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知名作家,目前正与北京南海影业合作筹备中国功夫系列电影

作者: 好书推荐  发布:2020-04-15

  是什么,最消磨,或许这事叫生活。

历史上,李白以诗歌名世,公众对其一些佳作耳熟能详,但李白的身世却存在一些争议,史书记载李白“双目哆如虎”,“身长不满七尺”。张大春表示,关于李白祖上的来历有很多说法,追索可信材料和当时的移民政策,李白的父亲李客从西域归宗川西绵州,并未留在客商聚集的长安、洛阳,这很可能因为绵州当地法律比较宽松,“但李白说其少年曾经手刃数人,这并不太可能,至多是杀伤过人。”

“至今我没有专门为IP写过一个字,也没觉得自己哪个作品适合变成IP。”张大春借用米兰·昆德拉20多年前的话说,一部好的作品,必须要逃脱被改编成电影的厄运。“米兰·昆德拉没被改编成电影的作品,不是未被人注意,而是改编有困难。这种困难就是电影和小说的分歧点,值得业界研究。”

  我知道大家对莫言提了很多要求,但作家和银行卡是一样的,是有限额的,不可能承载太多。我和作家的交流,就是看他们的书,当然也会有私人会面,但不会拉山头。如果说我算得上是个文化标志,有自己的山头,这个山头空无一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新社北京6月26日电 台湾知名作家张大春近日受访时透露,目前正与北京南海影业合作筹备中国功夫系列电影。他将作为编剧操刀该系列中的一集,现定名《夜奔北京》。

  他还与周华健合作写了歌曲《在野人》。问他如何评价流行音乐?怎么评价周杰伦等歌手?他避而不答:大家都在摸索各种音乐的雅与俗,俗的拼命往俗里钻,而变得低俗;雅也是,雅到不知所云,总想回归某个伟大的文明情景。作家们面对大众快速的需求,已经没有意图和能力去做回自己。聊天到最后,张大春意犹未尽,点开手机网络,找到他和周华健合作的歌曲――《在野人》。一边听,一边自己跟着自己的词唱:

李白或通过为青楼女子编歌推广自己的诗歌

他还认为,当社会资本找不到目标时,大抵会转向寻找文化产业。所以,如果一个人的作品突然变成炙手可热的IP,那他一定要思考,“是你的作品值钱了,还是钱不值钱了。”

  张大春:在有博客的时候,我只要对公众事务提出一点点稍稍锋利的意见,当天晚上就会成为电视新闻,第二天就是报纸新闻。后来,我就给自己定了规矩:不参加文学评审,不参与教科书选文,不参加年度选文,不吃文学补助,尽量不参加3个以上作家一起的公共活动。

近期,知名台湾作家张大春新书《大唐李白·少年游》出版上市。23日下午,张大春在北京举行“在历史的缝隙与灰烬里”读者沙龙,分享创作经验,介绍自己眼中的李白,高晓松作为嘉宾出席。谈到自己理解的李白,张大春表示,关于李白的身世一直存有争议,而这位诗人27岁时的婚姻亦充满“烟雾”。同时,张大春笑称,在创作时他不可能想象自己就是李白,但是会在探究李白的经历时亦步亦趋的追随他。而历史虽允许推测,但需要吻合史实证据,“至少要符合李白行事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张大春说,这个故事里有师门的传承,有武术的诱惑,有年轻人的期许,更有中国当下特有的现实元素,最终是一个充分接地气的武者故事。

  细看真不假,绿绸罗缎红绫花。

图片 1

当今大陆电影市场追逐热门IP已成为风潮,张大春表示,也有电影人找到他希望将其《城邦暴力团》《少年李白》等小说搬上大荧幕,但到目前还尚未被说服。

  我没有炫技,是写作的必须**

正因为李客是商人,根据当时的制度,李白不能参加科举考试,因此只能通过举荐和献赋做官。李白文采虽好,但一直未曾献赋,原因大致也是因为身份问题。

南海影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该武侠电影,并非张大春之前小说的改编,而是一部全新的原创剧本。

  到处家人,开门笑煞,烟酒茶。

据记载,李白一生大概创作五千到一万首诗,很可惜多数都已散佚。张大春感慨的表示,在那样的时代,这些诗人通过自己的行踪和口耳相传,呈现生命和未遂的理想抱负、内蕴的固定情感,乃至创作的修辞技法,“历经时间,就像过滤器滤过的汁水存留至今,形成文学的传统。”

  张大春:你说不好读,我也觉得不好读。我已经写了40年小说,从7岁开始写,什么小说都写过。科幻、历史、武侠、传奇,把故事传奇改成假的学术论文、假的新闻报道,但这些小说都是以故事为主线,写法就是按照故事的前因后果写。从40岁开始,我就想,每写一部小说,就把小说的定义打开一点,打开一点点就好。《大唐李白》就是打开惯常形式的一种尝试,讲一点故事,穿插一段历史背景注解,又讲一点故事,再加入历史背景注解……大量的注解比正文还要多,读起来就有点难。不过,也有让我放心的。比如,歌手周华健的儿子,从小念美国的学校,他就读完了,而且要和他爸爸讨论,倒是周华健没有看完。有这样成长背景的孩子都看懂了,说明也不是那么难读。

但这并不意味着李白一生没有“爱情”。张大春笑称,李白存留的诗歌中多次提到月亮,并赋予其前所未有的多种意象。这或许因为李白心中有自己的“月亮”,可能与他的乡愁有关,亦可能和爱情有关,“李白一直自认太白金星下凡。当时他有一个年长十岁左右的师母,两人并不能常见。就类似金星与月亮在天象上的关系,因此李白有可能会将这种感情寄托到月亮上。”

**  写李白――

图片 2

  另外,突破是为了符合音乐的需要。李白是为了创造一种新的乐式,才故意颠覆了格律的要求,在今天说来,这就是文化创意。这一点上,我们对他的了解不多,这也是我要写《大唐李白》的原因。

谈历史观:历史允许推测但需要吻合历史存留的证据

  我想呈现一个大唐社会背景下的李白,要还原历史,就必须回到过去。比如,书中绝大部分的对白试图还原唐人的说话方式,所以也是好多人不太容易懂的原因。我没有炫技的意思,是写作的必须,我不会故意去为难读者。

图片 3

  “这首歌,可以说是我在这个世事下的自我总结。我对歌、对人在现在的公共世界里,在急速向前、争取各种利益的潮流下,我的态度。”他说。

“还有一些仕人聚集的地方,如依据人丁往来需求建立的‘驿亭’,规模很大,可容纳上百人。李白的《菩萨蛮》中便有体现:长亭更短亭。”张大春介绍,当时的青楼曾聚集一些名士,举办赛诗一类的活动,李白亦会通过为青楼女子编歌曲推广自己的诗歌,尔后李白名声的极度扩散,与经常“泡在”类似场合很有关系。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好书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台湾知名作家,目前正与北京南海影业合作筹备中国功夫系列电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