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跟觉得亲近,老根听了就说

作者: 文学经典  发布:2020-04-18

    司大一下子动了恻隐之心:“我痛恨的是李庆四,何必要杀这一对母子呢?”于是把火炬扔到沟里,回家去了。司大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只能转行去酿酒。天无绝人之路,酿的酒大受好评。于是家境慢慢地富裕起来。与此同时,李庆四家里因为各种原因,却日益衰落下来,越过越穷。

八、毛头醉酒闹事

回到家,他让妻子第二天去潘树清家盛一些剩饭剩菜,送到刘家。徐秀本不愿意去,可听了潘树君说刘家要赔三对种鸽,没赔反倒赚了,心里高兴就去了。

可巧,徐秀去的时候,潘树清家没人。也就作罢,下午又去了一趟,懒得亲自动手,就托付给李云岩,让她盛些饭菜送去。

赶在晚饭前,李云岩盛了饭菜,专拣些鱼肉装在一起,还做了新的米饭。她带着儿子潘真田去了刘家,说明来历后,刘家人都感激不尽。刘宗喜的媳妇抓了一把“蹦豆”放在潘真田的手上。

李云岩坐了会,问长问短,得知他们家的两个小一点孙子正好和她的一双儿女同岁,心里跟觉得亲近。临走的时候还告诉刘家,有什么事情尽管去找她。

这是小真田第一次见这个眼睛大大,微微凸起,下巴尖尖的男孩刘野。见他的鼻子下面挂着两条清鼻涕,他也不由得抹抹自己的鼻子。刘野也瞪着真田看了半天,听说两人同岁后,他很想上前打个招呼,可是小真田唯唯诺诺的躲在母亲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看着他。他觉得又好笑又害羞,就看着他笑个不停,也跟他奶奶要了一把蹦豆吃。

几天后,刘家果然买了三对种鸽送到潘树君家里。潘树君去刘家的时候,见刘家人穿的衣服都破破烂烂,因得到鸽子,乐的让徐秀找了几件旧衣服送给刘尚泉。

那日傍晚,毛头正和村里的几个男人在小卖部里喝酒,已经喝了半下午。酩酊大醉的毛头突然又闻到那刺鼻的气味,骂道,“奶奶的,这又是回家烧了死人。”

那几个人说,“你忘了,就是老陈头的老房子里来的哪一户北蛮子。”

“他家有几个死人,怎么天天烧也烧不完。”毛头说。

“毛大哥你又喝多了,就算是烧死人,也不是这味,这是烧死人衣服。”那人也喝醉了说。

“奶奶的,他一家做顿饭,全村人都跟着遭殃。再说了,那房子是谁允许他住了?难道他说是陈家让住的,就是陈家说的?我还说陈家把房子给我了,那房子就是我的了?还有他家那两个兄弟,我最看不上那个老二,整天牛气哄哄,见面也不打招呼。老大和他们的爹还算和气,和气归和气,也不能烧死人衣服不是。”毛头胡乱的说了些话,身边的几个喝醉的人已走的走,睡的睡。

他见没趣,说道,“奶奶的,我找那几个北蛮子算账去。”

说着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出去了,身后还跟了个人,那人就是村里有名的美人颤。

美人颤原本也是外地倒插门过来的,可是媳妇死的早,只剩下他和一个儿子。村里人都说,他媳妇就是被美人颤累死的,说他们家天刚抹黑就闭灯睡觉,天大亮才开门。有的娘儿们说话不着深浅,说美人颤和他媳妇经常一宿不睡,从晚干到早,直闹得他们家狗也跟着叫了一宿。还有的说他媳妇死的早,就是因为美人颤在外面沾了不干净的女人,回来把病带给他媳妇。要不然,他媳妇死了这么多年,也没人知道究竟得了什么病。只是听说他媳妇病了,送去医院没几天就死了。

美人颤的儿子和他爹一样,都是没有正当职业的无业游民。按理说,庄稼人种地就是职业,或者不种地外出打工也是职业。可是这爷俩自己的地也不种,也不外出打工。经常不知外出哪里鬼混十天半个月,再回村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爷俩的行踪没人知道。

尤其是妻子死了以后,美人颤成了脱缰的野马,四处撒野。村里的漂亮女人暗地里被美人颤调戏个遍。有的丈夫知道了,气性大的,暗地里揍一顿。胆小的也只能忍气吞声,让自己家的女人理他远点。可要知道,并不是女人找他,而是他找女人。可家家户户过日子,都活着一张脸皮,美人颤不要脸,正经人家不能不要脸。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村里的人都只能忍着,又不能对人说。因此他就像跳出河里的癞蛤蟆一样,人人见了都躲。

这让美人颤更加没了王法,有时还会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说道美人颤的儿子,村里人都叫他阿抖。一是说他是扶不起的阿斗,二是为了嘲笑他和他爹一样好色。美人颤的意思就是,说他见到美人就浑身发酥软发颤,阿抖就是见了女人就两眼发直,浑身发抖。并且,父子俩长得也很像,按村里人的说法,都是一副色狼的面相。总的来说,这父子两个像西洋人的模样,或者说像新疆人。皮肤粉嫩白皙,加之不务农,比那些娘儿们还白。深凹的眼眶,大大的鹰钩鼻,瘦脸腮,尖下巴像倒挂的鹰钩。尤其是那一头麻黄色的卷发,被村里人看成是好色之人的最明显的表现。按理说,西洋人的面相该是高大英俊的形象。可这也俩瘦的像落难的的猴子,脸上分布下雀斑,看起来十分滑稽。

父亲美人颤专调戏村里的漂亮妇女,而儿子阿抖不管丑俊,村里和他年纪相仿的女孩,他都要上去占占便宜。作为公开的秘密,和他关系最好的一个女孩就是毛头的女儿毛玉玲。村里人都暗地里叫毛玉玲为“大桥门”,言外之意就是连阿抖都能亲近,还有谁不能进。不过,碍着毛头夫妇的脸面,没人敢当面开毛玉玲的玩笑,只是暗地里有人聊起,会扯出“大桥门”的绰号笑一阵子。

毛头醉醺醺的来到刘家,刘家人正围坐着商量活计,听见屋后有人喊刘宗喜。兄弟两人走了出来,见是毛头,也不往屋里请,只问他有何贵干。

毛头张口就让刘家人搬出去,说这房子是他的。

刘尚金听后,登时就火冒三丈,问他凭什么说这房子是他的。毛头又说因为屋后这块地原本是他的,因为和别人换了地,这块地才不是他的。刘尚金说,说了这么多,这块地到底还不是他的,他有什么资格让刘家搬走。就算这块地是他的,这房子用的地也不是他的。

毛头一听这话,有些词穷,也怒气冲冲,开始耍横说道,“别说你这座房子,就是整个双途村也是我的,我在谁家院子里撒泡尿,谁敢不让?”

刘尚泉见毛头喝醉了,让他兄弟不要顶撞这个醉阎罗,只当他是在放屁。可是刘尚金那里咽的下这口气,回到,“我当是什么厉害人物,不就是条醉狗到处撒尿,谁还能跟狗计较?”

“你他妈说谁是狗。”说着,毛头拾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却捡起的是个土块。抡起胳膊砸向刘尚金,可是他酒喝的太多,胳膊也软绵绵,把土块歪砸在墙上。

屋里的人听见外面要打架,也都赶出来。毛头见人多势众,心里怯了三分,说道,“我劝你早点搬走,不然今晚一把火烧了房子!”

刘尚金还要上去打毛头,被刘宗喜一把拉住。

再说美人颤,他并没有靠前看,只远远的骑在一棵枣树上,一边吃着树上的已经干瘪的烂枣,一边看热闹。他恨不能刘家人把毛头打一顿,同时也为他出一口恶气。可是毛头夹着尾巴走了,他又有点泄气,也跟着回去了。

那天夜里,大概凌晨左右,双途村的上空突然间火光冲天。突然听见有人喊。“谁家房子着了。快去救火。”

半个村子的老少爷们都起床,提着水桶向大火那里去。

(二)

见鬼
  “往往白昼见鬼,夜则床下燐飞,墙角鬼哭。”——聊斋志异
  深山之中有一个不大的山村名字叫小桥村,它也没有多少户人家。村中有一人,30多岁,高大的个子,长脸颊,有些小聪明,大家都管他叫老根。老根此人虽不善酒力,却甚是喜酒,常常自称酒中仙,只要闻道酒味,就两腿挪不动地。
  夜幕降临在这个山村,今晚老根又多喝了几杯,微醺之间。邻居叫他去打麻将,此夜万里无云,村中道路被月光照的幽明。老根出了屋门,一阵凉风拂面,他打个寒激,浑身哆嗦一下,骂了句娘,跟老婆说句“我去老李玩去”。老根出了院门,却又反了回来,进了仓房,只见房子正西位摆着一个神堪,用红布遮着,前摆着碗筷,酒杯。老根进了仓房的门闻着酒味抽了抽鼻子,嘴里捣鼓捣鼓,香,真香。平时啊,老根胆子不大不敢进家里供仙堂的屋子,这个屋子总给他阴冷的感觉,10多平的房子好似挤满了人。老根迈着酒歩来到神堪的跟前,拿了三支香,掏出随身带着的打火机,点燃,把香举到头顶,嘴里念叨保我赢钱,保佑赢钱……这时他老婆出屋拿柴火,听到仓房有动静,看到个人影晃晃悠悠进去小屋,就拿了个柴火棍,跟了过去,就听见自己男人在仙堂求保家仙保佑赢钱,就骂道:“输死你个没皮脸的。”老根听到自己婆娘的话,就骂道:“你个败家的婆姨,会不会说话?”老根的婆姨一听老根的话也觉得说错了话,毕竟自己家供上了仙堂,日子过得还算安稳,普通人家所求的不就是安稳过日子吗?赶紧祷告,别见怪,别见怪。老根被媳妇扫了兴,但老根牌瘾很大,还是为了牌出了门。老根好玩个小麻将,但是牌技却不怎么的。
  大家都喜欢找他玩,因为他的脾气好,说话也幽默。老根借着酒劲晃悠晃悠的走进了老李家。他在老李家玩了十几圈的麻将,居然一把没赢,真他妈的邪性,大家都说他是不是来之前钻了自家老婆的裤裆了,这牌打的这个臭。老根听了就说,自己被你的裤裆熏的。那个老娘们也不恼,只是呵呵的笑,拿起炕上的烟匣子向老根砸去,“你也不怕你家的醋坛子剁了你”,老根笑着回答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也是风流韵事么!”那个婆姨吐了一口,却再也没接话。
  老根就感觉酒劲有些往头上闯,眼皮不断的打架,就说:“不打了,就他娘的输,明天再继续,谁也别逃,让你们看看我怎么大杀四方。今天酒喝的多了,不在状态。”他朦胧醉眼一抬,墙上的钟表显示半夜11点说,“半夜了不打了,散了吧!”大家还笑着老根没带够钱不敢玩了。老根也不回,嘿嘿笑了笑,就出了老李家的门。老根出了门,就觉得头有些晕,酒劲上了头,自己骂了自己,没出息。两腿画着圆圈,在曲折中迂回前进着。他走到老李家和村中主道的十字路口,就看到几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斗篷,带着黑色的高帽,这个打扮是这个山村从来没有过的。老根心中一乐,嘿嘿,这半夜的谁家的姑娘,穿着这么怪异,我得瞧瞧,这趟麻将没白玩,虽然一直输,但却有美女看。老根嘴边挂着淫笑,强挣着眼睛,打量着,可是怎么也看不清,美女们一晃而过,除了黑色的衣袍,老根什么也没看清。老根好奇心大起,眼珠一顿乱转,可能酒壮熊人胆吧!老根就叫着,“呦,小妞!等一下哥哥。”没有回答,老根想不搭理我,我倒要看看谁家的姑娘,左脚画圈,右脚画圆,就追了过去。那几个姑娘背影挺好看的,好像不是本村的姑娘,老根合计着。晃晃脑袋又跟了有百米,突然消失了一个,老根眯着醉眼摆着手指头数着一个,二个,三个……怎么少了一个……
  老根顿觉一股冷风从头吹到了脚,身上出了一身冷汗,酒醒了不少。他定了定神,眼大如牛地往前看,那几个姑娘哪是在走啊!那明明是在空中飞啊!老根这还哪再在追下去,就感觉自己有了一股尿意。他回头一看,这是老刘家的大红门,红的那么艳,好像泛着一丝丝血色的荧光。老根双腿一软跪了下去,一股尿骚味弥漫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老根恢复了意识,哪还有什么酒意,他感到一辈子没有这么清醒过。老根默默念着佛号,基督,上帝,土地,城隍,关二爷,门神……只要他能想起来的他都求了个遍。也不敢抬头看路,一直低着头连滚带爬回到了家。进了门,也不说话,闷头就睡,不管老婆怎么问,也不答话。第二日,老李跟老根的媳妇说老刘家的猪下了猪仔有好几头母猪。老根大病了一场……
  黄皮子
  “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辟高下。”——逍遥游
  老根因为见女鬼病了,成了村子里的笑谈。老根家邻居陈五确是一个不信鬼神的汉子,见到老根的样子,努了努嘴,“装神弄鬼,装什么犊子,有鬼让我看看,老子拿枪毙了它。”陈五脸上的不屑神情,眼睛的眼白充实着眼球,呸,吐了一口,“哪有什么鬼,一个酒腻子,喝了几口尿就……”
  “是吗?”身后传了诡异的声音,是女非女的声音。像玻璃被金属摩擦的嘎吱声,吓了陈五一身的冷毛汉。不用多想,只见手中的柴火棒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向身后劈去,啊,一声惨叫,陈五转身又是一棍。别打了,这声音好熟悉啊,定睛一看,入眼却是自己的老婆。扯什么犊子,没事吧!“没事,你要打死我啊!”陈五的老婆骂到。“真tm该!呵呵,吓老子,不知你老公干什么的?死在我手里的野兽不知有多少。“”是,你厉害,行了吧“,陈五很高兴,黝黑的脸上,嘴角咧出了月牙儿。头昂着活像一只大公鸡趾高气扬的宣示自己的武力,这真是很好笑。
  半个月一晃而过,老根终于恢复了健康,但是晚上再也不喝酒出门了,甚至晚上也很少出门。他只要喝了酒,就是他爹叫他,也是让他老婆去。他宁肯在家等一晚,早晨天亮再去。
  这一天,村子里的老孙家盖房子。陈五和村子里的壮劳力都去帮忙,值得一说的就是房子的大梁遮着一块红布,中间被掏空了一个不大的洞里面放了金银五谷。这是当地的风俗,有压梁之意。主要是祈求平安富足。几个人七手八脚上完房梁,已是晌午。老孙家准备好了饭菜,陈五虽然不是酒腻子,因为陈五嘴不好,爱说而且说话有些不经大脑,所以自己不知不觉得罪了很多人。大家怎能放过他,不断的灌他酒喝,这是循环往复杯盏不停。陈五不知不觉就喝了1斤的白酒。这已是他酒量得两倍。
  当酒席散尽,陈五踏着七星酒步,双手比划着醉拳。往自己家走去,这酒喝得多,人就有些失去理智。一阵尿意袭来,陈五用醉眼望了望四周。没人,脱了裤子就在路边,尿了起来。那是一个酣畅淋漓,就是痛快。
  正在提裤子时,一个童音传来,“你看我像人不?你看我像人不?“,有些不像正常孩童的声音,有点公鸭嗓。陈五睁开了朦胧醉眼,四周一望,没人。”谁啊,给老子出来“,陈五骂到,”娘的,少给老子装神弄鬼,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我在这。”陈五顺着声音往下瞅,入眼的是一个神奇的画面。一个黄皮子,头顶着一个干燥的牛粪,好似一个草帽,身上裹着不知什么材料的衣服,闪闪发光,两只大眼睛直勾勾瞅着陈五。酒意上涌,陈五打个酒嗝。也不害怕,用手在面前扇了扇,“像——像——像——个——屁“,陈五一字一顿的回道,”你看你像不像我裤裆里的小祖宗啊?“,陈五说完自己哈哈大笑,为自己的聪明反应感到欣喜。望着黄皮子好似生气的脸,又说到,”呵呵,我太聪明了,我都要给镜中自己磕头了。“哈哈……陈五噬无忌惮笑着,回头一看那个黄皮子还在那里气鼓鼓看着他,”看什么看,在看老子打死你吃肉。“说着捡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黄皮子一个漂亮的闪身,跑进了路旁的草从之中不见了踪影。
  陈五咧着嘴,一路晃晃悠悠回到了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月上南山桂枝头,行至中空。陈五家的鸡窝传出了一阵吵闹。
  清晨,陈五的老婆起来打开门抱做饭的柴火,准备早饭。可是当她来到鸡窝旁,却见到一个人的屁股露在外面还粘着几根带血的鸡毛,人的整个身子埋入了鸡窝之中。一扭一扭的,陈五的媳妇就感觉一股热血冲上了脑门儿,谁?她大喝到,“陈五快出来有人偷咱家的鸡了,快出来啊!“
  没有一丝的回答,却从鸡窝传出陈五细微的呻吟声。她缓慢靠近鸡窝才听清,不光有呻吟声,啪……啪……啪……啪……这是陈五不断的扇自己嘴巴的声音,同时嘴里嘟囔着:“谁说我不像人了……谁说我不像人了……”陈五的媳妇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陈五从鸡窝里拉了出来。“你咋了?”陈五老婆问到。只见陈五悠闲的神情,孜孜不倦扇着自己,嘴里嚼着鸡毛,是津津有味,每扇自己一次还问一句,“谁说我不像人了?”之后又是一声,“打死你。”陈五媳妇一看陈五的样子,就知道这是撞了邪。连拉再哄好不容易才把陈五拉回了屋,陈五一进屋哧溜一下上了电视之上,盘着腿坐在上面,但是还是问着扇着。自己好像为了找个要打自己的理由。
  陈五的媳妇看着陈五不断的扇自己,既心疼也没办法,只能去找大哥帮忙。
  陈五的大哥叫陈振军,也是一个猎人,五十多岁还老当亦壮,上山如履平地,但因为一次上山打猎的时候,食指和中指的前两节手指,被炸膛的枪弹炸掉了。虽然不影响生活,却因为失去两根手指,之后就没法上山打猎了,也许这是打猎的报应吧。因为他岁数大了,也有退休金,但日子还算安稳。陈五的媳妇到了陈老大家门口,扯开嗓子就喊”大哥,大哥,不好了……”农村人起来很早,陈老大已经起来了但是还没有打开院子的门栓。陈老大冲出了门外打开门栓,急切的问到,“爹,出事了?”陈五媳妇被老大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缓缓神才说到,“爹,没事,是我家老五……“,“老五怎么了,又犯混了,老小子就是不消停,看我怎么收拾他……混蛋玩意,你放心老五媳妇,我一定给你出气,娘的,就是欠揍。老五媳妇你放心。你看我怎么收拾他。”还未说完陈家老大就向陈五家走去,已走出了几十米的距离。陈五媳妇才反应过来接话说到,“不是,老五他魔怔了,得了癔症,好像是黄皮子,家里的鸡都被老五生吃了,吸了血,全祸害了。“
  老大停了停脚步,等老五的媳妇赶上问道,“什么?怎么就被黄皮子上了身,我跟他说多少次了管好嘴,哎,不听……我去看看,应该没事。如果被黄皮子迷了,黄皮子不会太远。我们在你家周围找一找,只要找到黄皮子真身给宰了,就没事了。没多大事……急个啥!“
  陈五媳妇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你可没看见,那架势吓死我了。老五在我出门时,在我家的电视上坐着呢!”
  老大笑着摇了摇手。“呵呵,没事!你没听说邻村老张家打死一条蛇,之后老张被上身,都倒立在墙上爬呢?最后都治好了。老五这不算个事,你就瞧好吧!”
  陈五的媳妇听了老大的话,心里安了安,长舒了口气。她心里有了主心骨,脚步轻快了许多。他们打开家门,只见陈老五盘腿坐在老式电视之上。左手作掐指壮,右手拿着大酒瓶。这个酒瓶是平时存酒的,好似放大5倍的的啤酒瓶装个3升酒不成问题。这个浅绿色的酒瓶闪着光,半瓶酒已被陈五喝的七七八八。
  陈五看见了媳妇回来,打了酒嗝,右手向空中虚指,露出洁白的牙齿。嘿嘿的诡笑起来。突然收住了笑声,说到,:“呵呵,找个帮手来了,我看看他倒是能不能治的了我。嘿嘿。”
  门外传来洪亮的声音,“是吗?看我收拾了你个小黄皮子。“是陈老大的声音。
  陈五眼球在眼框里飞快的旋转,不断偷瞄四周,”嘿嘿,你治不了我。虽然你身上的杀气比陈五的大。这个蠢货没打几次猎,吹个不停。呵呵,他要是杀的东西多,我怎么能上他的身。嘿嘿。“陈五诡异的笑声又响了起来。陈五的媳妇只感头皮发麻。
  这时陈家老大进了屋,喊到,“老五,你给老子下来。“
  陈五并不回应,手里不知掐算什么。陈家老大往电视挪了几步。陈五显的很不舒服,手中的掐算停了下来,右手使劲向前一挥大骂道,“你别过来,你个该死的人。你不会好死的,你杀的生灵太多了。你身上的杀气太重。你就等着进地狱吧!“陈五骂完,故作镇静地显得很放松,但却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瞄着陈家老大。
  只见陈家老大还是不停脚步,他双腿一蹬从电视上直接跳上炕里。从空中划了个3米左右的弧线。显然陈老大的靠近让他不舒服。陈五上了炕又是一滚,在墙角盘腿安坐,手中的酒瓶又向口里倒着酒,眼睛却不再看屋里,反而顺着阳光向窗外望去。他将最后的酒灌进嘴里,把酒瓶一甩,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时的平静。
  陈家老大回头小声说,“老五媳妇你看着他,别让他乱跑,我去让邻居帮忙找找这畜生的真身。“老五的媳妇使劲点着头。
  陈家老大出了门,陈五脸上笑意更浓,笑嘻嘻的说“媳妇,你放心,他找不到的。嘿嘿。“,老五媳妇说”你怎么知道?“
  ”呵呵,神游八极此焉归,紫府天宽石作扉。嘿嘿。我就在那等着。“陈五居然给媳妇一个媚眼,接着哼哼呀呀的唱了起来。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过了十年,李庆四过不下去了,被迫要把佃田质还给主家。司大一听,报仇的机会来了,他也用了李庆四在十年前的手段,以极低廉的价格把田地夺了回来。他也办了个宴会,把李庆四请来,当众着实羞辱了一顿,总算是把这个仇给报了。

过了几日,王三手头的钱都输光了。好运似乎晕了头,那天碰巧眷恋了他,之后便一去不复返。接连的败局并不能消除他的赌瘾。傍晚来临,刚喝了几杯酒,他坐在家里却浑身不自在,生活中没啥能吸引他――除了赌钱。一个声音在引诱他“去玩吧,说不定就能赢钱了。”

在胶东,人们对黄鼠狼是又敬又畏;老黄、黄大仙儿、黄皮子、皮精儿,都是人们给它起的别号。老人们总会告诫小辈儿们,这黄大仙儿可不能招惹,惹了它要遭报应;几乎任何地方,如果让老人们说起黄大仙儿的“典故”,那便滔滔不绝数不清了,总之都是成仙、成怪的事,说的神乎其神;都说它“千年黑,万年白”,毛色发黑便是千年之身,若是遇到白毛黄大仙儿,基本上可以认定它是得道成仙了,那得磕头绕着走。 小时候,奶奶为了哄我早点睡觉,总会讲点老人们一辈辈儿传下的故事,其中黄大仙儿的故事占了多数,现在还依稀记得一句“皮精儿,皮精儿,吃俺妈、捎俺兄,明天晌午就来吃俺姊妹俩”,以前听到这些总是吓得乖乖的躲到被窝里,战战兢兢的赶紧睡觉,就害怕不听话被黄大仙儿掠了去做成下酒菜。 其实,不止传下来的故事,身边的亲朋好友里,还真就有“见识”过黄大仙儿神通的人。 早年间,姥爷家的隔壁住着一对李姓夫妻,年纪不大,辈分却比年长的姥爷大一辈;那会儿都说李家媳妇八字不正,早早就克死了娘家人,等到她自己成家,怪事就缠到自己身上了。先是自家的两只鸡无故丢了,那年月,整年的不见荤腥,农户家养个三两只鸡,即能攒点鸡蛋换个针头线脑、柴米油盐贴补家用,又能在关键时候卖点钱救个急;鸡丢了,当家的老爷们儿少不了骂几句他媳妇儿不中用,看不好几只鸡,当媳妇的又委屈又心疼,跑到街上抹眼泪、骂大街,说不知是哪个丧良心的坏了心肠,咒偷鸡贼这个那个云云。 这个事过后不几天,她家周围几家养的鸡也无端没了踪影,一时间人心惶惶,茶余饭后,人们都在揣测到底谁是偷鸡的,是游手好闲的王六?还是捡破烂的张大麻子?或者是外村人干的?甚至有丢鸡的人,专挑饭点儿跑到别人家房前屋后闻味儿,偷鸡肯定就会做着吃啊!可到底是没个结论,过了几天也就被人们撩脑后了;谁知道,没隔太久,李家媳妇刚买的小鸡仔又死了,死的蹊跷,脖子上全是牙印,小鸡整整齐齐的摆在她家门前;这下子,刚刚被撂下的事又在村子里炸了锅。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开始人们净听李家男人骂媳妇了,都觉得他家媳妇可能真的晦气;后来细心的老人就觉出不对劲了,之前丢鸡大家都觉得是被人偷着吃了,现在这死的小鸡可不一样,脖子上的小牙印可不是人的,再说,整整齐齐的摆在那,怎么看都像在示威啊!这一琢磨,老人们就说了,是不是黄大仙儿做的祟啊? 要说这事儿对李家媳妇打击可太大了,八字是命里带的改不了,可被这小小的黄鼠狼捉弄当真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她站到院墙上高声叫骂,一口一个小畜生,说是见到黄大仙儿,非要扒皮抽筋才能解恨。众人也觉得她可怜,好心的一顿劝说,好在李家男人不再说啥了,这才稍稍消了点气。 黄大仙儿之所以“仙”,就在于它通人性,有“道行”;还别说,这件事还真是它做的,第一次尝鲜李家的鸡,被李家媳妇骂了大街,便索性把周遭的鸡都拾掇了,后来不解气又把李家的鸡仔祸害了示威,这次被李家媳妇指名道姓的骂了个结实,心里更是火起,这不,李家媳妇就犯了灾了。 那是个晌午,姥爷正在午休,忽然被一阵异样的呼喊声惊到,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尖锐刺耳,一听便不是正常人发出的;姥爷赶紧跑到门外,这个时候,李家男人正从门内连滚带爬的出来,脸都吓白了,见了姥爷话都说不全乎,一个劲的嘟囔说吓死了、吓死了;姥爷往他家门口一站,就见李家屋里的物件基本上被砸了个稀巴烂,李家媳妇站在内屋门槛上,张牙舞爪的叫着,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无论声音、动作形态都完全变了,而且横竖都有股邪性;仔细一听,她念念有词的说自己就是黄大仙儿,修炼得道,还说吃几只鸡算啥,接下来还要祸害人呢! 李家媳妇,不,自称黄大仙儿的这个女人,声音越来越大,加上李家男人的呼救声,村里一半的人都赶过来了,年纪大点的老人先是吃惊不已,继而对旁人说,莫非真的被黄大仙儿附体了?这可得赶走它啊,不然得伤了人的性命! 谁还有这胆量,众人早就被眼前的“李家媳妇”吓傻了,怎么平日里正正常常的一个女人,突然就变得如此邪行?一股子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姥爷打小不信邪、胆子大,他一开始也被这场面吓着了,平日里轻易话不多的李婶突然变得狰狞恐怖,换了谁也得心里一惊!吃惊归吃惊,当听到老人说可能是中邪,必须要赶走黄大仙儿时,姥爷暗暗动了心;一来,人命关天,邻邻居居的不能不管;二来,自己打小就被算命的瞎子告知八字硬,加上胆子大,自恃不怕;再者,上次全村丢鸡,姥爷家的鸡也在其中,论私仇,也得一并报了。 想到这,姥爷赶紧问说话的老人,村里有“学识”的王老爷子,这样的情况,眼下该怎么处置。王老爷子赶忙说,早年间听老辈儿说过,这八字不合的人,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要是这样的人被附了体,必须得由八字硬的人去掐他的人中和虎口,才能把黄大仙儿“请”走。听到这,姥爷说了声我的命硬,仗着胆子就冲上去了,众人见姥爷毫无惧色,也都壮着胆子跟着涌到院子里,这倒是把被附了体的李家媳妇吓了一跳,声音抖得小了三分。 原来,这位黄大仙儿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原以为虚张声势能吓住众人,没成想人群里有我姥爷这样八字硬、胆又大的主儿,一瞬间就怯了三分;趁其慌乱之际,姥爷一个箭步冲到近前,一把就按住了李家婶子的虎口;这时李家男人也回过了神,上前掐住了媳妇的人中,就见李家媳妇全身颤栗,嚎啕惨叫,直喊“饶命”两字,登时就翻了白眼,昏死过去。王老爷子凑上前一看,说道八成是给赶走了,这下大家才松了口气,赶紧端来水灌醒了李家媳妇;夸姥爷有胆量的,称赞老人是宝的,抚慰李家夫妻宽心的,感叹世间万奇的,总之是众人叽叽喳喳一通说道,也算有惊无险。 可黄大仙儿被这么一折腾,可算是恼透了,隔天恢复的差不多了,又来祸害李家媳妇;就跟彩排好了似的,呼啦超,一众人又围到李家院子给姥爷壮胆,隔大老远,黄大仙儿就喊,哎呀,那个人又来了,不敢了啊;接着就被掐的又是一阵惨叫,一个劲的向姥爷求饶;姥爷一边狠掐,一边质问,以后还敢不敢来了,再来就绝不轻饶!黄大仙儿信誓旦旦,说是绝不再来,再来就天打五雷轰;姥爷这才松了手,放它走了。可是,谁也不能总守在家里,这黄大仙儿学乖了,专等地里忙时,姥爷他们都下地了,便来李家附到李家媳妇身上作怪,三番两次,李家媳妇的身子骨可就受不住了,眼看的是一天不如一天。 李家男人急的跟热锅蚂蚁似的,跑来跟姥爷商量对策,姥爷说,要不咱就给它来个虚虚实实吧。第二天,姥爷照常收拾好农具下了地,不多会儿李家媳妇又在家里炸了锅;这次可不比前几次,李家男人并没有着急忙慌的跑出去叫人,而是冷着脸站到一旁,这黄大仙儿正纳闷呢,只见姥爷一个箭步从窗户外窜到炕上,一把就按住了虎口和人中,这下黄大仙儿可就苦了,被掐的满头大汗,呲牙咧嘴,一个劲的喊饶命;姥爷哪里肯放过她,说你出尔反尔,这样作祟是会要了人命的。那黄大仙儿凄凄惨惨的告饶,姥爷便问它,你住在哪里;黄大仙儿一开始还不肯具体说出来,只说自己住高楼大厦,过会被掐的挨不过,只好说,自己就在屋后的草垛底下安家。 后来才知道,这黄大仙儿到底是道行浅了些,换做年岁长、道行高的,万万是不会说出自己的藏身之所的,一旦泄了地址,死期也就近了。 知道了老窝,姥爷松了手,黄大仙儿一溜烟的从李家媳妇身体里撤走,姥爷留下李家男人照看他媳妇,自己出去喊上早就埋伏好的一帮兄弟,来到屋后的草垛前,一众人拿着棍棒铁锨,把个草垛围了个严严实实。这草垛架在一摞石头之上,全是长年累月堆攒的麦秸,底下的老些年了,早就发霉变黑,上边的还是当年新掀上的。众人原本想一把火烧了,可又怕风吹火急,着了附近的房子,再或者让黄大仙儿趁乱跑了;正犹豫时,一个眼尖的后生发现草垛底下的几块石头被摩擦的比较干净,估计就是黄大仙儿进出的洞口了,姥爷说,不烧了,把草垛搬开,把石头清理了,它刚被掐的够呛,众人围着也不怕它能跑了。 主意已定,众人围成两圈,里面的扒草垛、掀石头,外面的就负责拿着棍棒防止黄大仙儿跑掉。不大一会,草垛搬开了,石头也起开了,顺着洞口往下挖了不深一块,黄大仙儿的“宅子”就被翻出来了,不小的窝里,全是鸡毛、骨头,一股臭味熏得近前的几个人不由得退了几步,但见一只灰白毛色的黄大仙儿奄奄一息的蜷缩在窝里,可眼睛却仍贼溜溜的转着,看的人一身鸡皮疙瘩;姥爷八字硬,被大伙推举来除害;姥爷走近了,不由得一声叹息,对黄大仙儿说,你也是得了道的,怎么就这么心眼小呢,毕竟人不能随便你糟蹋,之前也给你机会改正,可你还是胡作非为,没办法,今天只能替老天收了你;说罢,姥爷闭上眼,送了黄大仙儿一程。 打这以后,李家媳妇再没被附过体,身子一天天好起来,还养了几个儿女,现在还依然健在呢;只是姥爷很多年前便去世了,空留给我们这些后辈一个堪称不可思议的故事,想来常叫人唏嘘不已。 每当有人问我真假,我只能套用人们常说的话来回答:信则有,不信则无!要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我们无法用科学去解释,而只能冠以“迷信”的事儿呢!

    司大哪里听得进去,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铤而走险,拿着火把连夜潜入李庆四家里,准备把他家烧个干净。正当他走到屋檐下,准备点火时,忽然听到屋子里有声音传来,侧耳一听,原来是李庆四的儿媳妇在生产。

  “好,你不借我钱,我去找别人借。你瞧着吧!”甩下这句话,他恨恨地走出屋,“哐”的一声关上门。来到屋外,王三哼了一声。

    司大哪肯答应,把他硬拽到村里酒馆,点了壶酒。两人喝到一半,司大对李庆四说:当年啊,你孙子是子时出生的,那时候我在,拿着火把准备烧你家。幸亏有那孩子,我没动手。昨天我儿子出生,你带着火盆来,也没动手。咱们两个都有仁慈之心,所以未酿成大祸。你想想看,如果当时你我只顾泄愤,不讲怜悯,岂有如今的大好生活?李庆四听了连连称是。于是两个人洒酒起誓,恩怨一笔勾销,甚至还约为姻亲,成了亲家。李家有了司家帮衬,境况也逐渐好转,两家从此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儿来啦,快坐下,外面冷不冷啊?”

    这是发生在元代的一个心灵鸡汤故事,载于《南村辍耕录》。

 

    虽然只是元代的一则劝善故事,对现代人的生活,似乎更有指导意义呢。

  深冬。道路旁的柳树光秃秃的,田地里,院子中,还残留着积雪。天虽然冷,村里的小店依旧人语不断。多数村里的男人常来店里,一来农事都歇下了,没正事可做;二来闲人多,打牌,赌钱也容易凑局。

    故事发生在至正年间。扬州有个泰兴县,泰兴县有个村叫马驼沙,村里有个农夫,姓司,叫司大,是富户陈家的一个佃农。

  还好我的老父母还活着,王三心里想。他来到老父母的房中,屋内一盏小灯泡正亮着,灯泡外壁上落有灰尘和夏日蚊虫的躯壳,遮挡了部分光线,显得昏暗昏暗的。炕上他的老父母正坐着。老父亲抽着旱烟,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吐出一阵阵烟雾,闻着热辣辣的;他老娘正靠窗坐着,手里坐着针线活。见到儿子进屋,老太太脸上的皱纹打开了,笑着问他:

    司大家很穷,交不起租子,遂打算把所佃之田质还陈家,换点钱回来。陈家旁边有一户人家,叫李庆四,也是个佃户。这家伙心思比较敏捷,找到主人家暗中游说,最终竟以极低的价格把田地夺走。司大虽然心中郁闷,却也无可奈何。

  “这不是那谁吗,快进屋去吧,今天来了一个外村的庄家,听说带了不少钱呢。也许能碰碰运气。”

    看着刚出生的小娃娃,李庆四端着火盆,心里一下子犹豫起来。忽然看到有人从屋里要推门出来,他吓得把火盆一扔,转身跑了。

“那个儿啊,别再赌了。要是过年缺钱,我这还――”老娘还没说完,就被她老头打断了。

    李庆四得了大便宜,心情愉悦得很,杀鸡烫酒,宴请所有相关人等。司大也跟着去了,结果却在席间遭到了李庆四的无情羞辱。司大无比恼怒,回家后痛骂这个李庆四欺人太甚。司大老婆劝他道:“咱们天生就是穷命,就别去恨别人了。”

“又来啦!光看有啥意思,等会添人了,你也跟着玩啊!”说完,二娘捧着笑脸,开始打电话聚人。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文学经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心里跟觉得亲近,老根听了就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