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在气中,他们的思想代表了中国共同体智慧的几个重要节点

作者: 实用文摘  发布:2020-04-19

  王夫之的著述有一百多种,四百多卷。今人编有新点校本《船山全书》,由岳麓书社于1988—1996年出版,大体收罗完备。其中,哲学著作有:《周易内传》《周易外传》《尚书引义》《诗广传》《读四书大全说》《老子衍》《庄子解》《庄子通》《张子正蒙注》《思问录》等;史论与政论有:《读通鉴论》《宋论》《黄书》《噩梦》等。夫之于暮年回首平生,感慨系之,自题墓石曰:“抱刘越石之孤愤,而命无从致;希张横渠之正学,而力不能企。”刘越石,即东晋的刘琨,与闻鸡起舞的祖逖均为发愤图强,矢志报效国家、民族的英才。上句表达的是民族与政治的情怀,是未能实现抱负与夙愿的惆怅。下句表达的是他的学术渊源与归属。夫之仰慕、继承、光大的是张载的哲学,视之为“正学”,并谦虚地说自己才力有限,赶不上张载等先儒。夫之强烈批评佛道二教;批评地理解和继承宋明理学;对陆王及其后学的批评也甚为尖锐,力求使学风由虚返实;对程朱后学亦有批评,然其学仍有程朱学术的色彩。

船山研究的历史回顾

问:同是明朝人王阳明和王船山谁伟大点?两个人比较一下谁的成就高?

王夫之

下载点数:免费 | 作者:孔翠芳 | 点击数: | 评论数:0 | 更新时间:2019/04/19 16:09:59】

本文从读有所感、学有所悟,王夫之其人,王夫之其思,王夫之其事,学术前沿五个方面对王夫之进行介绍,内容详实,有趣,适合高中学生作为对教材的阅读补充。 图片 1 点击下载附件

王夫之

世界上最着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史学家、文学家、美学家之一,为湖湘文化的精神源头,与黑格尔并称东西方哲学双子星座、中国朴素唯物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启蒙主义思想的先导者,与黄宗羲、顾炎武并称为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

。一生着述甚丰,其中以《读通鉴论》、《宋论》为其代表之作。王夫之一生主张经世致用的思想,坚决反对程朱理学,自谓:“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着作经后人编为《船山全书》。

王夫之其人

王夫之(1619年-1692年即万历四十七年-康熙三十一年),字而农,号姜斋,又号夕堂,汉族,衡州府城南王衙坪人。

天启五年王夫之跟随长兄王介之学习,完成了十三经的学习。

崇祯五年王夫之中秀才,湖广提学佥事王志坚欣赏王夫之才能,荐其入衡阳县学。

崇祯十一年王夫之就读于长沙岳麓书院,与同窗好友邝鹏升结“行社”。

崇祯十五年王夫之与两位兄长同赴武昌乡试,王夫之以《春秋》第一,中湖广乡试第五名。

崇祯十六年春,王夫之与兄长王介之自崇祯十五年十一月北上参加会试,因李自成军克承天,张献忠军攻陷蕲水,道路被阻,王夫之兄弟自南昌而返。十月,张献忠所部攻克衡州,艾能奇招纳地方贤能,拘王夫之的父亲王朝聘为人质。王夫之刺伤自己的脸和腕,伪伤救出其父王朝聘。

崇祯十七年五月,王夫之听闻崇祯皇帝自缢,作《悲愤诗》一百韵。

后王夫之参加抗清斗争,失败后与家人流亡隐居,避不入世,誓不剃发,着书立说。

晚年隐居于形状如顽石的石船山,自署船山病叟、南岳遗民,学者遂称“船山先生”。

康熙三十一年,王夫之卒于湘西草堂,终身没有剃发。十月,王夫之葬衡阳金兰乡高节里大罗山。墓碑镌“遗命墓铭”如下:“有明遗臣行人王夫之字而农葬于此,其左则继配襄阳郑氏之所袝也。自为铭曰:抱刘越石之孤忠而命无从致,希张横渠之正学而力不能企。幸全归于兹丘,固衔恤以永世。”

王夫之其思

首先、反禁欲主义,提倡不能离开人欲空谈天理,天理即在人欲之中。王夫之在其《周易外传》、《尚书引义》等书中对程朱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提出了批评。

其次、均天下、反专制、爱国理想。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与《宋论》中指出“平天下者,均天下而已”的观点。

其三、气一元论,王夫之认为气是唯一实体,不是“心外无物”。王夫之还指出,天地间存在着的一切都是具体的实物,一般原理存在于具体事物之中,决不可说具体事物依存于一般原理。王夫之认为“形而上”与“形而下”虽有上下之名,但不意味着上下之间有界限可以分割开来。从知识的来源上看,原理、规律是从对事物的抽象而得来的,因此,应该是先有具体形器,后有抽象观念。

其四、心物之辩——反对“生而知之”的先验论。王夫之说,“耳有聪,目有明,心思有睿知。入天下之声音研其理者,人之道也。聪必历于声而始辨,明必择于色而始晰,心出思而得之,不思则不得也。岂蓦然有闻,瞥然有见,心不待思,洞洞辉辉,如萤乍曜之得为生知哉?果尔,则天下之生知,无若禽兽。”意思是说,凭借感官心知,进入世界万物声色之中,去探寻知晓事物的规律,这才是认识世界的途径。也就是说,知识是后天获得的,非生而知之也。

其五、揭示“名”、“辞”、推的辩证性质。王夫之认为,真知识一定是名与实的统一“知实而不知名,知名而不知实,皆不知也。”对于概念能否如实地模写现实,逻辑思维能否把握宇宙发展法则,这是认识论上的大问题,老子讲“无名”,庄子讲“坐忘”,禅宗讲“无念”,共同之处都在于认为名言、概念不足以表达变化之道,只有破除一切名相,才能达到与本体合一。王夫之提出“克念”,就是说人能够进行正确的思维。王夫之把概念看作一个过程,既不可执着概念而使之僵化,也不可把概念的运动看作是刹那生灭,不留痕迹。

其六、理势合一的历史观。王夫之提出“理势合一”,并在其着作《读通鉴论》对前人所提出的“复古论历史观”、“循环论历史观”等历史形式进行全面的批判和反思。

其七、性日生而日成的人性论。王夫之在其《四书训义》一书中提出人性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同时,人性的形成不全是被动的,人可以主动地权衡和取舍。他说:“生之初,人未有权也,不能自取而自用也。……已生之后,人既有权也,能自取而自用也。

王夫子其事

忠心不改

王夫之为了事业和理想,从来不为利禄所诱,不受权势所压,就是历尽千辛万苦,也矢志不渝。明朝灭亡后,在家乡衡阳抗击清兵,失败后,隐居石船山,从事思想方面的着述。晚年身体不好,生活又贫困,写作时连纸笔都要靠朋友周济。每日着述,以至腕不胜砚,指不胜笔。在71岁时,清廷官员来拜访这位大学者,想赠送些吃穿用品。王夫之虽在病中,但认为自己是明朝遗臣,拒不接见清廷官员,也不接受礼物,并写了一副对联,以表自己的情操: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清指清廷,明指明朝,王夫之借这副对子表现了自己的晚节。

自题墓志

庚午年其自题墓石中特别告诫儿子“墓石可不作,徇汝兄弟为之,止此不可增损一字。行状原为请志铭而设,既有铭,不可赘作。若汝兄弟能老而好学,可不以誉我者毁我,数十年后,略纪以示后人可耳,勿庸问世也。背此者自昧其心。己巳九月朔书授攽”。

墓志铭中说的“戊申纪元”,是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元年,即明朝开国的时间。王夫之特别强调“墓石可不作”,但如果作,则“不可增损一字”,“背此者自昧其心”,其心迹可见。

学术前沿

1、关于王夫之的政治思想。

有论文指出,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伦理道德与社会政治是融为一体的,王夫之在论述伦理道德与政治的关系是,继承丰富和发展了传统的“以德为本”的治国思想。

2、关于王夫之的哲学思想。

有关论文指出,王夫之在批判宋明理学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了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中的精华,建立了自己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体系,成为中国古代朴素唯物主义的集大成者。

3、关于王夫之的佛道思想。

有关论文指出,王夫之的佛道思想主要包括破执与立志、顿悟与渐修、修身与报国等三个方面的内容。

4、关于王夫之的易学思想。

有关论文指出,王夫之治《周易》与象数家不同,不囿于繁琐的图书象数,而是着力于抉发易经中的义理,结合时代的特点来阐述《周易》的微言大义,创建别开生面的易学。

5、王夫之的经学思想。

有关论文指出,王夫之的经学思想是汉宋兼采,古今兼治。

6、王夫之的法制思想。

有关论文指出,为了倡导一种良好的社会风尚,王夫之十分重视法制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他从维护社会秩序的美好愿望出发,提出了一系列法制思想。

7、王夫之的经济思想。

有关论文指出,王夫之生活在明末清初时期,他顺应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趋势,提出了一系列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经济主张。近年来学术界在王夫之的研究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从目前的研究状况来看,侧重点放在对他的政治、哲学、教育等思想的评价方面,而对他的经济思想,文学思想等方面的研究还比较薄弱。

时间:2019年5月13日上午

  王船山的哲学思想十分丰富。熊十力对王船山学术的路数与特点有精到的概括:“晚明有王船山,作《易》内外《传》,宗主横渠,而和会于濂溪、伊川、朱子之间,独不满于邵氏。其学尊生以箴寂灭,明有以反空无,主动以起颓废,率性以一情欲,论益恢宏,浸与西洋思想接近矣。”熊先生认为,船山“足为近代思想开一路向”,可谓深中肯綮。熊先生对船山的定位是十分确当的。

清末湘人以船山仁与礼能纲维万世,大肆宣传船山、出版船山著作并上请清王朝,使船山入祀于孔庙,并成为明末三大儒。民国的船山被赋予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精神,成为反对专制主义的武器。同时,民国对船山进行了分学科的学术研究。解放以来,主要从哲学、史学、文学……研究船山,比民国的分科研究更为精细。改革开放后,船山研究进入一个新时期,其标志就是学术上的争鸣开始了。

图片 2

地点:湖南·衡阳师范学院

  “气”是王夫之哲学最重要的范畴。王夫之把“太虚”“太极”“太和”“诚”等范畴都讲成“气”,或视为与“气”等值的概念、范畴。他的宇宙观是“太虚即气”“太虚一实”的气化宇宙观。在理与气的关系上,“理在气中,气无非理;气在空中,空无非气,通一而无二者也”(《张子正蒙注•太和》)。

关键词: 船山;历史回顾;湘人;学术争鸣

王阳明和王船山都是明朝的儒学大师,两位都备受曾国藩推崇。王阳明是心学大家,天资聪慧过人,少年时就立志读书学圣贤,圣贤的通常标准是“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可以说王阳明是中国历史上少数几个可以做到三不朽的。王阳明以天下为己任,走出书斋积极入世屡建奇功,一生多次替朝廷平叛,从无败绩,是杰出的思想家、军事家。他提出致良知,知行合一,站在心学创始人陆九渊和理学大家朱熹的肩膀上,创立与程朱理学分庭抗礼的阳明心学,《传习录》是王阳明的问答语录和书信集,可谓王阳明的代表作,包含了王阳明的主要哲学思想。阳明先生的门生弟子遍布天下,影响极大。

主持人:谈到共同体的中国经验,有两句话我直在讲,一句是“共同体构成了中国文化大传统”,另一句是它“预设了人类文明进程的路径”。周公以降,世代真儒特别是孔、孟、荀、董仲舒、张载、朱熹、王船山等,他们的思想代表了中国共同体智慧的几个重要节点。而船山思想,更代表着古代共同体智慧的高峰。今年是王船山先生四百周年诞辰。我们希望通过这场讨论,能够进一步打开共同体的中国经验这座思想宝库。

  “理与气互相为体,而气外无理,理外亦不能成其气,善言理气者必不判然离析之。”(《读四书大全说》卷十)

纵观一百余年来的船山学研究,体现了各个历史时期的鲜明特征。人们根据他们的政治需要,去认识船山、研究船山、塑造船山。基本上随着政治形势的发展,各取所需,为我所用。正是这种需要,使得船山研究由低层次走向高层次,由各取所需到全面深刻与整体宏观来认识船山,使船山研究真正成为一门学问,一门带有国际性影响的显学——船山学。

王船山与顾炎武、黄宗羲并称为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和王阳明在俗世中的显赫功绩不一样,王船山只是短暂为官且官位比较低微,还险些命丧官场。船山先生的著作主要包括哲学类和史论类,有《张子正蒙注》、《周易外传》、《读通鉴论》、《宋论》等。他继承发扬了张载气学的主要论点,认为气是客观实在的物质,理气一元,倡导唯物主义思想,同时也把《易》作为学问的重要根基,作为宋明道学的高峰,船山先生潜心于对中国传统的阐释和生发,为儒学的传承开创了全新的局面。

  “气者,理之依也。气盛则理达。天积其健盛之气,故秩叙条理,精密变化而日新。”(《思问录•内篇》)

一、湘人的推戴,船山走向全国

在思想的高度和深度上,王船山足以和朱熹、王阳明、陆九渊、张载等相提并论,但王船山的著作数量更多,涉及到的领域更加广泛全面,在思想的广度上远胜王阳明。

王立新:中国传统的家庭,实际上就是真正的所谓血缘共同体。其建构,首先是源于农业生产的需要,进而又被固定为一种符合这种农业社会需要的日常伦理。过去很多家庭的门口都贴一副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一生就做两种人,而且这两种人最受敬重:忠臣孝子;一生只做两件事:读书耕田。

  “盖言心、言性、言天、言理,俱必在气上说,若无气处,则俱无也……程子言:‘天,理也。’既以理言天,则是亦以天为理矣。以天为理,而天固非离乎气而得名者也,则理即气之理,而后天为理之义始成。浸其不然,而舍气言理,则不得以天为理矣。”(《读四书大全说》卷十)

对船山著作的研究应从清末开始。康熙年间任湖广学政的潘宗洛为夫之作传,“余为船山先生立传贻史馆。以稿授其嗣王生虎止。”(《船山全书》第十六册长沙岳麓书社1996,521,以下凡出自此书,仅注页码)船山个人传记传入史馆。乾隆三十七年,湖南长沙人余廷灿任翰林院检讨,三通馆纂修,为船山写作了另一传记。其时,清政府在进行了一系列文字狱之后,为收买人心,开始收录前人著作。要求各省送呈地方儒士著作,船山之书三十种列入《四库全书提要》。阮元(1764——1849)任职史馆时修《国史儒林传》,船山成为清史中一百余儒林中的一员,名声始闻天下。

阳明心学现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市面上随处可见关于王阳明的书,为什么思想上同样伟大的王船山在今天却乏人关注?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王船山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而王阳明取得了更多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有显赫的事业功绩可以为自己的学说加分,这足以让当今追求成功的人趋之若鹜,一个人的自身成功经历是可以为他的思想学说做出可信度十足的证明的,毕竟人们习惯以世俗生活中的成败论英雄,以结果来评价一切。

因为传统农业社会需要稳定,所以才要去做孝子,以保持家庭的稳定;去做忠臣,以保持社会的稳定。传统时代的国家,其实也就是各个小家的张大和结合。从为了生存需要而强调孝,到为了社会稳定而强调忠,其实并没有质的变化,只是量的增加。所以古人才说“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在家是孝子,与在国为忠臣,性质上并没有差别,忠孝混同,因此也就成了传统时代伦理的显着特征。

  夫之的诠解,用今天的话语表述:气是理的依凭与条件,气运动和变化才产生理,理之实现亦需要气的力量、动能;理是气的所以然或所当然,是整体的或部分的道理,是气的属性、关系与气之运动变化的秩序、条理、律则。理具有今天我们所说的理想性、合理性与规律性的意思。因此,理以气为根据,理就在气之中,不在气之外。不仅理是气之理,同时,气是理之气,遵循理可以成就其气。在这个意义上,理与气互为其体。

曾国藩兄弟为船山学的研究开启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那就是他们印刷出版了船山著作。曾国藩在《船山遗书序》说:“船山先生注正蒙数万言,幽以究民物之同原,显以纲维万事,弭世乱于未形,其于古者明礼达用,盈科后进之旨,往往近之。”(418——419。)曾国藩以为船山之书就是仁礼之书。自孔孟之后,仁礼已丧失殆尽,直至宋儒才开始恢复,而船山是继宋儒之后的明礼之大仁者。

王船山和王阳明都是历史上的杰出人物,他们在当时的社会上也有极大的影响力,是知名的大儒,他们的思想对后世影响也非常深远。 

古时候读书,跟今天不一样,主要是为了明白忠孝的道理,学做人。《论语》里的“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就说明了这一点。忠孝之人一代又一代被培养教育出来,才有了家国血缘共同体的世代相继,巩固发展。

  他的“天下惟器”“道在器中”的主张表达了个别与一般的辩证关系。他又主张“以心循理”。他说:“万物皆有固然之用,万事皆有当然之则,所谓‘理’也。乃此‘理’也,唯人之所可必知、所可必行;非人之所不能知,不能行,而别有‘理’也。”而所谓的“心”,则是人的认知与行为的能力或能动性或主体性。人之“心”能把握“理”,“具此理于中而知之不昧,行之不疑者,则所谓‘心’也。以心循理,而天地人物固然之用、当然之则,各得焉,则所谓道”(《四书训义》卷八)。以心把握理、实践理的过程就是道。

曾国藩、郭嵩焘等人完成将船山跻身于清初五大名人学者行列的任务,至清末则更跻身三大儒,入祀孔庙。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责任型或义务型的伦理教育,单纯强调受教育者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在这种伦理氛围浓厚的社会里,是不容易培养出独立人格的,个体的尊严和才能的养成,往往也很少受到关注。而对那些不容易教化的个体,使用严格的管制甚至过分严厉乃至严酷的责罚,也就不足为奇,反倒成了被崇尚的典型楷模。这一点在王船山的家庭教育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事物之“理”是事物固有的或应然如此的道理,它虽然独立于人心之外,但人心可以把握它并在实践中加以运用。在认识过程中,应该“随时循理而自相贯通,顺其固然,不凿聪明以自用”(《张子正蒙注》卷四)。也就是不要师心自用。在理与事的关系上,王夫之特别提出:“有即事以穷理,无立理以限事。”(《续春秋左氏传博议》卷下)不是以既有的理去限制事物的发展,而是在从事的实际工作中去研究、认识、实践理,推动事与理的发展。这就隐含有真理总是具体的认识。

曾氏兄弟将船山与黄宗羲、顾炎武、孙夏峰、梅勿庵相提并论。湘潭欧阳兆熊认为船山超过黄宗羲等人,“船山先生为宋以后儒者之冠,同时如顾亭林、黄梨洲均不能及。”湘阴人郭嵩焘在向清光绪帝上奏《请以王夫之从祀文庙疏》中说:“我朝经学昌明,远胜前代,而……精深博大,罕有能及衡阳王夫之者。”他还说:“国朝王船山先生通鉴论出,尽古今之变,达人事之宜,通德类情,易简以知险阻,指论明确,粹然一出世,使后人无复可以置议。故尝以谓读船山通鉴论,历代史论可以废。”

名耀千古王夫之

1、王船山也称王夫之,他的哲学思想,是 17世纪中国特殊历史条件下的时代精神的精华,在中国哲学史上占有很高的地位。但他的哲学受时代和阶级的局限,具有二重性,既显示出可贵的价值,也有受到封建传统意识严重束缚的弱点。王夫之思想中这种矛盾,是17世纪中国时代矛盾的一面镜子。

2、王夫之的思想对后世产生过很大影响。谭嗣同对王夫之作了高度评价,说,“万物招苏天地曙,要凭南岳一声雷”(《论六艺绝句》),认为是五百年来真正通天人之故者。章太炎也称道说“当清之季,卓然能兴起顽懦,以成光复之绩者,独赖而农一家而已”。

3、王夫之为了事业和理想,从来不为利禄所诱,不受权势所压,就是历尽千辛万苦,也矢志不渝。明朝灭亡后,他在家乡湖南衡阳抗击清兵,失败后,隐居石船山,从事思想方面的著述。他晚年身体不好,生活又贫困,写作时连纸笔都要靠朋友周济。每日著述,以至腕不胜砚,指不胜笔。在他71岁时,清廷官员来拜访这位大学者,想赠送些吃穿用品。王夫之虽在病中,但认为自己是明朝遗臣,拒不接见清廷官员,也不接受礼物。

王船山的家庭教育一直很严格,甚至可以说是很严酷的。王船山的祖父王惟敬,在教育子弟忠孝时,经常用体罚的方式。船山的祖父经常在入日以后,坐在屋子的中央摆桌喝酒,船山的父亲王朝聘被要求在同屋的角落里,读书写字,经常过了午夜,还不能回屋睡觉。稍有不如意,就会被罚跪,一直跪到第二天上午。祖父脸上不见晴天,父亲根本不敢起身。船山的叔父王廷聘也一样,很小时候的一个年三十下午,叔父因为一点小事惹恼了船山祖父,被祖父罚到柴房里跪了一夜,直到年初一早上,叔父还在那里跪着。祖父看了高兴,表扬叔父听话,说他将来能成大器。船山祖父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整饬家范”,给家族和乡里人做楷模。

  在关于事物变化发展动力的问题上,船山发展了张载的“一物两体”“动非自外”的观点,坚持内因论,反对外因论。他说:“一气之中,二端既肇,摩之荡之,而变化无穷。”又说:“天下之变万,而要归于两端,两端生于一致。”“两端”即乾坤、阴阳、辟阖,它是事物内在性的两种能量、动势。“乾坤并建”,“两端生于一致”,又是重要的思维方式。

让船山陪祭孔子是湘潭人欧阳兆熊最先提出。曾国藩十分赞成,他说:“王船山先生崇祀之说,忝厕礼官,岂伊不思。惟近例由地方大吏奏请,礼臣特核准焉,不于部中发端也。而其事又未可遽尔,盖前岁入谢上蔡,今年崇李忠定,若复继之,则恐以数见轻。且国史儒林之传,昆山顾氏居首,王先生尚作第二人;他日有请顾氏从祀者,则王先生随之矣。”湘潭人赵启霖于光绪三十二年以折《请三大儒从祀折》上奏,第二年获准以三人从祀文庙,这可以说是清代船山由默默无闻走上神坛的最后一步。上奏称:“奏为请将国初大儒从祀孔庙,以光道学而崇国粹。……海内咸凛然于圣教之尊,其关系世道人心至远且大矣……尚有三人,核其学行,皆卓然无愧于从祀之典者,则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是也。”

知行合一王阳明

1、王阳明,明代著名的军事家、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每一项桂冠都当之无愧。无论军事还是文学,他的光芒都冠绝当代、映照千古。武将,最高的成就是安邦定国。王阳明以一己之力,率众先于江西荡寇,后于南昌平定宁王朱宸濠之乱,保苍生百姓,守天下太平。

2、王阳明虽然是优秀的军事家,但是身体孱弱,据史料记载,他还一直患有肺病。然而他的脑袋里却装着可怕的智慧,素有“狡诈专兵”的称号,多诡计奇谋,常出奇制胜。他总是在奇怪的地方,提出奇怪的意见,做出奇怪的事情,但最后却都被证明是正确的,因此没有人摸得清他的路子,用现代的话说,就是不走套路。哲学,是一切学科的基础。王阳明深厚且独特的哲学思想,为他在军事上的奇才起了强力的支撑作用。

3、王阳明主张“知行合一”,所以不仅能够想到世人之前,更能做到世人之前。往往开当代先河的思想和行为,都能名垂千古。在中国历史上,王阳明的哲学思想可谓集之大成,他能够摆脱纵横中国千年的儒家思想,重新创立自己的学说、体系,在当时可谓是严重的异端分子,遭到理学家们的口诛笔伐。然而站在当今的视角,王阳明的唯心主义哲学思想,正与欧洲伟大的哲学家们的思想不谋而合,并且从某种程度说,唯心主义要比唯物主义更加接近真理。

到了船山父亲教育子弟的时候,也很严厉,虽然基本不再使用体罚,但却用不跟子弟讲话的方式实施心罚。船山年轻时一次因为说话口气大了点,被父亲罚一个月不与其说话。后来船山给父亲写怀念文字,称颂父亲对自己和哥哥的教育,说“先君教两兄及夫之,以方严闻于族党”。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实用文摘,转载请注明出处:理在气中,他们的思想代表了中国共同体智慧的几个重要节点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