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当时的皇帝宋仁宗,柳永从未停止挣扎

作者: 文学经典  发布:2020-04-10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唱。”

郊外绿阴千里,掩映红裙十队。惜别语方长,车马催人速去。偷泪,偷泪,那得分身与你!

有人一辈子做光棍是因为没人爱,有人是因为看破了红尘,然而还有人是因为爱自己的人太多,以至于干脆丢弃婚姻这种束缚爱情自由的生活方式。这种光棍中的佼佼者就是宋朝号称白衣卿相、花间皇帝的婉约词派创始人--柳永。(估计现在没几个人认识他) 柳永属于典型的大愤青,愤起来的时候都能把皇帝气死,而他之所以留恋于青楼,也和他的这个个性有直接关系。柳永的父亲、叔叔、哥哥、儿子、侄子都是进士,为了不脱离群众,他也早早投身于科举事业的滚滚洪流中。但是他才华独步词坛,又不愿结交达官贵人,在上流社会没多少人缘,这为他以后的仕途不幸产生了很大影响。其实他本人虽然清高,官瘾还是非常大的。年轻时,他第一次赴京赶考,因为怯场落榜了。第二次,大概因为发挥不好,又落榜了。大概这次落榜对他的打击太大,年轻人脾气太大,管不住自己的舌头,竟然由着性子写了首牢骚味比山西老陈醋还浓烈的《鹤冲天》。其中有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等于是在指责大宋朝的科举制一文不值,是个失败产品。他是痛快了,但是有人难受了,这里的有人来头不小,是当时的皇帝宋仁宗。大概是由于《鹤冲天》的名气太大,完成后没几天就送到了宋仁宗的桌案上。仁宗皇帝是个很爱才的人,范仲淹、欧阳修、富弼、王安石、司马光、苏洵、苏轼等等大宋朝最著名的文坛牛人,都是在他的统治时期大放异彩的。柳大才子的这篇文章等于彻底否定了他的半生功绩,不生气是不可能的。我猜他当时一定念叨了一句:柳永,你小子等着。 三年后,柳永又来京城考试了,这次他既没怯场,也没发挥失常,顺利地过了考试关,只等皇帝朱笔圈点放榜。谁知,当仁宗皇帝在名册薄上看到柳永二字时,龙颜大怒,恶恨恨抹去了柳永的名字,在旁批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此后,柳永奋斗了好多年,也没高中过进士。一没工作,二没银子,可怜的柳永就跑到大大小小的青楼里,写写词卖给伎女们演唱,然后赚点稿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奉旨填词。柳永的文采那是没得说,论词的造诣,别看作品今天只留下二百多首,但是所用词调竟有一百五十个之多,并大部分为前所未见的、以旧腔改造或自制的新调,又十之七八为长调慢词,这对宋词的解放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他的用词通俗化、口语化,如同唐朝白居易的诗一样流传很广。于是朝朝楚馆,开封的名妓没有不认识他的。哪个伎女如果说不认识柳七官人,就会被众人耻笑。当时城里的妓界流传这样的口号: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既然这么受欢迎,艳遇自然是难免的。柳永在一首《西江月》中写道:调笑师师最惯,香香暗地情多,冬冬与我煞脾和,独自窝盘三个。这里面的师师、香香、冬冬分别是当时的三大名妓:陈师师、赵香香、徐冬冬。此三人还只是他众多的情人中最有名的,其他没提到的就更数不胜数了。柳永一生放荡,却又不善营生,既无家室,也无财产,生计全靠这些红颜知己接济。要不然,他早就饿死街头了。在青楼中既能找到尊重、生活来源,又能找到爱情、红颜知己,柳永自然没必要追求什么婚姻。 不过,柳永还是有过一段和别人长期同居的日子。当时,江州城里有位妓界大腕名叫谢玉英,人长得漂亮,文采也很好,最爱唱柳永的词。柳永在后来改名柳三变,再次参加科举才中进士后,只得了个馀杭县宰。途经江州,照例浪流妓家,结识谢玉英,见其书房有一册柳七新词,都是她用蝇头小楷抄录的。因而与她一读而知心,才情相配。临别时,柳永写新词表示永不变心,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只等柳永一人有朝一日回来。柳永在馀杭任上三年,又结识了许多江浙名妓,但未忘谢玉英。任满回京,到江州与她相会。不想玉英又接新客,陪人喝酒去了。柳永十分惆怅,在花墙上赋词一首,述三年前恩爱光景,又表今日失约之不快。最后道: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谢玉英回来见到柳永词,叹他果然是多情才子,自愧未守前盟,就卖掉家私赶往东京寻柳永。几经周折,谢玉英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久别重逢,种种情怀难以诉说,两人再修前好。谢玉英就在陈师师东院住下,与柳永如夫妻一般生活。 柳永尽情放浪多年,最后快快乐乐地死在了赵香香家。因为没有妻子,也没有官界的知心朋友,他死后无人过问。赵香香、陈师师等人好人做到底,凑了一笔钱才让他入土为安。出殡那天,全开封城的伎女集体罢工一天,全部都来出席他的葬礼,这便是群妓合金葬柳七的佳话。谢玉英对他的感情和投入最深,因为哀伤过度,两个月后便死去。陈师师等人把葬她于柳永墓旁,也算了却了这位风流大才子的一桩心愿。

导读: 有人一辈子做光棍是因为没人爱,有人是因为看破了红尘,然而还有人是因为爱自己的人太多,以至于干脆丢弃婚姻这种束缚爱情自由的生活方式。这种光棍中的佼佼者就是宋朝号称“ 有人一辈子做光棍是因为没人爱,有人是因为看破了红尘,然而还有人是因为爱自己的人太多,以至于干脆丢弃婚姻这种束缚爱情自由的生活方式。这种光棍中的佼佼者就是宋朝号称“白衣卿相”、“花间皇帝”的婉约词派创始人--柳永。(估计现在没几个人认识他) 柳永属于典型的大愤青,愤起来的时候都能把皇帝气死,而他之所以留恋于青楼,也和他的这个个性有直接关系。柳永的父亲、叔叔、哥哥、儿子、侄子都是进士,为了不脱离群众,他也早早投身于科举事业的滚滚洪流中。但是他才华独步词坛,又不愿结交达官贵人,在上流社会没多少人缘,这为他以后的仕途不幸产生了很大影响。其实他本人虽然清高,官瘾还是非常大的。年轻时,他第一次赴京赶考,因为怯场落榜了。第二次,大概因为发挥不好,又落榜了。大概这次落榜对他的打击太大,年轻人脾气太大,管不住自己的舌头,竟然由着性子写了首牢骚味比山西老陈醋还浓烈的《鹤冲天》。其中有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等于是在指责大宋朝的科举制一文不值,是个失败产品。他是痛快了,但是有人难受了,这里的“有人”来头不小,是当时的皇帝宋仁宗。大概是由于《鹤冲天》的名气太大,完成后没几天就送到了宋仁宗的桌案上。仁宗皇帝是个很爱才的人,范仲淹、欧阳修、富弼、王安石、司马光、苏洵、苏轼等等大宋朝最著名的文坛牛人,都是在他的统治时期大放异彩的。柳大才子的这篇文章等于彻底否定了他的半生功绩,不生气是不可能的。我猜他当时一定念叨了一句:柳永,你小子等着。 三年后,柳永又来京城考试了,这次他既没怯场,也没发挥失常,顺利地过了考试关,只等皇帝朱笔圈点放榜。谁知,当仁宗皇帝在名册薄上看到“柳永”二字时,龙颜大怒,恶恨恨抹去了柳永的名字,在旁批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此后,柳永奋斗了好多年,也没高中过进士。一没工作,二没银子,可怜的柳永就跑到大大小小的青楼里,写写词卖给伎女们演唱,然后赚点稿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奉旨填词”。柳永的文采那是没得说,论词的造诣,别看作品今天只留下二百多首,但是所用词调竟有一百五十个之多,并大部分为前所未见的、以旧腔改造或自制的新调,又十之七八为长调慢词,这对宋词的解放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他的用词通俗化、口语化,如同唐朝白居易的诗一样流传很广。于是朝朝楚馆,开封的名妓没有不认识他的。哪个伎女如果说不认识柳七官人,就会被众人耻笑。当时城里的妓界流传这样的口号: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既然这么受欢迎,艳遇自然是难免的。柳永在一首《西江月》中写道:调笑师师最惯,香香暗地情多,冬冬与我煞脾和,独自窝盘三个。这里面的“师师”、“香香”、“冬冬”分别是当时的三大名妓:陈师师、赵香香、徐冬冬。此三人还只是他众多的情人中最有名的,其他没提到的就更数不胜数了。柳永一生放荡,却又不善营生,既无家室,也无财产,生计全靠这些红颜知己接济。要不然,他早就饿死街头了。在青楼中既能找到尊重、生活来源,又能找到爱情、红颜知己,柳永自然没必要追求什么婚姻。 不过,柳永还是有过一段和别人长期同居的日子。当时,江州城里有位妓界大腕名叫谢玉英,人长得漂亮,文采也很好,最爱唱柳永的词。柳永在后来改名柳三变,再次参加科举才中进士后,只得了个馀杭县宰。途经江州,照例浪流妓家,结识谢玉英,见其书房有一册“柳七新词”,都是她用蝇头小楷抄录的。因而与她一读而知心,才情相配。临别时,柳永写新词表示永不变心,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只等柳永一人有朝一日回来。柳永在馀杭任上三年,又结识了许多江浙名妓,但未忘谢玉英。任满回京,到江州与她相会。不想玉英又接新客,陪人喝酒去了。柳永十分惆怅,在花墙上赋词一首,述三年前恩爱光景,又表今日失约之不快。最后道:“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谢玉英回来见到柳永词,叹他果然是多情才子,自愧未守前盟,就卖掉家私赶往东京寻柳永。几经周折,谢玉英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久别重逢,种种情怀难以诉说,两人再修前好。谢玉英就在陈师师东院住下,与柳永如夫妻一般生活。 柳永尽情放浪多年,最后快快乐乐地死在了赵香香家。因为没有妻子,也没有官界的知心朋友,他死后无人过问。赵香香、陈师师等人好人做到底,凑了一笔钱才让他入土为安。出殡那天,全开封城的伎女集体罢工一天,全部都来出席他的葬礼,这便是“群妓合金葬柳七”的佳话。谢玉英对他的感情和投入最深,因为哀伤过度,两个月后便死去。陈师师等人把葬她于柳永墓旁,也算了却了这位风流大才子的一桩心愿。

风流之人也不失文人本色,这时期的柳永有诸多词作,多是对自在生活和青楼女子的描写。而又经常应歌妓约请作词,收入颇丰,吃喝不愁。“近日来,陡把狂心牵系。罗绮丛中,笙歌筵上,有个人人可意”,“知几度、密约秦楼尽醉。便携手,眷恋香衾绣被”都是这时期生活的描写。他的词曲细腻动人,深情款款,写出了青楼女子的心声,说出了她们心中的哀怨,一下子广受欢迎,柳永也因此在市井声名鹊起,成了名噪一时的平民偶像。

留恋处烟花柳巷 意难忘白衣卿相柳永一定是个迷恋情感的人。无论对萧萧暮雨还是看萍花月露,他始终会牵挂心上佳人。细心的柳永会替女人悬想她是否正在极目凝望暮色中的归航或是抬头辨识传书的青燕。柳永这个有情的文人、有情的男人。柳永也一定是个有思想有骨气的人。势位富贵在他视如敝屐,“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就这一点而言,杜甫韩愈之流的格调则相对较为的低下,一朝做官便三月不知肉味。即使是放荡形骸的李白,也打不烂名枷利锁,“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红裙一词代指妓女,竟然排成十队之多,而且分别的话儿说不完,真个是长亭更短亭。

仁宗初年的再试,柳永的考试成绩本已过关,但是《鹤冲天》一词传到了传到了皇帝的耳中,使一切发生了变化。仁宗看了《鹤冲天》后极其不爽,认为柳永政治上不合格,且狂傲不训,毫不留情的把他给罢黜了。并批示:“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世事难料,这一年,年近半百的柳永得赐进士出身,经历了几十年的人生起伏他早已看淡了一切。他背上行囊,去福建家乡为官。出仕不是因为对过去奢靡生活的追悔,也不是对曾经梦想的再次重温,只是尽量去修补一个完整的人生。柳永告诉自己,至少该尝试下,他自小做着为官梦,现在机会来了,不能丢弃,人生就应该不断地经历新鲜的事。几十年烟花柳巷的生活,不能说厌倦,但也知足了,他该去寻找人生新的意义了。在任期间,柳永亲眼看到劳动人民生活的疾苦和官场的黑暗,他为煮盐为生的海边人民作《煮海歌》,抒发心中的同情。两年仕途,柳永的名姓就载入了《海内名宦录》中,足见其在为官治世方面的天赋。可惜由于性格原因,他屡遭排贬。离开官场时,柳永笑了。他知道自己不是为官的料,他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顺利进入官场,没有过早的对生活失去希望。几年的宦海沉浮,柳永足矣。之后的柳永流落江湖间,四处漂泊,虽穷困潦倒,但逍遥自在。生活上青楼女子多有接济,柳永也坦然接受,生活对柳永来说只落下一个空空的壳。

京城名妓没有不认识柳永的

——柳永《雨霖铃》

谋臣样樽俎,飞云骤雨,三军共戮力番儿未去!天时地利与人和,西酋谁敢轻相觑。据说这首词后来成为范仲淹军营里战士们必唱的军歌。

而且,哪个妓女若说不认识柳七官人,就会被耻笑,都以结交这个当朝第一才俊为荣。可见,当时的妓女并不一定看重钱财,而是看重男人的才华。所以,东京城里的妓界流传这样的口号:

试想如果柳永当初初试即高中,继而飞黄腾达,做了一代名臣,结局会是怎样呢?柳永想做一个正统的人,骨子里却又是个不羁的人,他的一生都在矛盾着,笑着哭泣,欢乐中独自一人黯然神伤。后人从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角度评价柳永的一生,纵观他在词史上的不朽地位,便认为他是幸运幸福的,其实他内心的寂寞又有几人懂。

几年宦海,看淡一切

图片 1

终柳永一生,身边从未缺少过女人,可是死后却无妻无子,不禁让人凄凉神伤。谢玉英曾与他拟为夫妻,为他戴重孝,众妓都为他戴孝守丧。出殡之时,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这便是“群妓合金葬柳七”的佳话。谢玉英痛思柳郎,哀伤过度,两个月后便死去。陈师师等念她情重,葬她于柳永墓旁。

俗世无情,青史公正,柳永的才情无可抹杀,他在词史上的地位也无可取代。一切轻名,了如空尘,生如夏花,浮生如梦,好梦噩梦皆是虚情一场!柳永不入上层的法眼,却在青史留下了赫赫成绩,永供后人瞻仰,于其一生,夫复何求!

这《喻世明言》第十二卷就是说的柳永,就是那个写“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家伙,这句词后来成为许多文人的真实生活写照,一手提酒壶,一手揽香肩,于醉意朦胧温柔乡里写就多少妙词绝句!

柳永来京是为实现梦想的,不是来风流快活的,这点柳永一刻都没有忘,十几年的教育不可能被几夜的枕边风就吹散。柳永骨子里也是一个很正统的人,只是他比别人多了点轻狂,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实力和才华,他是来“取”功名的,而不是来“争”功名的。他“自负风流才调”,自信“艺足才高”,“多才多艺善词赋”,压根把考试当回事,以为考中进士、做个状元是唾手可得的事。他曾夸口对身边的人说,即使是皇帝临轩亲试,也“定然魁甲登高第”。一切,在放榜之日发生了骤变。

这时的柳永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老了,学会了掩藏自己的内心,把自己的心用精致的匣子封装起来,当柳永的脚再次情不自禁地踏进青楼时,宁静即刻远离,耳边传来助兴为乐的管弦丝竹,他一下子回到从前的世界里。重新端起酒杯的那一刻柳永思考了很多很多,他决定忘却一切的不开心,忘却一切流言蜚语、豪言壮语,只要即刻欢乐,哪怕明朝天崩地裂。正统看不上我,我自不屑与正统为伍。

柳七死后,由陈师师成立治丧委员会,各妓家凑份子,将丧事办得热热闹闹。柳七好歹也工作过,但没有一人答理。出葬那天,东京城里无一个妓家不到,哭声震天。有一个羡慕柳七才华的小官悄悄前往想送一程,但见全是妓女,深感惭愧,悄然而返。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文学经典,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当时的皇帝宋仁宗,柳永从未停止挣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