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压倒了《水浒传》中的潘金莲,虽然武大郎丑陋无比

作者: 实用文摘  发布:2020-02-14

    其四,潘金莲喜欢奶油小生,英俊少年,武大郎知道,却不放潘金莲一条生路。原来这妇人见武大身材短矮,人物猥琐,不会风流;他倒无般不好,为头的爱偷汉子。那武大是个懦弱本分人,被这一班人不时间在门前叫道:“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既然知道,为何不及早抽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天上不会掉馅饼,馅饼越大,陷阱也就越深。武大郎不该娶潘金莲为妻,不管这种肥皂泡有多鲜艳,到最后肯定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说起来,潘金莲本不是妓女,但在西门庆这个风月高手的心目中却比妓女更有诱惑力。那么,潘金莲为什么比妓女更有诱惑力?她的诱惑力是哪里来的呢?

    其三,张大户送给武大郎的,武大郎或许存在侥幸心理,以为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其实驾驭不住潘金莲。

就这样,一个比《水浒传》中更风流更妖艳的潘金莲横空出世了。不论是在西门庆的眼中,还是在一般男人的心目中,潘金莲不是妓女,但比妓女更有诱惑力。因为,妓女花钱可得,潘金莲却要有一个鱼水之欢的偷情过程。这个过程是男人心底最痒的那一块。挠之则动,不挠则思。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正是男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情结。

    漂亮女人人人都爱,所谓秀色可餐,可惜要量力而行,否则,只能牡丹花下死,否则不作死就不会死。想起那一首诗:“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就是此理。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有两部书是描写潘金莲的,一部叫做《水浒传》,另一部叫做《金瓶梅》。但是,《水浒传》之潘金莲,并非《金瓶梅》之潘金莲。两个潘金莲之别,就在于潘金莲在西门庆唆使下鸩杀武大后,《水浒传》中的潘金莲在很快就被武松一刀杀了;而进入《金瓶梅》的潘金莲却获得了继续的存活,继续的风流。但在人们的眼中是,《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压倒了《水浒传》中的潘金莲,并在逐步取代《水浒传》中的潘金莲。

    其二,张大户一分钱不要,白送给武大郎的,正所谓不要白不要。当初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潘金莲),这女使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於心,却倒陪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

在古典名着《水浒传》中,潘金莲原来是清河县里一个姓张的大户人家的使女,娘家姓潘,小名唤做金莲,二十余岁,颇有些姿色。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潘金莲去告诉主人婆,意思是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于心,却倒陪些房奁,不要武大郎一文钱,白白地把她嫁给武大郎。嫁给武大郎之后,清河县里有几个奸诈的浮浪子弟,经常到武大郎家里调戏她。潘金莲是爱风流的人,见武大郎身材短矮,人物猥琐,不解风情,就和那些浮浪子弟勾搭上了。因此街坊邻里都传说她:“无般不好,为头的爱偷汉子。”清河县里的那些浮浪子弟还经常在武大郎家门前叫道:“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武大郎在街坊邻里面前丢尽了脸,又是个懦弱本分的人,因此在清河县住不下去,带着潘金莲搬到阳谷县紫石街赁房居住,每日仍旧挑卖炊饼。潘金莲在阳谷县过了一段宁静的生活,后来武松在阳谷县做了都头,和武大郎相认之后搬来一起住,潘金莲见了武松又动了淫欢之心,对武松像火盆样热情,“武松见妇人十分妖娆,只把头来低着。”倘若不是武松恪守“长嫂如母”的道德标准,潘金莲早就把他拉下水了。

    一直不明白武大郎为何要娶潘金莲做老婆,一个是丑到了极点:这武大郎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清河县人见他生得短矮,起他一个诨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而潘金莲则是美艳到了极点,西门庆是一个阅人无数的,对潘金莲也是不住的称赞:当日武大将次归来。那妇人惯了,自先向门前来叉那帘子。也是合当有事,却好一个人从帘子边走过。自古道:“没巧不成话。”这妇人正手里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不端不正,却好打在那人头巾上。那人立住了脚,意思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却是一个妖娆的妇人,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直钻过“爪哇国”去了,变坐笑吟吟的脸儿。这妇人见不相怪,便叉手深深地道个万福,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官人疼了?”那人一头把把手整顿头巾,一面把腰曲着地还礼,道:“不妨事。娘子闪了手?”却被这间壁的王婆正在茶局子里水帘底下看见了,笑道:“兀!谁教大官人打这屋檐边过?打得正好!” 那人笑道:“这是小人不是。冲撞娘子,休怪。”那妇人也笑道:“官人恕奴些个。”那人又笑着,大大地唱个肥喏,道:“小人不敢。”那一双眼都只在这妇人身上,也回了七八遍头,自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去了。

从与潘金莲的“叉竿相遇”,到在王婆家中与之寻欢偷情,这些都是让西门庆找到了在青楼妓院所找不到的欢乐情趣。尤其是,武大被杀后,西门庆和潘金莲在县前街就明铺明盖了。此时的西门庆和潘金莲,既是奸夫与淫妇的狂热欢会,也是豪门和贫女的另类相持。潘金莲对西门庆说,“奴今日与你百依百随”,一时“枕边风月,比娼妓尤甚,百般奉承。”此时的潘金莲,与西门庆的关系,不仅仅是肉欲关系,已经发展到情爱关系了,甚至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缠绵悱恻的地步。其实,早在西门庆借着拾箸去她绣花鞋上捏一把之时,聪明的潘金莲看出了这个男人就已钟情于己,“官人休要罗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要勾搭我?”就这样,潘金莲心甘情愿地投入西门庆的怀抱。与潘金莲偷情时的温馨和浪漫,这是西门庆在青楼寻欢作乐时所难以享受到的。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实用文摘,转载请注明出处:《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压倒了《水浒传》中的潘金莲,虽然武大郎丑陋无比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