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最浪漫的诗人李白,抒发戍守边塞的将士在春天到来时悠长而哀怨的思亲怀乡之情

作者: 实用文摘  发布:2020-03-27

    作文诗歌除外的原因。

王之涣,是盛唐时期的著名诗人,字季凌,汉族,绛州人。豪放不羁,常击剑悲歌,其诗多被当时乐工制曲歌唱,名动一时。他常与高适、王昌龄等相唱和,以善于描写边塞风光著称。其代表作有《登鹳雀楼》、《凉州词》等。其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家喻户晓。 王之涣现存生平资料不多,只知早年由并州迁居至绛州,曾任冀州衡水主簿。衡水县令李涤将三女儿许配给他。因被人诬谤,乃拂衣去官,遂化游青山,灭裂黄绶。夹河数千里,籍其高风;在家十五年,食其旧德。雅谈圭爵,酷嗜闲放。。后复出担任文安县尉,在任内期间去世。王之涣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早年精于文章,并善于写诗,多引为歌词,名动一时。他尤善五言诗,以描写边塞风光为胜,是浪漫主义诗人。靳能《王之涣墓志铭》称其诗尝或歌从军,吟出塞,曒兮极关山明月之思,萧兮得易水寒风之声,传乎乐章,布在人口。但他的作品现存仅有六首绝句,其中三首边塞诗,诗以《登鹳雀楼》、《凉州词》为代表作。章太炎推《凉州词》为绝句之最: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王之涣与李氏的婚姻,可能还有一段罗曼史。开元十年两人结婚时,王之涣是已婚并且有孩子之人,年已35岁,而李氏年方二九,比王之涣小17岁,正是妙龄女子。县令的千金,嫁给父亲部属、35岁又已婚的小小县尉,颇耐人寻味。这一定是为王之涣的才华所倾倒。李氏嫁给王之涣后,两人恩爱。王之涣在家赋闲15年,李氏安贫乐素,跟他过着清苦的生活。王之涣再入宦场,生活刚有了转机,却染病身亡,使李氏不到40岁而守寡。王之涣死后六年,李氏也因病而死。因王之涣有前妻,两人竟不能合葬。 **王之涣、王昌龄、高适三位大诗人旗亭画壁打赌的轶事 据唐人薛用弱《集异记》卷二载:开元中,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时风尘未偶,而游处略同。一是,天寒微雪,三诗人共诣旗亭贳酒小饮。忽有梨园伶官十数人登楼会宴。三诗人因避席,隈映拥炉火以观焉。俄有妙妓四辈,寻续而至,奢华艳曳,都冶颇极。旋则奏乐,皆当时之名部也。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者可以密观诸伶所讴,若诗入歌词之多者则为优矣。俄而一伶拊节而唱,乃曰寒雨连江夜入吴。昌龄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曰:开箧泪沾衣,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适则引手画壁曰一绝句。寻又一伶讴曰:奉帚平明金殿开。昌龄则又引手画壁曰二绝句。之涣自以得名已久,因谓诸人曰:此辈皆潦倒乐官,所唱皆巴人下俚之词耳,岂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因指诸妓之中最佳者曰: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吾即终身不敢与子争论矣。脱是吾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因欢笑而俟之。须臾次至双鬟发声,则曰黄河直上白云间。之涣即揶揄二子曰:田舍奴,我岂妄哉?因大谐笑。诸伶不喻其故,皆起身曰:不知诸郎君何此欢噱?昌龄等因话其事。诸伶竞拜曰:俗眼不识神仙,乞降清重,俯就筵席。三子从之,饮醉竟日。现代文版:** 传说开元年间的一天,冬云低垂,天空飘飘洒洒的下着小雪,著名诗人王昌龄、高适和王之涣三人相约到洛阳城东旗亭酒楼饮酒,正赶上梨园官员数十人在此举行宴会。王昌龄三位围着火炉,边喝酒边在旁边观看。少顷,环佩响处,见四名美艳妖冶的美眉如花团锦簇,摇曳多姿,怀抱琵琶款款而出。 王之涣提议:咱们三个在诗坛齐名,一时难分高下,今日却是个巧遇的良机,我有个计较:等会她们唱起歌来,谁的诗被唱的最多,谁拔头筹何如?王昌龄、高适抚掌称妙:如此最好。 第一个姑娘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喝彩声中,王昌龄忙得意的在墙上划了一横记说:是我的一首。第二个姑娘接着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也忙得意的在墙上划了一横记道:是我的一首。第三个姑娘唱道: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王昌龄又得意地在墙上划一横记道:我两首了。 王之涣看这情况急了,说:这几个土里吧唧的下贱丫头,也就配唱你们俩那下里巴人的玩意儿,怎配唱我的阳春白雪之词?他指着一个最美的姑娘说:听她唱,如果不是我的诗,我就一辈子不再和你们比诗了。如果是我的诗,你们当奉我为师啊,边说边笑着等待。 过了一会儿,这个仪态高雅的姑娘开腔唱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哂笑道:两位村夫,你看如何?说完,三人抚掌大笑。原来这正是王之涣的一首七绝。 伶官看他们大笑不知何事,一问才知道他们原来就是这些诗的作者,四个歌女一听是倾慕已久的三位大诗人,喜出望外,纷纷过来行礼,连连下拜,并请三人上座一同饮宴,把酒言欢,一伙人至晚尽醉方归。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唐朝的诗人,成群结队,蔚为壮观,那是一个诗歌的盛世,是一个激情洋溢、诗情笼罩、诗人潮涌的大时代。

    私以为,阅卷这一特定场景中,相较其他文体而言,诗歌传达的信息太过容易缺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图片 1

    分点论述。

这首唐诗题为《凉州词》,作者是王之涣。关于王之涣,我们只知道他字季凌,并州(山西太原)人武则天垂拱四年(688年)至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间在世,享年五十五岁。在盛唐诗人中年辈较长。早年由并州迁居至绛州(今山西新绛县),曾任冀州衡水主簿。衡水县令李涤将三女儿许配给他,因被人诬谤,乃拂衣去官,游历名山大泽间,闲居十五年,其高风亮节,深受黄河沿岸民众仰戴。后复出担任文安县尉,在任内期间去世。

据有心人通过《全唐诗》统计,唐朝留下姓名的诗人达二千八百余人,另有为数众多的佚名诗人。事实上,《全唐诗》所收诗作只能是唐朝诗歌的一角,还有许多诗歌散佚在民间,所以,唐朝诗人到底有多少,也就无从精准考证了。

    一、音乐性

王之涣是盛唐时期著名的诗人,以描写边塞风光为胜,尤善五言诗。全唐诗存此诗六首。其中最著名的是《登鹳雀楼》和这首《凉州词》。

唐朝不同时期的诗人和他们的诗歌,都可谓空前绝后。如初唐的陈子昂、王勃、洛宾王、卢照邻、杨炯;盛唐的王维﹑贺知章、王昌龄、王之涣、孟浩然﹑李白﹑杜甫﹑高适﹑岑参;中唐的柳宗元、孟郊、韩愈、白居易、卢纶、李贺、李益、刘禹锡、贾岛、张继、韦应物、李坤、元稹、张祜、杜秋娘、张籍、戴叔伦、顾况;晚唐的李商隐、杜牧等。

    从诗歌名称中的“歌”字便不难知道,诗歌与音乐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凉州在今甘肃武威,唐时属陇右道,音乐多杂有西域龟兹(今新疆库车一带)诸国的胡音。唐陇右经略使郭知运在开元年间,把凉州曲谱进献给玄宗后,迅即流行。因此凉州词并非诗题,而是盛唐时流行的一种曲调名。当时的诗人依谱创作者,多以抒写边塞风情。王之涣这首《凉州词》也是如此:诗中描绘了在高山大河的环抱下,一座边塞孤城块然独处苍凉而壮阔的地理环境,抒发戍守边塞的将士在春天到来时悠长而哀怨的思亲怀乡之情。这首诗之所以在众多的凉州词脱颖而出,被清诗神韵派领袖王士祯推为唐人绝句中压卷之作(《带经堂诗话》)。主要是诗中显现的阔大盛唐气象和精妙的构思:诗的一、二两句勾勒出这个国防重镇的地理形势,突出了戍边士卒的荒凉境遇,为后两句刻画戍守者的心理提供了一个典型环境。第三句羌笛和吹奏的曲调《折杨柳》又凸显典型的异域边塞风光,暗示戍守的将士离家千里、有家难回,为第四句抒发思想之情,批判朝廷刻薄寡恩、不恤士卒做好铺垫。但三、四两句在表达方式上又不是直抒其情、直接鞭笞,而是含蓄婉曲:羌笛何须怨杨柳表面上是在劝慰,是在否定,但何须怨的前提是有怨,是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是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何须怨,不仅不是没有怨,也不是劝戍卒不要怨,而是说怨也没用。因为春风不度玉门关。诗的最后一句更是直接将批判的矛头指向最高统治者。明代的杨慎就认为内中含有讽剌之意:言恩泽不及于边塞,所谓君门远于万里也。(《升庵诗话》)。只不过不怨朝廷而怨春风,使诗意的表达更加婉曲也更加深沉了!

除妇孺皆知的李白、杜甫,分别被后世誉为“诗仙”和“诗圣”外,还有陈子昂被誉为“诗骨”,王勃被誉为“诗杰”,贺知章被誉为“诗狂”,王昌龄被誉为“诗家天子”,李贺被誉为“诗鬼”,刘禹锡被誉为“诗豪”,贾岛被称作“苦吟诗人”,李商隐被称作“诗匠”……他们的诗歌或慷慨激昂,或放达豪迈,或宏放浑厚,或流利婉畅,各具款曲,各具格调,各有姿态。

    以至于,设若一篇文字,被告知它是诗歌,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检查是否押韵。

这首诗不仅流传千古,而且在当时就获得人们的喜爱,不仅许多诗人都喜欢这个曲调,为它填写新词,如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同时也获得包括下层歌妓在内的广大民众的欢迎。薛用弱的《集异记》就记载了一个旗亭画壁的故事:

唐朝最浪漫的诗人李白,被贺知章称为“谪仙人”。其诗雄奇飘逸,放达洒脱,极具浪漫主义色彩。就算是“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他依然有着“天生我材必有用”的非凡自信,更具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独立人格,他那“戏万乘若僚友,视同列如草芥”的凛然风骨,以及与山水自然冥合的潇洒风致,凸显的正是他狂放不羁的个性风采,可谓魅力无穷。李白不仅文采斐然,其剑术亦是十分高明。不然,又哪来“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这样的豪情!

    古典诗词不必我言,《集异记》中记载过“旗亭画壁”的故事,在此不妨摘录一节。

玄宗开元年间,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三位诗人名声都很大,又都落魄不遇。有天,天下着小雪。三位共诣旗亭,贳酒小饮。所谓旗亭即酒楼,古代酒家在道旁筑亭,门前挑着一面旗子,上面画着酒坛或写个大大的酒字,故称为旗亭。刚坐下不久忽有梨园中十几位歌妓,在伶官带领下,登楼会讌。于是,三位诗人为避喧闹进了里间。不多久,又进来四位妙龄女郎,皆是当时京都著名的歌妓。于是,王昌龄对高适和王之涣说:我们三人都以诗知名,每每分不出高下。现在我们在此偷听诸歌妓歌唱,谁的诗入乐被歌最多,谁就为优。三人都说好。不一会,一位歌妓唱到: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是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于是,王昌龄用手在壁上一画,说到:这是我的一首绝句!不一会,有一位歌妓唱到: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这是高适诗的《哭单父梁九少府》。于是,高适也用手在壁上一画,说到:这是我的一首绝句!第三位唱的是奉帚平明金殿开,强将团扇半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这是王昌龄的《长信秋词》。于是,王昌龄又得意地在壁上一画:又是一首乐府。但是,始终没有歌妓唱王之涣作的诗歌。但王之涣并不着急,徐徐对高适、王昌龄说:这些唱你们诗作的皆是潦倒乐官,只会唱一些下里巴人之词耳。我的诗是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然后指着其中一位身穿紫衣、长得最漂亮的歌妓说: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吾即终身不敢与诸子争衡矣。脱是吾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三人大笑,在里间等候着。等到这位歌妓歌唱时,开口便是黄河远上白云间王之涣笑着对王昌龄等二位说:乡巴佬,我没有说错吧!于是皆大笑。

唐朝诗歌写得最阳春白雪的要数王之涣。薛用弱《集异记》卷二记载了这么个故事: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三人因诗名谁也不服谁。一天,下着小雪,三人来到旗亭,小有名气的歌妓,奏起了各种乐器助兴,曲曲动听。一向自负的王昌龄开口说:“我们三人各拥有诗名,谁也不服谁,到底哪个最好,何不趁著这次聚会,暗地里观看那些歌妓的演唱,看她们所吟唱的诗是谁写的,如何?”高适和王之涣一口答应。说话间,一位歌妓打着节拍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姑。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是王昌龄的。接下来,另一位唱道:“开箧泪霑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的。如此这般,唱了好多曲,竟没有王之涣的,他心里不是滋味,便站起身来,指着其中最年轻俊美的一位说:“那位梳着双髻,云鬓像秋水,现在正红得发紫的歌妓,你们看到了吗?”高适和王昌龄点了点头。王之涣继续说:“她所唱的,一定是《阳春白雪》之曲,绝非《下里巴人》之词,非我所写不能。”果然,轮到她的时候,她黄莺婉转般一亮歌喉,竟是“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正是王之涣的诗。王之涣怡然一笑,向高适和王昌龄拱了拱手:“真应了曲高和寡了啊!”

    开元中,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时风尘未偶,而游处略同。

其实,在王之涣仅存的六首诗作中,有两首《凉州词》,另一首是: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汉家天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此诗虽同为王之涣所作却不为人知。可见诗不要多,关键要好。另一位盛唐时人张若虚就留下一首乐府《春江花月夜》,结果是以孤篇压全唐。(闻一多《唐诗杂论》)

唐朝最有情怀的诗人是杜甫,他的诗被誉为“诗史”。《丽人行》、《兵车行》等,蕴含着他忧国忧民的情怀。《丽人行》通过描写杨氏兄妹曲江春游的情景,揭露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统治阶层荒淫腐朽的生活,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安史之乱前夕的社会现实。从游春仕女的体态之美和服饰之盛,引出主角杨氏姐妹的娇艳姿色以及养尊处优的生活。从宴饮的豪华及所得的宠幸,延伸到杨国忠的骄横跋扈之状态。全诗场面宏大,鲜艳富丽,笔调细腻生动,含蓄不露。《兵车行》以重墨铺染的雄浑笔法,如风至潮来,突兀出一幅震人心弦的巨幅送别图:兵车隆隆,战马嘶鸣,一队队被抓来的穷苦百姓,换上了戎装,佩上了弓箭,在官吏的押送下,正开往前线。人流潮涌的哭声,震天动地,地上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连咸阳西北横跨渭水的大桥都被遮没了。他所以能写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类的诗句,正是因为看到了生民涂炭,心中早已埋下一个朝代即将走下坡路的跫跫惊战。

    一日,天寒微雪,三人共诣旗亭,贳酒小饮,忽有梨园伶官十数人,登楼会宴。三诗人因避席偎映,拥炉火以观焉。

唐代最低调诗人非张若虚莫属,他一生活了八十多岁,却只有两首诗存世。一首是《代答闺梦还》,一首是《春江花月夜》。就是这首《春江花月夜》,让他史册留名。这首诗婉转秀丽,超凡脱俗,佳句迭出,清丽可人,让人如沐清风,心驰神往。这首“孤篇横绝”的诗,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俄有妙妓四辈,寻续而至,奢华艳曳,都冶颇极。旋则奏乐,皆当时之名部也。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者,可以密观诸伶所讴,若诗人歌词之多者,则为优矣。”

可以说,唐朝的诗歌现象和唐朝蔚为壮观的诗歌群体,是一个特定时代的产物,永远昭示着她的辉煌。

    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三人旗亭小饮,约定以歌女唱他们的诗歌数量作为标准,一较高下。

    最后王昌龄被唱了两首诗,但最漂亮的歌女唱的是王之涣的《凉州词》。

    故事真实性确实存疑,但至少反映唐诗入乐的事实。

    此前的楚辞,此后的宋词、元曲等等,如此种种,无不以歌乐为伍。

    而现代诗,诚然没有固定的押韵要求,但绝大多数的诗歌,仍然呈现出对韵律的追求。

    不押韵的现代诗不是没有,试举夏宇的一首诗歌,《甜蜜的复仇》。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干

    老的时候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实用文摘,转载请注明出处:唐朝最浪漫的诗人李白,抒发戍守边塞的将士在春天到来时悠长而哀怨的思亲怀乡之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