦想。为了生存,人类会本能地利用资源,砍倒树木、捕尽鱼类、污染水源、排放废气。自工业革命以后,随着人类干预自然的能力大大增强,使得对自然的破坏力达到了空前程度。我们制造出大型工具,能够移山填海,使“愚公移山”变得易如反掌。我们从自然中开发出新能源,构建起庞大的现代工业,现代化生活让人类更加舒适便利。同时,我们用钢筋水泥,建造出现代都市,越来越多的人生活其中,并逐渐远离自然,亲近自然已然成为现代人的稀缺享受。

(举实例,夹叙夹议。)

而清代诗人袁枚的《苔》并不知名,却一夜爆红,相关视频全网播放突破4000万。“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被乡村教师梁俊和贵州大山的孩子们天籁般唱出,平凡的、哪怕被太阳照拂不到的微弱生命,也有怒放的能量,给了观者最深的感动。一次吟唱,让一首“孤独了几百年”的小诗,被世人牢记。

南国春风路几千,骊歌声里柳含烟。

在古人的笔下,自然是一个天人合一的整体。景与人不断心灵沟通,冬去春来,风花雪月,无不触景生情。今天,我们进入到高科技时代,带上智能化的设备,可以沉浸到远比现实更美的虚拟现实,然而,幻梦之后,却陷入河流污染,空气污浊的焦虑之中。即使用高科技武装了我们的生活,正像《寂静的春天》作者所说的,一个没有鸟啾虫鸣的世界,一个仅仅为了人类的便利而存在的世界,最终将会成为人类也无法生存的世界。

(给观者最深的感动的节目,《苔》的吟唱者,更是用现实人生诠释诗歌内容和生生不息的精神。)

这让我们恍然:现代传播并非国学天敌,反而能让古典文化插上更有力的翅膀,让更多人分享。

夕阳一点如红豆,已把相思写满天。

回望中华民族,因为有那些熠熠生辉的华彩诗章留存,漫长的朝代更迭,便不再单调,放眼生活中,处处生机盎然,中华文明愈显璀璨。今天我们在谈论保护环境,建设生态文明时,不妨先从古诗词中感受美、培养提高审美能力。毋须讳言,诗词已日渐小众化,能从中有深切体会者,也不在多数,这是无法强求的,但通过大众化形式的包装,让更多人通过诗词贴近自然,感受变化,体会生命的节律,从而领略自然之美,并由此生发出爱护自然、保护自然的责任意识,无疑是一件正能量的事情。

(点睛之笔,承上启下。)

《三字经》《木兰诗》《鹊桥仙》《枉凝眉》《梁祝》《明日歌》……连续几个晚上,这些已成中国文化符号的经典之作,被虔敬用心地重新演绎。从此,我们与中国节,我们与至亲,我们随身相携的重重叠叠情感包袱里,会更多珍藏并分享着这些被李白、秦观、曹雪芹们口角噙香涵泳过,古人今人一起吟诵过的中国气派、中国瑰宝。

(作者:甄秀荣)。

(“中国文化符号”“虔敬用心的演绎”,古人今人仿佛在一起吟诵。文意更进一层。)

其实,诗经“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 我国的诗、歌、音乐,从来都缠绵相依。《诗经》的雅乐,《楚辞》的民歌元素,汉乐府丰富的音乐性,唐诗的平仄节奏,宋词、元曲的丝丝入乐,都曾令人叹为观止。而今音乐与诗词酣然重逢,让国人对古典诗词有了更丰富、更亲近、更喜悦的体验。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好书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由此生发出爱护自然、保护自然的责任意识,让他们还能有机会一边吟诵古人诗词里的如画江山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