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到香怜和秦钟出去,贾家塾中司塾

作者: 好书推荐  发布:2020-01-24

  只“养”不“教”,或是不科学的施“教”,使得孩子的身体发育和精神发育不能同步,出现“只长个子不长心眼”的现象,很容易导致孩子的性格畸形,影响其健康成长特别是心理的健康成长。

图片 1

59  茗烟

雪雁碎语 ;早知日后争闲争气,岂肯今朝错读书。------《红楼梦》

可越是严厉,贾瑞越是走得远。贾瑞这一步失足,就从此掉进陷阱里面再也爬不上来了。贾瑞夜不归宿,代儒老先生不去调查了解,不去谈心沟通,而是凭自己想象来判定问题的性质。贾代儒“料定他在外非饮即赌,嫖娼宿妓”,当然永远也不会知道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瑞在这件事上也就永远得不到有阅历有经验者的帮助和提醒。这一回贾代儒,明知贾瑞在撒谎,却没有想办法了解真相。而是采取了极端的家庭暴力。贾瑞被按倒打了三四十板。而且还不止挨打,还得挨饿。贾瑞经受如此惩罚,有没有回头呢?没有。相比较起来,王熙凤美色的诱惑已经让他无法抗拒。所以他当晚等祖父安歇之後,随即溜进荣府,直到被人捉弄得一病不起命送黄泉,他甚至连一点后悔的意思也没有。所以说贾代儒的教育方式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可以说他既不是合格的家长,也不是合格的师者。

  “养”只是满足了孩子作为生物个体身体成长的物质需要,而“教”是满足孩子作为高级动物——人的心智和精神的引导和滋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润杨阆苑恭候您多时了!欢迎关注转发!欢迎留言探讨!

胡闹的说他做甚。爱闹就闹好了,求仁得仁呗。

只说那不胡闹的。贾兰,贾菌要参与金荣秦钟他们打架,贾兰按住说,不干咱们事。好些人认为贾兰冷漠,这真是昏话,洁身自好还有错了?

男孩打打架也正常,但要看为什么打,怎么打。为那种脏臭之事开打还有脸了?最不要脸的是,要打架还不敢自己上,指挥小跟班的上。

一件事就体现出贾兰的水准了。所以后面才有兰桂齐芳啊,才能重振家业啊。不指望他,还指望那几个胡闹的?

任何环境下,都有瞎胡闹的。这个可以理解,也可以包容。一个健康机体必有细菌`病毒,如果不能接受,除非泡在福尔马林里。废物、昏帐就没有生存的余地,那不是个健康的社会生态。该胡闹的就去胡闹,该瞎混的就去瞎混。

帮助贾兰,保护贾兰别染上废气烂气就行了。有贾兰在,大局错不了

谢谢邀请。

小儿时期的拉帮结伙,打打闹闹是很正常的,是他们那个年令段生活的一部分、不可能对自己的将来有什么影响。在红楼大观园内,几大家族公子哥儿们之间的打闹,无非掺杂了些主仆正庶等级意识而已,与纯真的顽劣童趣还是关系不大的。至于说红楼结局的兰桂齐芳,也并非曹公的原意,而是高鹗后续的一厢情愿罢了。

事实上,儿时特别顽皮的小年,若遇良师,正确引导,长大后成材的概率反而更大一些。

岳飞的几个主将好兄弟,比如王贵、张显、汤怀,年幼时何等顽劣,家人请得几任教书先生,俱被他们打得不敢上门,更别说管教授课了。后来遇到名师周侗,又要故伎重演,准备了铁尺短棍,要打新先生个“下马威”。岂不知周侗乃半个神仙极别的人物,那是豹子头林冲和玉麒麟卢俊义的师傅,几个小毛头怎能翻出他的手心!结果举手之间便将王贵揪按凳上,暴揍一顿,自此几个顽童伏伏贴贴,认真拜师学艺,终成几员大将。跟随岳元帅南征北战,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

从当今我们身边的事实的来看,那些从少顽劣异常的孩子,并不见的比那些循规蹈矩,听说听道的孩子出息差,有些反而更能在社会上混得风生水起,事业有成。

所以说,如果是自家的孩子,特别是男孩子,年幼时顽劣一点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不必近忧远虑;反而是那些小绵羊性格的孩子,则需要强化野性阳刚方面培养,因为他们将来面对的社会群体,不光是和谐共处,还需要与狼共舞。

从顽童闹学堂这一回,可以大致看出这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书中说他年轻又不谙事,所以把整个事件闹大了,直接上去骂金荣了,还动了手。

图片 2

(历史

  金荣是这样闹剧的始作俑者,他对学堂内的香怜和玉爱两个同学与秦钟的过分亲密嫉妒万分,出言挖苦污蔑,进而把宝玉、贾瑞、茗烟等人都牵涉其中,惹下了一场学堂闹剧,最后又不得不给秦钟磕头道歉平息此事,可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集中描画了贾家后代们的群像

这些人物都是贾家的孙辈或者重孙辈。

宝玉是荣国府王夫人唯一的儿子,是贾家唯一的嫡孙。书中描写,也是不求上进,且有好男色之嫌。

贾兰更是长房嫡重孙。贾菌书中交代是荣国府近派玄孙。这两人在时间中是被迫牵扯进去。

贾瑞,贾代善的孙子。本来爷爷不在,让孙子代管,可却成了推波助澜者。也是个不学好,荒淫之人。

还有其他人,也基本都是贾家或近或远的子孙辈。在大闹学堂中也是“各显神通”

这些人代表的是贾家的未来。

也是第九回闹学堂出现,后来书中出现几次。书中介绍他:宁府中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跟着贾珍生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兄弟二人最相亲厚,常共起居,宁府中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才,专能造谣诽谤主人。贾珍就命他搬出去住了。

书中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宝玉有了陪读的秦钟,欢欢喜喜拜了祖母、父亲、母亲和辞了黛玉去私塾读书了。尤说贾政一见宝玉,先是冷笑,真是父子天敌;再是嘲笑,讥讽宝玉不过玩闹;最后嘱托,《诗经》、古文一概不用,《四书》读好最紧要。宝玉真能好好读书吗?当然不能。

在对孙子的教育上,贾代儒也是很失败的。

  作为老儒的孙子,应该是长期受到诗书的熏陶,为何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呢?这样从贾瑞的成长历程来看。

问:《红楼梦》里大闹学堂的学生后来怎么样了?你怎么看?

58  贾蔷

图片 3

贾代儒人物经历

  这简直是令人啼笑皆非和唏嘘不已的怪像。

我们先来看下大致情节和涉及的人物。璜大奶奶的侄儿金荣见香怜、玉爱两个与贾宝玉、秦钟越走越近,心里气不过(原先两人与他们交好),便出语羞辱。闹将起来,乱扔东西。闹哄哄中,宝玉,贾兰,贾菌,贾瑞,薛蟠等都牵扯进来,一时不可开交。

图片 4

图片 5

相关描述

  秦钟之母早丧,是父亲秦业独自一人拉扯着秦钟长大。二人在书中出现时,父亲秦业已是年近古稀之龄,而儿子秦钟仅到了束发之年。同样的年龄差距如贾母和宝玉,二人却是祖孙关系,而秦业和秦钟却是父子关系,秦钟是秦业的老来子。

结语

以上是曲歌的一点个人见解,抛砖引玉,欢迎大家留言探讨。

谢邀!

《红楼梦》里大闹学堂的顽童有宝玉的小厮茗烟等四人,他们和金荣一帮人抄家伙打了起来,还有一帮顽童跟着闹起来,混打混闹,搞得学堂里,笔墨纸砚乱飞四溅,乱成一锅粥。

这些学生都是不爱读书的主,只知道交男朋友,整日里眉目传情,并且为了男友而争风吃醋。

秦钟后来跟小尼姑智能谈恋爱,在尼姑庵抱着智能上炕云雨。后来秦钟回家,智能找上门来,被秦钟的父亲秦业发现。秦业撵走了智能,打了秦钟一顿板子,秦业病死了,秦钟也病死了。

贾宝玉后来家庭败落,不久宝玉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他考中了举人,然后出家为僧。

金荣是贾璜媳妇的侄子,金荣只有一个寡母,本人不爱学习,只爱穿漂亮衣服。为了得点好处,情愿给薛蟠当男朋友。金荣不会出息。

至于香怜和玉爱,他们二人也和金荣一样虚荣。他们不会有出息。

贾菌也参加打架了,当时年龄还小。但是他有正义感,有责任感,勇敢无畏,敢作敢当。贾菌比贾兰有胆识。后来,贾菌应该有发展。

57  金荣

深夜读红楼梦,竟是感到作者在流泪。读书不易。

贾代儒是贾府塾师,人称“现今之老儒”,“年高有德之人”。他儿子儿媳都已去世,和孙子贾瑞相依为命。按说既然掌管家塾,而且亲自教书,别人家孩子学习情况如何尚可另论,自己这个孙子,无论如何也得精心教育促其成才的。结果偏偏出人意料,他这个宝贝孙子迷上了年轻美貌的王熙凤,一失足陷入“相思局”,从此再没回头,最後还搭上一条命。

  事事包办的家庭与遇事找“妈”的公子——妈宝男贾宝玉

我们再来说说里面这些人物后来的命运:

宝玉:因家族干涉,没能娶到林黛玉。与宝钗结婚。心如死灰。后来贾家被炒,一家人生离死别,为家族前途唯心去考科举,中了举人,可是因为被和尚度化,落发出家。

秦钟:秦可卿的弟弟。与尼姑智能偷情,被父亲秦业发现,被打了一顿,父亲也气死了。秦钟本来生性懦弱,心病加被打,不几日也死了。

贾兰:贾宝玉哥哥贾珠的儿子,是贾家的嫡重孙。算是结局比较好的,考取了功名,做了官。高鹗续写的结局中,说兰桂齐芳,将贾兰说成贾家复兴的希望。好了歌中说:“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可见贾兰还能做到比较高的官位。

贾菌:荣国府近派玄孙。与贾兰结局差不多。家族没落后,苦读考取功名。

薛蟠:王夫人姐姐薛姨妈的儿子。薛家败落,但薛蟠浪子回头,娶了香菱,过上了小日子。

贾瑞:祖父是贾家学堂的教书先生。后来因为觊觎凤姐姿色,被王熙凤设计陷害致死。

香怜、玉爱:生的俊俏,从小就依附权势而做他人玩物,书中没有特别交代,但既无家世,又不好学,相必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这是宝玉身边的仆人,我觉得是很信任的仆人,因为宝玉什么事情都带着他,有些事情是根本不敢让人知道的。

第三:学生学习之气不见。学生淘气异常,宝玉和秦钟、香怜、玉爱这四个人暧昧不清,其他小伙伴就嚼舌开来,最可笑的是事件竟然是宝玉的跟班茗烟被人挑唆打起来的。这一段很热闹,就像淘气的孩子在学校打群架一样,贾蔷的心里写的活灵活现,茗烟的动作描述的仿佛是一只上窜下跳的猴儿,旁边看热闹的人人不同的样子,真是作者的笔力非凡。青春期的故事,“男风”这股子新鲜劲,学习这得压迫性,他们何尝不是被宠坏的孩子,大点的十几岁而已。没有学习气氛,哪能安心读书。

二、生活不幸。人生有三大不幸:早年丧父,中年丧子,晚年丧孙。贾代儒中年丧子,只有一个不成器的嫡孙——贾瑞。代儒把心中唯一的希望放在孙子贾瑞身上,一心盼孙成龙,对他管教甚严。如果学校中自己有事,就叫贾瑞当班长,以锻炼他的管理能力;他知道贾府中纨绔子弟颇多,生怕贾瑞也和他们一样吃酒赌钱,有误学业,所以不许贾瑞多走一步。一次贾瑞与凤姐暗中约会,一夜未归,代儒不知情由,认定贾瑞撒谎,“发狠到底打了三四十板,不许吃饭,令他跪在院中读文章,定要补出十天的工课来方罢。”代儒哪里知道,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要害小孙孙的性命。可怜老头子,无钱给孙子治病,贾瑞贪色病死固是罪有应得,代儒何罪?落得个老来无靠!

  这场毛孩子们吵吵嚷嚷、推推搡搡的闹剧中,每个人的态度反应、处理方式个个不同,从这些不同的言行中透露出的却是其背后的不同家庭教育理念和方式。

揭示贾家未来必没落

学堂本来是严肃的地方。古代历来重视科举。学堂可以说是一个家族未来的希望。可是贾家的学堂却腌臜不堪。学生们居然为了男色争风吃醋。互相叫骂中更扯出许多不堪来。比如说秦钟姐姐秦可卿与老公公扒灰等。

正如书中所写,贾家恐怕只有门口一对石狮子是干净的。

而且大闹学堂的这些人。秦钟,贾瑞最终都为一个色字送了命。

学堂如此,子孙如此。贾家无望矣。

这样的仆人应该很得宝玉喜爱的,这是一个和宝玉一样的人。后来和宝玉一起看袭人,拿一些当时所谓“禁书”给宝玉看,宝玉带他去祭奠,足以看出这个人和宝玉心灵相近,他最知道主子的意图和心理,也是一个忠仆。

首先:贾府极度限制这宝玉的自由,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尤其贾家“男风”的盛行也是一个例子,学堂也弄得乌七八糟。宝玉是来私塾读书吗?不是。他是有秦钟这个小伙伴,可以同来同往,同起同坐。在春秋、魏晋、明清都是“男风”盛行时代,尤其在上层阶级广为流行,史料汉朝25位皇帝有10位有此爱好。清朝重视科考,对于诗礼不重视,男风盛行一方面是社会生活的糜烂堕落;另一方面也是个性被压抑的。天天读书,私塾里又都是男孩子,有都是宝玉,秦钟这样漂亮的男孩子,尤其薛蟠更是用银钱逗弄那些小伙伴玩的。来意本就如此,岂不是“错读书”。社会制度的缩影。

一、事业不顺。贾代儒是贾府中“代”字辈的长者,一生以儒学耆宿自称,但论仕途上的成就,他还不如晚年才得以中举的“范进”,充其量贾代儒到老也才是个秀才或童生的身份,贾代儒又不是贾家的嫡系,想做官没有象贾赦、贾珍等人世袭的可能,也没有象贾政凭关系令皇帝令眼相看弄个“员外郎”之类官员的机会,因为没有考上举人,他一生落魄,勉强当个贾府义学的校长兼教师,恐怕也是贾府族人照顾他的结果。因为人们认为他的学问也只是“中平”。

  所谓的“契弟”,也就是同性恋对象,是一个非常不光彩的称呼。这样三观不正的母亲怎会教出积极上进的儿子呢?

图片 6

这乌烟瘴气的学堂,金钱和权力的至高地位,早已将十几岁的男孩子分成了几个等级,读什么书?读薛蟠的金钱?读贾家的谁的地位高低?

他儿子、儿媳均早亡,故担负起对孙子的教养责任。他对贾瑞管教甚严,一旦贾瑞在外擅自过夜,他必定重罚。贾瑞欲与凤姐勾搭,反被捉弄,代儒老夫妇俩直哭得死去活来。在代儒这样“年高有德之人”的严厉管教下,子孙竟如此的不肖,这是作者对封建礼教和封建制度的一种讽刺。

  显然,他的后台虽然比不上正经的主儿宝玉,却是宁府正经少奶奶的弟弟,怎么都比金荣那破落户姑姑强几百倍了。他为什么选择逃避呢?我们且从他“老来子”的身份谈起。

书中因为金荣诽谤秦钟二人,于是香怜去告状,结果贾瑞因贪图富贵反而把香怜给训了一顿,于是战斗接着升级。书中写贾瑞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有行止就不会调戏凤姐,凤姐可是他的嫂子),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约,反助纣为虐。看到香怜不在受薛蟠宠爱,自然会训斥他。

图片 7

第9回,“嗔顽童茗烟闹书房”的闹剧,就是贾府家塾日常情况的一个片断。虽说这场闹剧的直接原因是由于这日贾代儒有事回家,将学中之事委托长孙贾瑞代管所致,其实,早在平时,这书房已经乱得一塌糊涂,本文单举其中一个情节,即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修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的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穿吃,被他哄上手了,也不消多记。”

  在好朋友秦钟与金荣发生矛盾的时候,首先是他的小厮来助威救场,眼、

这一回,贾代儒有事回家,命长孙贾瑞管理,结果管成一团乱来。

第二:私塾管理混乱。私塾老师收礼,薛蟠常白送了些礼物与老儒贾代儒,德高为师,身正为范,师德何在,何以服人?;私塾管理员贾瑞贪便宜,贪钱财,谁给钱,就由着谁胡闹,不学习,贪玩,甚至打架都不管不顾。这么乱,哪能读书?社会状态的缩影。

贾瑞此次失足,用平儿的话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人伦的混账东西”,性质严重。此次事件把贾代儒的家庭教育模式表现的淋漓尽致。此前,没有看到贾代儒如何教育他参加长辈寿宴有哪些需要注意之点。贾瑞到宁府?加贾敬寿辰宴席,酒也不好好吃,戏也不好好看,却躲在假山後面等著王熙凤请安,大说特说“合该我与嫂子有缘”,事前没有看到贾代儒有任何防范教育。贾府是什麼地方?风气源於琐细,不该不防微杜渐。此後,仅仅看到贾代儒抓住他夜不归宿这一点管教,既不问清为什么,更不管具体效果如何,只是一味惩罚。请看《红楼梦》第十二回:“那代儒素日教训最严,不许贾瑞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今忽见他一夜不归,只料定他在外非饮即赌,嫖娼宿妓,那里想到这段公案?因此也气了一夜。贾瑞也捻著一把汗,少不得回来撒谎,只说:‘往舅舅家去了,天黑了,留我住了一夜。’代儒道:‘自来出门非禀我不敢擅出,如何昨日私自去了!据此也该打,何况是撒谎!’因此发狠按倒打了三四十板,还不许他吃饭,叫他跪在院内读文章,定要补出十天的功课来方罢。贾瑞先冻了一夜,又挨了打,又饿著肚子,跪著在风地里念文章,其苦万状。”这一段描写,可以说是中国传统家教模式之经典,也是贾代儒的经典教育模式。可以说是相当严厉,甚至不讲任何道理。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好书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他看到香怜和秦钟出去,贾家塾中司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