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药之论述内容,第一个项目就是《本草纲目研究集成》

作者: 文学经典  发布:2020-04-16

  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金陵胡承龙刊刻《本草纲目》为《本草纲目》最早版本,也是迄今唯一由李氏家族自编的版本。目前,金陵本《本草纲目》见于记载的有7部,其中日本3部、美国1部、德国1部、中国2部,分别存于上海图书馆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图书馆。中国中医科学院图书馆本为上海名医丁济民先生(1912~1979)旧藏,20世纪60年代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图书馆购进收藏。

  该书首先是对矿物药之科学分类,这在无机化学方面也已具备一定的水平。书中所记载的19种单体元素,如:钠、钾、钙、镁、金、银、铜、锌、锡、汞、铝、锰、铅、铁、砷、硫等等,如以化合物计则多至数十种。李氏所述之每一物质,均评论其来源、鉴别与化学性。该书以单体元素为纲,对各化合物作了比较全面的论述和分类,大体上对前代所存在的混乱作了澄清。在生物药的分类方面,可以说是划时代的,基本上采用了"双名法"。其法虽不能与现代所应用的拉丁系统双名法那么科学精确相比,但在明代却是世界上最为先进的。

日前公布的2015年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之“医药卫生类“中,第一个项目就是《本草纲目研究集成》,这是国家出版基金首次为《本草纲目》整理立项。《本草纲目》是明代著作,其祖本金陵本目前已知在海内外共存全帙8部,国内只存2部,另有新发现的金陵本重修本1部。2011年5月,中国中医科学院藏金陵本《本草纲目》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本草纲目》有何魅力?对今人又有何学术价值?日前启动的《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将把珍贵而神秘的金陵本带出图书馆,走入大众视野。 “一直以来,《本草纲目》的学术魅力感染着每一个医史文献研究者,我们开展该研究项目的初衷并非是某一人一时的想法。”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中医术语研究室主任张志斌告诉记者,作为中医科研领域的“国家队”,承担此项研究,无异于为当今世人架起一座通往明代医家学术思想的桥梁。项目将于2018年结题,这一年,是李时珍诞辰500周年,也是《本草纲目》撰成440周年。“以此成果向李时珍诞辰献礼,是医史文献学者光荣而神圣的责任。”张志斌说。 组跨学科研究团队目标“树立标志、纯学术、超一流” 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郑金生回忆,韩国申报的《东医宝鉴》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后,韩国政府十分重视,曾拨巨款在《东医宝鉴》作者许浚的家乡打造《东医宝鉴》村,还在许浚诞辰400周年举行国际交流活动。“这对我们触动很大。” “申忆”成功的确促进了《本草纲目》的研究与推广,吸引到中医业界内外更多关注。但通过对国内外的研究状况调研分析,张志斌、郑金生团队也清醒地看到现有研究著作的优点与缺憾。 酝酿《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之初,就得到中国中医科学院老院长王永炎院士及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在人力、物力及学术方面的支持,与科学出版社合作后,项目正式启动,并争取到国家出版基金的支持。为保障研究成果,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吸引王家葵、邬家林等10多位国内著名医史文献与中药研究者、历史地理学者华林甫加入。 在《本草纲目》申报《世界记忆名录》期间,《本草纲目辞典》课题研究教授、德国中医史学家文树德邀请郑金生、张志斌和华林甫到德国柏林Charitè医科大学中国生命科学理论·历史·伦理研究所,合力公推《本草纲目》“申忆”成功。这个国际合作团队所完成的英文版《本草纲目辞典》也将成为《本草纲目》研究的权威英文版资料。 “我们的目标是努力使《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成为对《本草纲目》最具影响力的研究,希望能完成一套树标志、纯学术、超一流的《纲目》研究著作,来庆祝《本草纲目》进入《世界记忆名录》,献礼李时珍诞辰500周年。”郑金生说。 近20年积累自设难题深入研究 “我在《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中看到很多自设难题,对困难不回避的地方。这种自找难题研究解决的精神,很受感动。”上海中医药大学原校长严世芸如是评价。 “要敢于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郑金生介绍,至今还没有一部《本草纲目》现代点校本按照标点规范标注书名号,因为要确认全部书名困难重重。为给现代读者提供《本草纲目》顺畅的阅读体验,项目组不仅将在丛书中的《本草纲目影校结合》标注前人没有标注过的书名号,还会对地名、人名、朝代与年号名标注专名号,这也是在《本草纲目》整理中首次采用专名线、书名线的做法。 既然“自设难题”,就要做到准备充分。《本草纲目》成书至今已有400多年,李时珍当时所参考的著作,部分已散佚。团队主要成员在1996~2014年间就已开展抢救回归流落海外的国内散佚古医籍的多个课题,从海外复制回归了440余种国内失传或稀见的古医籍,其中以明以前的书居多,为该项目积累了大量珍贵资料。 在准备项目申报的两年间,团队其实已经完成了60%以上的初稿准备工作,总字数约1500万字,古药图与现代药物图片2万多幅,并复制了《本草纲目》金陵本彩色底本。此外,团队主要成员还在2013年完成并出版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华大典·医药卫生典·药学分典》,将800多种医药文史古籍中的药物资料汇集整理,最终成果达2800多万字。此项成果也将为《本草纲目研究集成》提供大量的素材。 项目下达前后,团队又聘请专业编辑,对《本草纲目》的繁体字文本做了三次全文精校,可谓万事俱备。 八部成果,相互关联又各显其妙 张志斌告诉记者,该项目的设计特点是将医史学思维引入文献学研究,研究在史源学观点指导下进行。项目最终成果预计为八部书,共33册。这八部书是:《本草纲目影校对照》《本草纲目详注》《本草纲目引文溯源》《本草纲目图考》《纲目药物古今图鉴》《本草纲目辞典》《本草纲目续编》《本草纲目札记》。这八部书既是相互关联的整体,同时又各有妙处。 其中,项目团队对《本草纲目影校对照》采用多种新方法和新技术,如首次采用影印校点相对照,采用繁体字竖排格式,标注书名号与专名号,保留金陵版李时珍的编排版式,使之有别于之前任何一个现代校点本。相当于把金陵版《本草纲目》的彩色书影原封不动在单页给出,而文字的精确校点与校勘记则放在双页,读者每次翻页都仿佛经历一次明代与现代的穿越,在领略珍藏版《本草纲目》原书风采同时得到及时的答疑解惑。 《本草纲目图考》将首次考订校勘《本草纲目》不同系统版本的药图,探究其源流及所示药物品种。 《纲目药物古今图鉴》上联古代原创性精良药图,下挂现代彩色药物照片,专注《纲目》药物的品种考证问题。 《本草纲目续编》是团队作为后人继承时珍未竟事业而设计的,按照《本草纲目》原书体例,对明以前李时珍未见本草学文献及《本草纲目》撰成之后至1911年为止的本草学文献,做一次全面的收集整理。 《本草纲目研究札记》还向读者展示该项目的研究后台,汇集项目团队研究的原始资料、立论依据,甚至考证过程,虚心接受来自读者的评价与批评。 张志斌介绍,八部书都将面向社会公开发行,希望能给中医药从业人员,乃至生物学、社会学、民俗学和从事其他相关文化研究者参考使用,也将为《本草纲目》爱好者提供阅读理解的帮助。 严世芸认为,该项目的完成,将为之后《本草纲目》的其他研究开创便捷指导。在《本草纲目》“申忆”成功四年后,距离李时珍诞辰500周年纪念还有三年的时间节点上,项目将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 “我们还将注重项目的中医药文化传播功能,希望能让更多人从《本草纲目》中汲取学术与文化的涵养。”张志斌说。

[14]东洋文库图书部《东洋文库汉籍分类目录》子部53页, 东京 、同文库。

一本残破得几乎无法打开的《本草纲目》,竟是世间罕见的金陵本全本,为现全球仅存8部的《本草纲目》祖本之一,也是由李氏家族自编的版本。即日起,市民可在国家图书馆欣赏到这一珍贵古籍。昨天,古籍普查重要发现暨第四批国家珍贵古籍特展开展,展出110余部古籍珍品中,包含目前民间唯一一本金陵本全本《本草纲目》,以及甲骨文和敦煌遗书。展览将向市民免费开放至12月25日。

  李时珍(1518~1593),字东璧,号濒湖,湖北蕲州(今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蕲州镇)人,除了《本草纲目》之外,还曾撰写《濒湖脉学》、《奇经八脉考》等11部医学著作。

  《本草纲目》问世后其影响面之广而深远是创记录的。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由金陵(今南京)胡承龙首次刊刻,世称"金陵本",至今尚存有极少几部,除日、美、德均有收藏外,我国仅存两部。1603年由夏良心等刊行于江西刻本《本草纲目》,世称"江西本",为仅次于金陵本之善本,现存于世者尚多。此后,重刻《本草纲目》者逐渐增多,如湖北本(1606年)、石渠阁本、立达堂本等,均刻于明末之前。清代刻本以张朝璘本(1657年)、太和堂本(1655)等为最早,其后刻刊者甚多。据现存国内之刻印本统计,截止1949年约有70余版次。继《本草纲目》之后,我国药物学之发展在此基础上虽不如其广博,然在发挥、深化认识上和吸收外来药物上取得了不断的进步,如赵学敏撰《本草纲目拾遗》(1765年)等,几乎都是在其直接或间接影响下完成的。

全帙本。为井口直树所献本。此本因有庆长19年曲直濑玄朔的加笔,故为后人所知。玄朔曾据《本草纲目》增补了其父曲直濑道三的《能毒》一书, 于庆长13年着成了《药性能毒》[12]。内阁文库所藏这一金陵本,于1992年由大阪、Orient出版社影印出版。

展出《本草纲目》为民间独苗 中华古籍保护计划自2007年开始实施,至今国务院已颁布四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共11375部古籍入选。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副主任陈荔京介绍,此次展览是从第四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1516部古籍文献中精选而来,包含甲骨文、敦煌遗书、宋元旧拓、古代舆图、民族古籍和外文善本等,不少古籍文献为首次面世展览。 陈荔京表示,此次展出的河南私人藏家申报的金陵本《本草纲目》是古籍普查中的惊人发现,也是目前我国民间发现的唯一一部金陵本全本。这部明万历二十一年金陵胡承龙刻明重修本《本草纲目》是《本草纲目》的祖本之一,海内外共存全帙8部,5部分别流落于日本、美国与德国;国内另外2部,分藏于上海图书馆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图书馆。 私人和寺庙应该公布所藏古籍 国图副馆长张志清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实施以来,虽也有很多私人藏书单位踊跃申报,但普查实施得仍较艰难。如何保护好很多流散在私人、宗教寺庙等处的珍贵古籍,仍是一个重大课题。我们呼吁私人藏家能够参加普查登记工作,把自己收藏的古籍向社会公布出来。

  此本2008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2010年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第三批名录中一部私家收藏的金陵本《本草纲目》的重修本又入选名录,在展览上同时展出。

  如达尔文在《变异》中谈到鸡的变种、金鱼家化史等,均吸取和引用了《本草纲目》的内容。李约瑟博士在评价《本草纲目》时写道:"毫无疑问,明代最伟大的科学成就,是李时珍那部在本草书中登峰造极的著作《本草纲目》。""李时珍作为科学家,达到了同伽里略、维萨里的科学活动隔绝的任何人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中国博物学家中'无冕之王'李时珍写的《本草纲目》,至今这部伟大著作仍然是研究中国文化史的化学史和其他各门科学史的一个取之不尽的知识源泉。"

3)日本、东洋文库本(11-3-A-c-23)[14]

图片 1

  关于水银的记述,更能说明李时珍严肃认真求实的科学态度和无畏精神。《神农本草经》被封建社会尊为经典,其叙述水银"久服神仙",晋葛洪《抱朴子》谓为"长生之药",《大明本草》称其"无毒",唐甄权言其"还丹元母"。故在六朝之下,企图贪生不死者因服之而成废身甚而夭者不知有多少。《本草纲目》批判了这一非科学的讹传,指出"水银……

7)中国、上海图书馆本(善本480471-90)[17、18]

  《本草纲目》问世后,版本甚多。《中国中医古籍总目》收录的1912年以前的《本草纲目》版本就有82种之多。1606年,《本草纲目》首次传入日本,并在日本多次翻刻及注释,对日本药物学产生了巨大影响。《本草纲目》在韩国和越南也受到欢迎。18世纪到20世纪期间,又被译成日、法、英、德、俄等多种文字广泛流传,成为西方许多领域学者的研究对象。明清出版的《本草纲目》各种版本分别被英、法、德、美、韩、俄、意、日等国多家收藏单位收藏。

  入骨钻筋,绝阳蚀脑,阴毒之物,无似之者。"他严肃地强调:

[24]丁济民“跋明金陵刊本本草纲目”《医史杂志》2卷3、4期。

  《本草纲目》全书52卷,190余万字,载药物1892种,收医方11096个,插图1109幅,分为16部、60类,引用文献上自战国,下迄明万历年间,涵盖了两千多年的药物学知识。书中详细记载并考证了1892种天然药物的名称、形态、产地、功效、主治等内容。对16世纪以前药物学著作刊谬补缺,同时还改进了传统的药物分类法,提高了生物学分类的科学性。被欧洲科学家誉为"从中世纪科学向近代科学转型时期,具有近代科学精神的最高水平的古典科学杰作。"《本草纲目》不仅记载了16世纪以前中国药物资源,还记载了一些从海外,如波斯、印度及地中海等地区传入的天然药物及其相关知识,对世界自然科学的进步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认为它是"中国古代的百科全书".英国著名科学史家李约瑟则这样评价:毫无疑问,明代最伟大的科学成就,是李时珍那部在本草书中登峰造极的著作《本草纲目》。并认为李时珍达到了与伽利略等人等同的水平。

  《本草纲目》在药物学发展方面,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除上述之外,在日本尚有关于伊藤笃太郎所藏本[22]和长泽规矩也旧藏本[23]的报告,其所在现已不详,或许是与上述3)、4)有关连的版本。中国方面亦有丁济民曾于1947年在古书店购得金陵本《本草纲目》的记录[24],其所在是否与上述6)、7)有关系,难以断定。

  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医学家和药物学家李时珍,历时27年编撰而成的《本草纲目》,是一部曾经影响世界科技进步的奇书,它不仅是一部药物学专著,其内容还涉及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冶金学、地质学、物理学、化学以及天文学、气象学等领域。该书自1593年起,先后被翻译成日、法、英、德、俄等多国文字,在世界传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制药化学和实验研究方面,《本草纲目》较以前也有着突出的成就。所载制药化学包括有蒸馏、蒸发、升华、重结晶、风化、沉淀、干燥、烧灼、倾泻等许多化学反应的方法。

8)日本、京都府立植物园大森记念文库本[19]

  关于生物对生活环境的适应,《本草纲目》也有独到见解。

1)日本、国立公文书馆内阁文库本[11]

  不但订定了前人1518种药物,并以自己的亲身实践,调查研究,搜询访验,为中国医药宝库增加新药374种,这对一位学者来讲是一个十分巨大的数字。这里仅举若干例证说明之。

5)美国、国立国会图书馆本(G141.76/L61.4)[16]

  在植物类药物中,则先草、谷、菜而后果、木;在动物类药物中,则先虫、鳞、介而后禽、兽,最后则叙述人类药。

现仅存卷36~38共3卷。经曲直濑养安院、奥田庆安、幕末的考证医学者弘前藩医涩江抽斋、伊达家等辗转所藏,传至于今。

  其次在关于动物药之分类方面,基本上有以下之特点,例如其虫类相当于无脊椎动物,鳞类相当于鱼类和部分爬行类,介类则相当于两栖类和少数软体动物类,其禽类则为鸟类,兽类系哺乳类动物。这种分类方法之依据虽然强调"从贱至贵",但并非经济或社会地位价值观念上的贵贱,实则包含着从单细胞生物到多细胞生物,从单一到繁杂,从低等生物到高等生物的发展过程。就贱贵而言,作者将封建社会至高无上的龙与凤,均列入相应的低一级类别,并不因为皇帝为真龙天子,也不因为凤为皇后,就提高龙凤在该书类别中的地位。这就说明《本草纲目》"从贱至贵"的分类方法并非地位、经济等之价值观。其分类方法富有科学性,代表了当时的先进水平,近代中外学者称赞其有着生物进化论思想,为把人为分类法推向自然分类法作出了重要贡献。

阙卷19~21和卷47~49等6卷。为植物学者白井光太郎的旧藏书。以前曾属纪州小原桃洞之藏书。

  "方书固不足道,本草岂可妄言哉。"历史和科学实验均证实了《本草纲目》所论述的水银,在当时达到科学发展的最新水平,对彻底根除服水银以求长生之荒谬做法产生了积极的作用。

全帙本,谓思补山房的旧藏书。

  《本草纲目》不但在国内有着如此深广的影响,早在公元1606年即传至日本。据统计,日本在1637-1714年间先后出现了《本草纲目》的8种刻本,此后还先后出版了日文节译和全译本多种。日本学者研究《本草纲目》并有著作者多达30余种。《本草纲目》在朝鲜、越南等也有较大的影响。大约从18世纪开始,《本草纲目》即传至欧洲,英国大英博物馆、剑桥大学图书馆、牛津大学图书馆、法国国民图书馆等都收藏有《本草纲目》的多种明刻本或清刻本。德国皇家图书馆收藏有金陵本。此外,在俄国(前苏联)、意大利、丹麦等也都有收藏。美国国会图书馆也收藏有金陵本和江西本等。据英国李约瑟博士考证,1732年法国医生范德蒙德曾将《本草纲目》中部分内容译为法文,几经周折于百余年后在巴黎发表,引起著名化学家和化学史学者的注目。据研究,《本草纲目》早在18世纪及以后的年代曾被部分摘译成法文、英文、德文和俄文,欧洲在19世纪对研究《本草纲目》与中国本学产生兴趣,并由此而获得博士学位者。英国伟大的生物学家达尔文在奠定进化论、论证人工选择原理的过程中,即曾参阅了《古代中国百科全书》,其内容即《本草纲目》之内容。

《本草纲目》刊行后不久,即于江户初期就传入了日本,给江户时期的本草研究以极大的影响。这一史实,可以通过江户时期曾多次印刷此书而得以证明。《本草纲目》的江户版本共有6种,并进行了总计14次印刷[1]。近世以后,亦有活字版被三次刊行,至今仍嘉惠于本草学者的研究工作。

  在药物鉴别方面,《本草纲目》纠正了明代之前《本草》中的许多错误和非科学内容。过去之本草著作往往将一物误认为二,如南星与虎掌,本来是一种药物,过去却误认为两种药物;又如本应当分述的却混而为一,《本草纲目》以前每将葳蕤、女萎并为一条,李氏经过鉴别则确认为两种;又如宋寇宗奭《本草衍义》中错误地"以兰花为兰草,卷柏为百合",苏颂《图经本草》将天花、括楼分为两处图形,而实际上本是一种植物的根块与果实;前人错误认为"草子可以变鱼","马精入地变为锁阳"等等传说,也都一一经过《本草纲目》而予以纠正,并指出鱼乃鱼子所化,而锁阳本是植物。

图片 2

  《本草纲目》的分类是先无机而后有机,先植物后动物。

[28]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259页, 上海古籍出版社。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文学经典,转载请注明出处:每药之论述内容,第一个项目就是《本草纲目研究集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