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子的观点是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而与行政一统论相匹配的学术一元论

作者: 文学经典  发布:2020-01-17

注:历史学家黄仁宇指出:从提倡“仁”到提倡“人性善”的变化,“孔孟之间的不同论调,反映了社会环境的变化。孔子的目标,在于期望由像他一样的哲学家和教育家来代替当时诸侯小国中世袭的卿大夫。孟子却生活在一个更加动荡的时代里,其时齐楚之间的王国,采取了全民动员的方式互相争战。这种情形不再容许哲学家以悠闲的情调去研究个人生活的舒畅和美。孟子的迫切任务,在于找到一个强者,这个强者应当具有统一全国的条件,并且能接受儒家学说作为这一大业的基础。他企图以雄辩的言辞说服他的对象,引导他和他的廷臣回到善良的天性中,有如引导泛滥的洪水归于大海,以避免一场杀人盈野的浩劫。”(黄仁宇著《万历十五年》)

人要有良知!

仔细想来,把不同哲学流派的学者=家们归于“一家”的文化现象,也在中国古代历史的发展情理之中。中国数千年实行的是皇权行政一统论,而与行政一统论相匹配的学术一元论,也就不得不会把为华夏人类思想作出过杰出贡献的各流派人物都归入相同的彀中。在归入“一家”之后,再予以分门别类,作内部清算,谓之“一家”之内的不同“路线斗争”,再或逐“师门”,斥之学术叛徒、学术内奸。那个时代的这种学术的历史发展逻辑,同样与封建社会一统皇权独裁之下的“羁縻”臣僚、清算各派臣僚的行政制度,完全匹配。但显然,两者本来就不在一个学术流派中,而这正是符合近代以来人们认同的人类历史“学术多元论”观点的。历史地看,皇朝社会恶劣的一元论阻碍了古往中国社会分科学说的产生,从而使古旧读书做官的儒学成为通向文化一元论的单行线和独木桥,但人类思想(包括经济形态)本质的多样性决定了学术的“多元”,何必纳入一家?它实质是泯灭了自古以来中华文化哲学思想的丰富多彩性。学术叛徒内奸之称,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

总结

孟荀的人性观虽然有所差别,但都在社会实践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也为封建社会道德的建构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评论区属于你们,欢迎谈谈你们的看法!

我是追寻远方的诗,如果喜欢我的回答,请点赞、关注哦!

性善也好,性恶也罢,只是圣人从不同角度对人性的不同体验。但孟子与荀子的“发心”是高度一致的,都想现身说法,给人们指出一条通往彼岸的道路。

孟子是儒学“亚圣”,只所以提出“性善”论,是因为儒学倡导积极入世,对家与国高度负责担当,建功立业,留名青史的阳性学说。如果孟子提倡“性恶”论,还怎么能激发人性正能量呢?

荀子是道家的最有影响力的代表之一,地位次于老子,只所以提出“性恶论”,是因为道家倡导出世修生养性的,把身体健康、精神愉悦等生活情趣生活质量放在第一位的。荀子提“性恶论”,就是要告诉人们知恶避恶理念。这与佛教“性苦”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

因为,我们不必把目光放在“性善”“性恶”理论争论上,浪费时间与精力,而应该吸收他们的精华为自己的幸福生活服务。

(蒋荣清,2019.12.16)

荀子与孟子同为先秦时期儒家最有影响的哲学家,但二人关于人性的论述却大相径庭,人谓“双峰并起”。孟子出于对孔子“性相近也,习相远也”的阐发,提出了影响深远的“性善论”。而孟子之后的荀子却针锋相对地提出了相反的观点———“性恶论”。“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持续了两千多年,中国思想史所谓“荀孟之争”即源自于此。就中国思想史发展脉络而言,战国时期孟子、荀子对人性的不同认识,开启了中国古代思想史对人性认识的不同路径,皆为对中国思想史的贡献。

近代中国从天圆地方“天下”进入地球时代以来,西方学说传入了“人性恶”的人类哲学思想(original sin,译“原罪”,也可译“性恶”),以及与之相匹配的遏制“性恶”的国家行政观念:因为人性本源是恶的,因此必须配之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制度。

孟荀观点相同之处

首先,从本质上来说,两者同属于唯心主义范畴

无论是“性善论”还是“性恶论”都认为人的善恶观念是与生俱来的。

孟子提倡性善论,认为“善”是人先天固有的,他说:“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同样,荀子也认为“恶”是人先天固有的,他说:“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孟荀两者都认为人性的善与恶是与生俱来的,而且他们两者也都认为人性的可以通过后天的经历改变的。

▲孟子画像

其次,两者都赞同后天经历会影响人性

我们先来看孟子的观点。如果“人性本善”,那为什么天下还有那么多恶人呢?对此孟子用一个比喻回答了这个疑问,他说:“今夫水,搏而跃之,可使过颗;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岂水之性哉?其势则然也。人之可使为不善,其性亦犹是也。”就像是水会受到山的影响一样,人性也会受到外部的影响。同样,荀子在提出“性恶论”的时候也会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人性本恶”却还是有许多圣人呢?对此,荀子是解释是,外在的“礼”改造了或是说掩盖了人性的恶。所以,荀子说:“故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

▲荀子画像

最后,孟荀的观点都是片面的

无论是“性善论”还是“性恶论”都片面地把人性归作善与恶两类,并作为人的本质特征,而忽略了人的本质是复杂的,是由多种因素所的决定的。


春秋末期,早于荀子孟子一百年的孔子仅谈到了人类哲学“仁”的思想,而荀孟则开始了人性恶和人性善的争论。众所周知,自后两千多年中国皇朝历史遵循了孔孟之道,而荀子的“性恶”人类哲学思想早已被皇朝历史自我消弭于无形之中。有当代考古学家指出,人类文明历史数千年以来,人们的物质与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人类的性情几无改变。笔者以为,人类历史从来一直存在着这么一个人性现象:越是缺什么,便越是提倡什么。这就像表决心发誓要克服自我一样。著名华裔历史学家黄仁宇在提到孔子“仁”思想时这么说:“按孔子的看法,一个人虽为圣贤,仍要经常警惕防范不仁的念头,可见性恶来自先天”(黄仁宇著《万历十五年》)。

问:孟子的“性善论”与荀子的“性恶论”的异同如何分析? 五百字左右,论述

这种关于人性恶的人类哲学观点,中国其实在春秋战国时代早已有之,代表人物便是诸子百家之一荀子。荀子持“人性恶”观点,而同时代的孟子则持“人性善”的观点(时代背景是即将进入战国时代)。

二、性善论与性恶论的异同——人性追求目标的同一性都是善

孟子的性善论与荀子的性恶论,固然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究其内在,二者还是有相通之处的。目的都是教人从善。孟子认为人性善,其目的就是要引导人们最大可能地发挥自己善的本性,荀子认为人性恶,则是要对人的本性恶加以矫正,最终达到善的境界,成为如尧舜一般的圣人。而且均认识到后天环境、教育对能否达到善具有重大影响,都主张通过教育、自我修养等途径达到“善”。

孟子说,善“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

荀子也认为:“尧舜之与桀跖,其性一也;君子与小人,其性一也”之所以出现贤与不肖的区别,是因为“注错习俗之所积耳。”为达到善,就须“化性起伪”。

(二)性善论与性恶论的不同之处

1、“性善”与“性恶”中,“性”的所指有所不同。

人性是个较大的命题,它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指人的自然属性,二是指人的社会属性。孟子和荀子正是从人性的两个不同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论点。孟子性善论中的“性”主要是指人的社会属性方面,孟子认为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也就是说人性是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的本质特征。苟子性恶论中的“性”则主要足指入先天遗传的自然属性,“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今人之性,饥而欲饱,寒而欲暖,劳而欲休,此人之情性也。”即人性是生而自然的本能和欲望,是一种未经加工和改造的质朴的原始素材。

2、孟子的“性善论”与荀子的“性恶论”出发点不同,所以个体向善的途径不同。

从性善论出发,孟子认为“人皆可以为尧舜”。但是在现实中,并非人人都是尧舜或者都是为善的。“恭敬之心,人皆有之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苟子认为善乃是人为的,是在对人的质朴粗糙的自然之性进行改造的基础上产生的。所以,在个体向善的途径上,荀子与孟子也是有区别的。孟子重视发挥人本身的善良的作用,强调内省,通过反求诸己,寡欲养心,求得保持善心。荀子则重视学习的作用,主张通过教育培养、社会约束、师长示范和个人的主观努力化性起伪,达到圣贤境界。

3、孟子强调先天的道德观,苟子强调后天的极伪而成。

孟子承认人有一种不虑而知,不学而能的良知、良能。为了补充“四端”论,他提出了“良知”,“良能”的观点,“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

而苟子的性恶论则在一定程度上否认了孟子先天的道德观。他批评孟子的性善论混淆了天然的本性和后天人为的礼义之分,反复强调人的道德观念是经过人的后天学习积累而成的,其实即使是圣人也不可能做到不学而能,不虑而知。

中国古代历史的各种哲学流派,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按故往历史中国十分惯常思维的“大是大非”原则来看,人性的善与恶,是两个绝然相反的人类社会哲学元素,荀子与孟子应被归为两个不同的学说流派。但中国流传至今的传统学术却把两位持泾渭分明哲学观点的人,同称为“儒家”。不知两位已作古二千多年的大学者会不会在黄土之下跃骨而起?

孟荀观点不同之处

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孟子主张“人性本善”而荀子则主张“人性本恶”。

时代背景不同

孟子生活在战国中期,功利主义对当时传统伦理道德形成了巨大的冲击。但当时社会道德还没有沦落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所以他相信,只要每个人内心自我的约束仍然可以达到社会的和谐。

荀子生活在战国后期,战国后期社会已经不可救药了。当时的社会风气已经腐化了,无法通过个人的自我约束来实现社会和谐了。

存善改恶的途径不同

因为孟子主张“人性本善”,所以他主要强调,一个人如果要存善改恶主要是要向自己内心寻求帮助,他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在孟子看来,向内心寻求仁就能得到仁,所谓“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荀子则非常重视后天的学习。荀子主张“人性本恶”所以,如果一个人要存善改恶,就不能诉诸自己的内心,而是要求助于外在力量,只有师法圣人,接受圣人的教导和学习圣人的思想才能使人性得到完善。


说性恶可使但凡是人都受到“性恶”遏制,说“性善”则可以使一部分“圣人”免于遏制。这在今天的人看来,道理很简单。假如古人因受人类社会认识论的局限而偏入旁门(轻视实践的古人先给予认知上的定义,再寻找“理”;现代人在实践中寻找“理”),那么,今天的人如果再提“性善”论,则别有它图了——人类历史证明:提倡“善”的人就是“善人”,那是一种是人都不信的鬼话……正如明代那位深陷一元论而难于自拔的哲学家李贽所揭示:孔孟“其流弊至于今日阳为道学,阴为富贵!”

要论人性的本善本恶,我喜欢心学的四句教: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一、“性恶论”与“性善论”之比较

(一)孟子和荀子人性论的理论渊源

孟子和苟子是继孔子之后先秦儒家的两大代表,他们的人性论思想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了先秦儒家的创始人孔子的影响。孔子是中国哲学史上第一个提出人性理论的哲学家,但是对人性问题的论述并不是很多,在孔子之后,人性问题逐渐突出了。孟子强调“乃所愿,则学孔子也”,荀子也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孔子的继承人,但两者在人性论问题上却是各执一端,这正是由他们对孔子人性论的不同方面加以深化和阐发所致。

l 孟学直接来自孔子嫡孙子思的《中庸》,是通过子思才上继孔子,故后人称为“思孟学派”。

l 荀学则与经学有直接关系,是通过子夏而上继孔子的。

l 孟学与荀学分歧的根本点,在于对孔学核心的理解不同。

“性相近也,习相远也”是孔子人性论观点的集中体现,“性”就是人的天性,“习”就是后天的习染。孔子的思想中,人的天性是有潜在的善的因素的,所以通过后天的习染能得以善质,孟子看到了这一点,他将这种可能性推而扩之,发展成为“善端”之说,认为人性本善,这也是“人皆可以为尧舜”的根据。苟子则抓住了孔子人性论中恶的方面,认为人的天性都是不善的,“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善”都是人为的结果。

(二) 孟子性善论的内容

“性善”说是孟子哲学的中心思想,性善说在《孟子》一书中有着非常明确的论述,“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为了说明这个道理,孟子在《公孙丑》中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当一个人看见小孩在即将落井的危险时刻,出于种“怵惕恻隐之心”,会立刻去挽救这个素不相识孩子的生命。在这一瞬间,其行为动机不是因为和孩子父母之间的交情,也不是为了沽名钓誉,而只是出于一种天然的、纯粹的“不忍人之心”,即对别人痛苦、危难的同情心。

正是以此为基础,孟子明确指出:“无恻隐之心,非人也”

在孟子那里,人的本质特征集中表现为“四心”:“恻隐之心”(或“不忍人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或“辞让之心”)、“是非之心”,其中“恻隐之心”是最根本的。后来著名的“四端”即从“四心”演绎而来。人的不善乃是外力影响所致,非本性使然。他说:“若夫为不善,非才之罪也……或相倍蓰而无算者,不能尽其才者也。”

(三) 荀子性恶论的内容

荀子则不同意孟子的这种观点。他指出:“孟子曰:‘人之学者,其性善。’曰:是不然。是不及知人之性,而不察乎人之性、伪之分者也。”荀子将人性看做与生俱来的原始质朴的、尚未进入社会的自然属性,认为:“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性者,本始材朴也。”人的这种自然属性的表现就是“饥而欲饱,寒而欲暖,劳而欲休

因此,人性是恶的,而不是善的。善,并非人先天就具有的本性,而是人为的结果———依据经验观察的结果,判断善与恶。对此,荀子提出的一个十分著名的命题是:“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他说:“可学而能,可事而成之在人者谓之伪。”“心虑而能为之动谓之伪。虑积焉、能习焉而后成谓之伪。”因此,荀子理论体系中的“善”并非与生俱来,是通过后天的学习和实践获得的,而是由环境影响、自身修炼和学习而形成的一种品格,与孟子所论“天生”的“善”截然不同。

值得注意的是,荀子虽对孟子的“性善论”大加指斥,针锋相对地提出了“性恶论”,但实际上,二人在“止恶向善”的价值追求上并无二致。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文学经典,转载请注明出处:荀子的观点是澳门新莆京正在官网,而与行政一统论相匹配的学术一元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