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了一篇文史小品《新丰与新丰酒》,及移新丰

作者: 实用文摘  发布:2020-03-14

图片 1

汉高祖刘邦即位后,在长安城东郊郦邑,今西安市临潼区内,依照老家模样,为父亲刘煓克隆兴建了一个村子。刘邦的出生地是“沛丰邑中阳里”,今天徐州丰县境内。公元前197年,高祖十年甲辰七月,“太上皇崩栎阳宫”,刘邦颁诏,“更名郦邑曰新丰”。

  我本新丰翁,常说新丰事。醉翁不贪杯,且道新丰酒。

图片 2

  1979年5月22日,我写了一篇文史小品《新丰与新丰酒》,后来刊登于《西安晚报》副刊,惹得陕西省轻工业厅与临潼县的朋友频频打问新丰酒的来龙去脉。

《西京杂记》是这么记载这个新农村的:

  1983年9月23日,我又写了一篇《从新丰说到新丰酒》的文章,提交首届骊山学会学术年会。新丰行政建置仍在,新丰酒已从人们生活中消失,新丰酒的轶事却活在学校讲台与戏曲舞台上永不消歇。

太上皇徙长安,居深宫,凄怆不乐。高祖窃因左右问其故,以平生所好,皆屠贩少年,酤酒卖饼,斗鸡蹴踘,以此为欢,今皆无此,故以不乐。高祖乃作新丰,移诸故人实之,太上皇乃悦。故新丰多无赖,无衣冠子弟故也。高祖少时,常祭枌榆之社。及移新丰,亦还立焉。高帝既作新丰,并移旧社,衢巷栋宇,物色惟旧。士女老幼,相携路首,各知其室。放犬羊鸡鸭于通涂,亦竞识其家。其匠人胡宽所营也。移者皆悦其似而德之,故竞加赏赠,月余,致累百金。

  2003年3—6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西安市北郊文景路一工地发掘了一座西汉文帝到武帝时期的大型积炭长斜坡墓道单室墓,出土了两件迄今已知西汉时期最高大的铜器——通体镏金的凤鸟青铜锺(高78厘米),内藏美酒。一个铜锺倾倒破裂,酒漏挥发,一个铜锺内存储美酒26公斤。考古人员开启青铜锺顶盖时发现,封口严丝合缝,里外涂有生漆。西汉酒液实物的问世,可证新丰酒为信史不诬。

刘邦是孝子,见父亲因想念农家乐而郁闷,很是心急。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儿子,顶大了会陪父亲回老家住些日子。但他是皇帝,他可以再造一个村子,连父老乡亲一并搬迁过来,“移诸故人实之”,而且是高仿真的,鸡狗鸭羊都能找到各自的家门,皇威浩荡,鸡犬升天。

  新丰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新丰酒能在古代传承约两千年?

只是这个村子不太注重文化建设,“故新丰多无赖,无衣冠子弟故也”。衣冠子弟指的是有教养的年轻人,刘邦当时真应该建一所希望小学和希望中学的。他一辈子看轻读书之乐,他打小就敬重土地。“高祖少时,常祭枌榆之社”,社是土地庙,枌榆是他老家一个乡里地名,因此建新村时,家乡的土地爷也被请过来了。

  汉新丰营建原因

图片 3

  骊山北麓、泾渭交会之南的新丰,本秦代郦邑。汉初,“更名郦邑曰新丰”。郦邑与新丰,异名而同地。

胡宽是建筑师,他把新村子复原到这般地步,修旧如旧,传形也传神,是大手笔,收点礼金是该得的。

  《史记·高祖本纪》曰:“十年七月,太上皇崩栎阳宫。楚王、梁王皆来送葬。赦栎阳囚。更命郦邑曰新丰。”

关于刘邦的父亲刘煓,有两件具体事,司马迁的《史记》和班固的《汉书》均作了记载。其一刘邦不是他亲播的种子。“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 “大泽之陂”,湖边的意思。“太公往视”,他是亲眼目睹他老婆神交过程的,正史胆敢这么写,真是史家的骄傲。

  郦邑更名,显然因汉太皇公元前107年“崩”(辞世)而起。郦邑是秦朝因袭骊戎国都城,为修筑秦始皇陵而设置的工程建设指挥部、后勤基地和奉陵邑,汉王刘邦由汉中出陈仓,“还定三秦”,置大本营于秦献公、孝公故都栎阳(栎邑),汉太皇住在栎阳宫,死后埋葬在秦、汉栎阳(今阎良)以北的红荆原上,汉太上皇陵至今犹存。由司马迁记载可知,先有郦邑,汉太皇去世了,将郦邑的地名改称新丰。

其二,刘邦即位后,刘煓对儿子也是常端严父架子的,刘邦设置一个官位,“太公家令”,即太公办公室主任,这位主任深明大义,劝谏太公:“天亡二日,土亡二王。皇帝虽子,人主也;太公虽父,人臣也。奈何令人主拜人臣!如此,则威重不行。”

  刘邦临时都栎阳在“汉二年(前205年),汉王与诸侯击楚。(萧)何守关中,侍太子,治栎阳,为法令约束,立宗庙、社稷、宫室、县邑,辄奏上可许以从事。汉五年(前202年)既杀项羽,定天下……”。刘邦正式定都关中,在消灭项羽之后,听取娄(刘)敬、张良之策。开头儿,因项羽火焚秦都咸阳,汉都长安没有宫殿,汉高祖仍住在栎阳宫。《括地志》:“秦栎阳故宫在雍州栎阳县北三十五里。秦献公所造。”《三辅黄图》云:“高祖都长安未有宫室,居栎阳宫也。”秦栎邑(汉栎阳)与秦郦邑(汉新丰),大致端南正北,隔渭水相望。

图片 4

  《汉书·地理志》载:“新丰,骊山在南,秦曰郦邑。高祖七年置。”由班固记载可知,汉于公元前200年建置新丰,与“长安长乐宫成,丞相(萧何)以下徙治长安”同一时期。就是说,建设新丰宫工程,比易名要早三年。

太公知错即改。刘邦颁诏“人之至亲,莫亲于父子……诸王、通侯、将军、群卿、大夫已尊朕为皇帝,而太公未有号,今上尊太公曰太上皇。”刘煓成为中国历史里活着被尊为太上皇的第一人。刘邦在建国治国上不拘一格,在治家上也够创新的。

  郦道元《水经注》云:“高帝王关中,太上皇思东归,故高祖制兹新置,名曰新丰。”由郦道元的记载可知,汉高祖刘邦建置新丰,因了满足父亲思乡的愿望——“太上皇思东归”。

新丰村是被皇恩照耀着建成的,是国家直辖村。外在建设是一流的,但鸡狗有着落,民心无着落,“新丰村多无赖”,史评如此真够露骨的。刘邦建这个村子的初衷也不在民心上,他尽的是孝心,全村人是帮着他尽孝的。因此他父亲百年之后,这个村子差不多也就寿终正寝了。

  东汉学者应劭注《汉书》时,进而指明:“太上皇思东归。于是,改筑城寺街里以象(像)丰,徙丰民以实之,故号新丰。”由应劭的记载可知,汉高祖刘邦的故乡在江苏丰邑,为了打消父亲日思暮想故里与乡亲的念头,把郦邑的城、寺、街、里重新规划改建,其形制要同江苏丰邑的一模一样,然后,将丰县的父老乡亲迁徙过来。江苏故地叫“丰”,陕西骊山北麓的新建城邑顺理成章叫“新丰”。刘邦为江苏沛丰一带人。他不称“丰公”而称“沛公”,是因为起义之初,沛城“父老率子弟共杀(秦)沛令,迎刘季”,拥立其为沛公,祠黄帝、祭蚩尤于沛庭。萧何、曹参、樊哙及沛子弟二三千人,成为他打天下的骨干力量。刘邦起义军还守丰城。作战中,首鼠两端的“雍齿与丰子弟叛之(刘邦)”,投靠魏王。正反事实,铭心刻骨。尽管对丰邑子弟叛变行径记忆不忘,但并未抹去刘邦对故乡的挚爱。当皇帝后,他释却前愆,将丰邑父老乡亲迁移骊山北麓的新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刘邦对故里亲情与感恩沛邑并行不悖。汉十二年(前195年)十月,汉太上皇辞世两年多,刘邦平叛黥布,“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性起,他亲自击筑,慷慨起舞,用本地民歌高唱了千古传诵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并流着泪,动情地对沛地父兄说:“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为汤沐邑。”当时,留沛十余日,“乐饮极欢”,下诏给了沛邑减免赋税的优惠。沛邑父老为丰邑父老说情,刘邦说:“吾丰所生长,极不忘尔。吾特为其以雍齿故,反我为魏。”其大是大非观念,甚为鲜明。

  由历史地理放大说,沛丰均为汉高祖刘邦故里;由祖居地、生长地与亲情说,丰邑是其故里;由政治情感与地缘亲情的喜爱说,沛邑受其宠爱信任。如今,江苏省沛、丰两县争“刘邦故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刘姓之间争得恶语相伤,有碍汉刘和睦,已为出于政绩、功利的地方官吏“当枪使”,丧失了历史常识与理智。

  道罢故丰,再说新丰。若不假思索,《史记·高祖本纪》与《汉书·地理志》对新丰年份的记载,矛盾显而易见。唐李泰《括地志》解释说:“按:前于郦邑筑城寺,徙其民实之,未改其名。其太上皇崩后,改名曰新丰。”新丰宫告竣三年,仍沿袭郦邑地名;汉太上皇“崩”,始更名新丰一名,显系纪念性质。

  汉新丰营建工程

  依据历史典籍、川原风貌、民间传说、骚客诗章,相互参证,我以为汉初骊山北麓新丰营建工程,主要有四项:

  其一、新丰宫的建造。

  汉新丰宫遗址在今新丰镇以西,阴盘坡下苗家村与李家坡之北、长窎村与沙河村之南、西堡村之西。《括地志》载:“新丰故城在雍州新丰县。(唐置新丰县)西南四里,汉新丰宫也。”鄙人20世纪70—80年代在临潼供职时,曾与考古人员在新丰做过田野踏勘,发现农业学大寨办丰产方,平整土地,兴修水利,出土城址、宫室夯土层。汉代陶器残片俯拾即是。残破的汉砖、汉瓦当残片,常被农民拣拾堆积于道旁。

  我是新丰汉御刘村的后裔,作为记者,曾依据秦始皇陵考古队程学华和临潼县文管会马秉智等半年野外调查,对海外媒体传播过汉新丰遗址发现的新闻,并引起江苏沛、丰故里的关注。汉新丰有刘家寨、沙河、前街三处遗址:

  刘家寨遗址南北长1000米,东西宽500米,西安—潼关主干公路从中斜穿而过。公路两侧断崖有厚达30厘米的瓦砾堆积层,秦砖汉瓦残片俯拾即是。其西半部6万平方米的范围内现存长30米的夯土残迹一段。距今地表70厘米以下,刘家寨村东处五角形排水管道成排出土。水道外饰粗绳纹,长70厘米、高49厘米、宽45厘米。己出土的长条砖有大小两种,小者长27.5厘米、宽14.4厘米、高7.2厘米;大者长42厘米、宽13.5厘米、高9厘米。纹饰变化的云纹瓦当3种,计10件。板瓦有外饰绳纹内饰布纹、麻点纹、素面3种。以上建筑材料的大小、规格、状貌、纹饰与秦始皇陵园同类物完全相同。其中大号长条砖,阴刻印文‘寺婴’二字,已在秦始皇陵园发现过,且书法风格如出一人之手。板瓦残件刻有‘宫寺’、‘频阳’印文者计4件,经秦陶文专家、秦俑馆长袁仲一研究员鉴定,为秦大篆无疑。在刘家寨遗址的东半部出土的残砖、简瓦、板瓦其形制为汉代之物。

  在刘家寨遗址西北方,沙河村南、西安—潼关公路以北,东临鱼池水,西界自然冲积沟的遗址,面积达150万平方米。发现残高2米的城墙长40米暴露于地面,城墙底宽8米,每穷层厚20厘米。沙河遗址除有与刘家寨遗址相同的砖瓦残件面世外,还发现面径长13厘米的半圆形瓦当二件,一刻‘手’字,一刻‘宫x’二字,亦为秦篆书体。其地出土之汉代建筑材料较刘家寨数量更多。

  西距刘家寨遗址一公里为前街遗址,而积二万平方米。出土有与秦始皇陵园相同形制的五角形排水管、云纹瓦当、几何纹和回字纹砖,并伴有烧炭痕迹。

  刘家寨虽座落于汉新丰遗址,但据明万历年间进士、曾仕项城、宁陵、新安三县县令的刘懋墓志,懋祖籍安徽凤阳寿州,懋父一代始徙临潼新丰。

  我的一位新丰小乡亲为明郎中赵统的后裔,他发给我的帖子中有这么一段:

  “新丰自古多古迹。小时候,在农村平整土地,经常能发现文物。由于当时农民连吃饭都成问题,还有谁关心文物?平整出来的文物,大部分都给砸烂了。有少部分(被)拿回家放鸡蛋。小时候,听人说用这种罐放鸡蛋,夏天不瞎。我村里有一赵姓,在鸿门堡的城墙下边给猪割草,发现了十几件青铜器,用架子车拉了一车,卖到新丰(废品)收购站。最后换了一口袋小麦。现在听来都痛心呀!上小学的时候,经常在那里和同学拾铜箭头,比看谁寻的多。新丰街道的南边(有)一大冢,高度比唐奉天皇帝陵还要高大。(公社化)生产队的时候,在上边架有四个高音大喇叭。西边有一小河,前些年还在那里拾有一瓦当,篆书。拿到临潼博物馆让专家鉴定,上写‘长生无极’四字。当为汉代之物。可惜呀,不知汉代何人之冢。现在大冢已不知去向,全盖为民房。前几年,周日回家,一人转到今杜甫沟的原上,发现有一村民正在地里掏砖,拉回家盖鸽子窝。上前细看,大古砖上有四篆书‘左司空*’拿一块回家称,重近四十斤。楞角工整,气质具佳,咋看都漂亮。现在才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秦砖(村民称铅砖)。掏90元钱(买门票)进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观光,看那一号坑(地面)大都是小一点的秦砖,大型秦砖很少。真格感到,新丰到处有古人留下的足迹”

  汉承秦制,秦砖汉瓦相似点不少。对汉新丰宫基址之下为秦文化(郦邑)层。修建高速公路、铁路和工厂时,考古、文管部门并未全面系统勘探、抢救新丰的秦汉遗址与文物,造成无法弥补的建设性破坏。但汉初建筑新丰宫已为典籍与出土文物证实,当不会有误。

  与临潼阡陌相连的三原县文化馆,曾征集的汉新丰宫鼎一尊,是汉新丰宫存在铭文物证。该铜鼎通高16.3厘米,敛口,子母唇,口径13.8厘米,长方形耳稍外撇,耳高5.6厘米;鼓腹,施凸弦纹,腹深11.4厘米;圜底,马蹄足。鼎盖较小,似与鼎身非一套装置。器身阴文新丰宫鼎身有阴文。

  其二、规划建没新丰街里。

  如果说东汉应劭关于将郦邑“改筑城寺街里以象丰”的说法还比较抽象的话,《西京杂记》的记载则要具体、形象得多: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实用文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写了一篇文史小品《新丰与新丰酒》,及移新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