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谶就是以谣为谶,李浑(李金才)和李敏虽然对大唐并没有什么功劳

作者: 文学经典  发布:2020-01-27

李密正是得益于此种政治谶语的宣传“核当量”,迅速成为了瓦岗寨主,瓦岗寨也成为反隋的主要力量,大有取而代之之势。要不是后来瓦岗寨发生了严重内讧,估计天下也由兵强马壮的李密集团和李世民统帅的关陇军事集团进行世纪对碰,李唐氏能不能称帝还是未知数呢。

这到底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冤魂的报复?就有待后人去评说了。

隋炀帝却揶揄道:“难道快病死了嘛!”

杨花落,李花开,人间哪有春长在?

1、后世史书中记载的预言应当是被人有意改动过的。不是说没有这个预言,而是说当时真正流传的预言,恐怕与我们看到的不太一样。其实,姓李的当皇帝的谣言已经流传好多年了,特别是道教盛行后,太上老君下降人世,化作李弘治世的传言流传得很广(后来,唐高宗与武则天长子就取名李弘)。

此是闲话,按下不表。

李穆死后,隋文帝十分惋惜,下诏其子孙只要不是谋逆造反,纵有百死之罪也不能追究。这等于给李氏一门颁下了“丹书铁券”,李家的荣宠,达到顶点。

隋唐末年,楚国公杨玄感起兵反隋,而李密正是他参谋。只是可惜,李密为他提出了灭掉隋朝的上中下三策,但杨玄感最终却选择了下策,以至于兵败被杀。

不必惊讶,明天愁满面,

所以说,即便是隋炀帝对李渊的外甥女说什么:“你舅父的病什么时候死?”那多半也是他看着天下开始乱了、心中着急的气话。李渊正好把他拿出来当做炀帝要害自己的证明,大咧咧地写进史书中。要知道,父子都难免吵嘴,他杨广当真要杀李渊,还会叫他当太原留守?

宇文述如获至宝,连忙把它交给了同样变态的隋炀帝,隋炀帝居然对宇文述感激涕零,哭得像一个小孩似的,以为他为隋朝保全了社稷,于是李浑被斩首,全家人被杀了32人,其余悉数发配充军,最惨的是以为能戴罪立功的宇文氏也被杀人灭口了。

从大业七年起,因不堪隋炀帝营建东都、开凿运河、征伐高丽的滥用民力、穷兵黩武之举,山东王薄、河北窦建德、河南翟让、江淮杜伏威等豪杰纷纷起事,“各聚众攻剽,多者十馀万,少者数万人,山东苦之。”更严重的是,大业九年春,功臣杨素之后,负责在黎阳督运粮草的礼部尚书杨玄感率军造反,并围攻洛阳,人数一度达到十多万。虽然在隋王朝全力围攻下,杨玄感最终兵败身死,但作为功臣勋贵之后,杨玄感造反本身就意味着隋王朝统治阶级的分裂,隋炀帝的统治基础正在被动摇。

按照李玄英的解释,李密应该应谶。那么李密是何许人也呢?提到瓦岗寨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李密正是瓦岗寨的首领。

后来,取代隋朝的李渊李世民也是属于这一集团。所以,隋文帝杀了李浑,实际上就宣告与关陇贵族集团为敌。

星火辰那篇文章过长,简单摘要其中观点,有兴趣的可以看我头条号内全文。

众所周知,李唐氏获取皇权,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事,一如那句遥遥领先的预言“李氏当为天子”一样,既言之凿凿又扑朔迷离。

隋炀帝大业十一年,用“风雨飘摇”来形容大隋王朝一点都不过分。

“桃”的谐音是“逃”,借指逃亡在外的人。整句话的意思是,有一个逃亡在外的姓李的人会夺取天下。

据说当时有一个叫李玄英方士,研读了《桃李章》之后,预言3件事。

二、被唐朝编纂史书的人故意隐藏,或者要经过一些史料对照,你才能分析出的原因。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隋炀帝的横征暴敛醉生梦死更加速了隋朝的灭亡。

图片 1

古人对带有谶语性质的民谣往往深信不疑,尤其是帝王。很多人之所以敢称帝,就是认为自己应谶,有天命在身。而这所谓的天命,不知道成就了多少人,也毁了多少人。

隋文帝这个人,不是太"迷信",但关于江山社稷的大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隋炀帝以一个小孩子的童谣就灭了李氏两家百十口人,李渊不免有些兔死狐悲。后来大唐开国,才应了童谣图谶!图片 2

那么“李氏当为天子”为什么后来应验在李唐氏身上呢?这里面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大业三年,隋炀帝下诏,征发百万男丁修筑长城。北周时就是名臣的尚书左仆射苏威劝谏炀帝不要滥用民力,被炀帝拒绝。其后,炀帝又广征散乐,笼络突厥,骄奢淫逸,引起了隋朝建立、平陈一统时就建立大功的高颎、宇文弼、贺若弼等朝臣的不满。三位功臣经常聚在一起,对隋炀帝执政之失“发发牢骚”。得到报告后,隋炀帝竟然以诽谤朝政为由,眼睛都不眨就将三位功臣一并处决,妻子皆流放没官。高颎文韬武略,勇于任事,又尽忠皇室,以天下为己任,举荐了苏威、杨素、贺若弼、韩擒虎等隋朝名臣,当朝二十年,海内咸服。只因为说了几句真话就被隋炀帝诛杀,由是天下震惊。

除了李浑,还有李敏等有权有势的世家大族,也先后遭到了灭族。据说,受牵连的人李姓人士达数万人。

这样,宇文家族就得到杨的信任。

图片 3

最后,恼羞成怒的隋炀帝还是不依不饶,派专案高手宇文述亲自出马,此公的手段绝不亚于康生当年办案的水平,他用的是逆向思维,从敌人内部策反,骗取了李浑的儿媳也就是宇文氏的信任,把一个宇文述口叙的谋反状让宇文氏实录,以换取宽大处理(这颇有点文革专案组的遗风,典型的“有罪推定论”)。宇文氏是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以为这样就可以戴罪立功,不被流放,于是以“亲历者”的身份把它写了出来,这下事情就闹大了。

某日,安伽陀神秘地告诉隋炀帝:“图谶显示,会有一个姓李的人成为天子。”隋炀帝听之大惊,忙问该如何应对。安伽陀给出的解决方法简单粗暴:“劝尽诛海内凡李姓者。”

图片 4

一、桃与逃偕音,逃亡的李姓之人,会得天下。

回答:

中国有一个十分奇特的政治现象,那就是几乎每一次的改朝换代基本上都是先从谶语也就是政治谣言开始的。从陈胜、吴广利用“鱼腹丹书”的政治谶语 “大楚兴,陈胜王”到红巾军的“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歌谣,无不蕴含超强的政治号召力,这便是舆论的力量!

这时,方士安伽陀的一则进言让隋炀帝更加心烦意乱。

对于“勿浪语,谁道许?”这句话,不同人有不同的解释。有一个叫李玄英的人出来解释说,“莫浪语”就是“密”的意思。如果按照他的解释来说,此人姓李,名字中又带有“密”字,这个人就是李密。

《国语》成书年代,有说春秋末期,或云战国初期。

图片 5

而且,在隋末群雄并起的乱世中,李唐氏既不是起事最早的也不是实力最强的,为什么他们却是笑到最后的人呢?

内史侍郎薛道衡以才学而富有盛名,历仕北齐、北周,为当时文坛领袖。杨广为晋王时,对他的才学就极为推崇,登基后,曾想任命他为秘书监,专掌文案。薛道衡对杨广的为人很不齿,当即写了篇《高祖文皇帝颂》讽刺他,引起杨广的不快,遂将薛道衡关进监狱。杨广还向朝臣透露出心中隐秘:“我当晋王的时候,这个薛道衡就把我当小孩子一样轻视,与高颎、贺若弼等外擅威权。我即位后,他们心里害怕,只是因为天下无事,所以才没有造反。”随后命令薛道衡自尽,妻子儿女被流放到西域且末,“天下冤之”。

对于个谶语,我们来逐字逐句地进行分析。

这首童谣开始传播的时间是公元614年末,此时大隋王朝虽然建立不久,却已是危机四伏,动荡不安。

  处死李子雄与李敏后,能让杨广顾忌的李姓将军只有右骁卫大将军李浑,所以他也没有逃脱隋炀帝和毒手。

而据说最著名的诗谶,便是出自亡国皇帝、曾经的天才文学青年隋炀帝之手。

还有,就是那个上蹿下跳,唯恐天下不乱的李密。

事实上,隋炀帝也曾经因为谶语而怀疑过李渊。有一年,隋炀帝让李渊去巡行他所到之地。李渊有病,没有去。隋炀帝非常生气,就问妃子也就是李渊的外甥女王氏说:“你舅舅咋迟迟没来?”

当然,也不排除,李家就是这些预言背后的主使者。

一般人听了这话,都觉得没有可操作性,就是瞎胡闹。而宇文述抓住了这个机会向隋炀帝进谗言,他说:杀尽天下姓李的人,确实没有可行性,我们可以找一找名应谶言的人是谁,臣觉得有一个人就特别值得怀疑,正是李金才。李金才此人是将门之后并且现在位高权重手握兵权,并且臣听说,李金才和李敏等人经常秘密议论一些事,很是可疑。本来此时,隋炀帝心中就有疑虑,再加上,宇文述几次三番的进谗言,他就觉得宇文述的话很有道理。图片 6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宇文述乘机对她说:“你就说,李家真的是要造反。李浑曾经告诉李敏,你就是谶语上要当皇帝的那个人,这正是我们老李家取而代之的好机会。如果皇帝再次征讨高丽,必然以你我为大将,我们再发动兄弟子侄、内外亲眷,分领兵马,散在各处。等时机一到,你我就袭击皇帝本人,李氏子弟在各地起兵响应,只需要一天,就能够改朝换代!”

第三句:勿浪语,谁道许?

神州日知 乐儿

其三、这一点可能是大家很容易忽视的。李渊自称与李浑一样都出自陇西李氏。那他们便算远亲了,历朝历代,开国皇帝夺取天下后册封远亲为王的也不是没有,何况追封两个人,这就太正常了。而实际上,很多资料都证明,李渊家族恐怕不是陇西李氏,而是赵郡李氏的较为没落的一枝(看看后来,唐朝赵郡李氏其实更得李唐皇家重用,出的宰相不少),但为了拉近与西凉王李暠的关系,证明自己血统的高贵,李渊坚持认为自己是陇西李氏,那么追封这两人,就起到了向天下人宣示自己高贵出身的作用。

有隋两代,冤狱无数,其他比较有名的是史万岁案、贺若弼案、杨玄感案等,死人无数,尤其是杨玄感案杀人最多,达三万余人,足足三个加强师,可谓是伏尸遍野血流成河,很多人都是冤死的。我都有点怀疑隋二世杨广这个杀了父亲又强暴父亲小老婆的超级变态是杀人魔王投胎重生的,不然如何动不动就大开杀戒,这样杀来杀去,自己的内部早起空空如也,成了被掏空的纸老虎,只要有人振臂一呼,不用多少力量就可以把隋朝灭了,更不用说唐公的虎狼之师了。

图片 7

图片 8

这个集团在对中国历史影响很大,纵横中国近200年,共创造出西魏、北周、隋、唐四大王朝。

图片 9

于是宇文述从此以后整天想用计整死这个好外甥,真是小人之交常戚戚,与损友交,必有损失也。

与李渊一样,李密的曾祖父,司徒李弼也是西魏“八柱国”之一,祖父李曜,北周时被封为太保、魏国公。李密的父亲李宽,进入隋朝后被封为上柱国、蒲山郡公。李密从小就“志气雄远,轻财好士”,深得越国公杨素的赏识,叮嘱子弟与他倾心相交。大业九年杨玄感起事,暗中派人去往长安,请李密到黎阳以为谋主。遗憾的是杨玄感并未采取李密奇袭涿郡和谋取关中之策,旋即败死。隋炀帝对足智多谋的李密心存恐惧,在全国进行通缉。曾几度几乎抓获李密,却最终还是让他逃脱了,现在还不知所踪。每念及此,隋炀帝就恨得牙根痒痒。

这话传到了李渊的耳朵,李渊非常恐惧。

三、“勿浪语,谁道许”,是"密"的意思。

李渊后来继位之后,为了突出自己建国称帝的合法性和天命所归,就追赠李敏和李浑,意思就是将“李氏当为天子”的谶语揽在自己身上,而李敏和李浑只是代李渊而死而已。这样看来,两人虽然在隋朝就已经去世了,却是保护了李渊,才有了后来的大唐。后来的李君羡代替武则天去死和这个如出一辙。

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因为政治从来不相信爱情,甚至于不相信亲情。当核心利益受损的时候,即使是最亲的人照样是要大开杀戒,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古代皇权政治的一种本质。

隋炀帝即位后,李敏“竟食五千户,摄屯卫将军”。大业十年,隋炀帝再次东征高丽,他又被派遣到黎阳督运粮草。也就在这个时候,“李氏当为天子”的谶语出现在了隋炀帝的耳边。想当初,杨玄感就是在黎阳督运粮草时举兵造反的。现在自己的侄女婿,功臣之后李敏又接替杨玄感,来到黎阳督运粮草,这是冥冥中的一种安排么?

图片 10

而李家是陇西军功世家,其远祖是秦朝时大将军李信、汉朝时飞将军李广等,是十六国时期西凉开国君主李暠的后裔,世代显贵。

隋炀帝并不想直接杀死李敏,毕竟李敏家可是世族,一杀很可能会惹怒关陇贵族们,所以隋炀帝希望李敏自杀,但是李敏又不想死,就经常出入叔父李浑的家里。正是这一步成了李敏和李浑的催命符。

鉴于这样的形势,你说多疑的隋炀帝不提防其军事实力不弱的好老表绝对是假,关键是那时能称王称霸的李姓军阀也不在少数,李密、李轨甚至于和王世充战斗过把他吓得不轻的不知名姓的李姓军阀,都有可能得天下,加上李渊很善于隐忍伪装,而且对于这位唯唯诺诺的“橡皮人”式表兄弟有点看不起,隋炀帝总是当众笑他长了一个“阿婆面”,不太MAN,说白了就是不像个男人,认为这样一个弱爆了的表兄弟也搞不起什么茶杯式的风暴,估计对他也就没那么防意如城了,后来李渊还故意用宝马猎鹰之类的宝物让顽主皇帝玩物丧志,顺便给李渊这个宝贝表兄弟赏赐大将军的宝座,最终天下也被表兄弟顺手牵羊撸了去,防不胜防啊。从此,隋杨氏和李唐氏便像前世搅乱了骨头一样纠缠不断,有了千年恩怨,在历史上也华丽地展开了几百年的爱恨情仇之故事。

李筠死后,李浑又找到自己的大舅哥,同为太子杨广心腹的左卫率宇文述,许诺如果帮助他承袭爵位,愿意以李家财产收入的一半奉送给宇文述。宇文述听闻心念大动,立刻向太子杨广进言,推荐李浑为李穆爵位继承人。杨广也以此上奏隋文帝,帮助李浑达成了心愿。

权臣宇文述与李浑两人不和,他多次想要除掉李浑,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这次,终于让他抓住了机会。他为了除掉李浑,就趁机诬陷李浑想要谋反。隋炀帝本来就猜忌李浑,再加上宇文述的诬告,就更加怀疑李浑想要造反了。他二话不说,命宇文述率领一千多宿卫抄了李浑的家。

这首民谣如同当今的流行歌曲、爆文,那时虽然没有网络,却迅速传遍全国。

《赠李金才李敏官爵诏》:隋右骁卫大将军李金才、左光禄大夫李敏,并鼎族高门,元功世胄, style="font-weight: bold;">横受屠杀,朝野称冤。然李氏将兴,天祚有应,冥契深隐,妄肆诛夷。朕受命君临,志存刷荡,申冤旌善,无忘寤寐。金才可赠上柱国申国公,敏可赠柱国观国公。

图片 11

图片 12

王氏回答说:“舅舅病了,来不了了!”

我们知道,隋文帝杀了李浑后,朝中李姓贵族势力受到沉重打压,隋炀帝对“杨花落,李花开;桃李子,有天下”这句谶言的威胁也减轻不少。

李浑是李穆的第十子,按理来说是没有资格继承李穆的遗产以及爵位的,但是李穆的嫡长子和嫡长孙先后都死了,李浑就想要继承父亲的一切,于是他找到妻子的哥哥宇文述说:“你帮我把老爷子的东西弄到手,到时候我每年把所得赋税的一半送给你。”宇文述当时正和太子杨广打得火热,就告诉了杨广,杨广又在父亲杨坚那里说了说,这事就成了,李浑这个幼子就成了李穆的继承人。

唐朝的江山是如何得来的,众说纷纭,不一而足。有的人说是隋炀帝太残暴太淫荡,弑父夺妃,不亡国才是老天爷瞎了眼。而当时的李氏家族又是陇西军事贵族,也就是近似于民国时期拥兵自重的大军阀集团,李渊的几个儿子又都是带着虎狼之师,往往有摧枯拉朽之势,当然是非李莫属了。

宇文娥英一介女弱,哪里见过天牢的阵仗,一听就没了主意,赶紧问:“那我该怎么说呢?还希望你能教我啊!”

不过,后来瓦岗寨内斗,李密杀了瓦岗寨的原领导翟让,致使瓦岗寨上下离心离德。不久,就被隋军击败。李密无处可逃,只好投降了李渊。李密不甘心做李渊的马仔,不久又背叛了李渊,结果,被唐军所杀。

李浑却装聋作哑,没有自决。

大家如果了解隋朝之前北周、北齐的历史,就会知道太原在那时候有多重要!

诛灭了反贼李浑后,隋炀帝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谁知道此李不是彼李,真正得为天子的却是李渊,真正坏了隋朝江山的就是宇文述父子,真是开了一个大大的国际玩笑。

高颎、宇文弼、贺若弼、薛道衡、杨素等等功臣被清洗之后,本是政权柱石的勋贵集团被整肃清洗,对朝政不敢置喙。代之而起的,是裴蕴、宇文述、虞世基等只会以隋炀帝的好恶为准则的佞臣酷吏。表面上达到极盛的隋王朝已出现政权基础的真空,炀帝的悖谬政策完全没有了制动和自纠机制,王朝的灭亡也就指日可待。

隋炀帝尽管没有对李姓人士进行屠杀,但从此开始猜忌姓李的人了。尤其是姓李的有实权的王公大臣。

关注日知录(微信号:dirizi001), 读典,品典,用典;新解世间事, 知人,敬人,做人。 重逢神奇,再见惊艳,快乐天天。喜欢,就关注一下呦。好东西当然要分享呦。

李敏的父亲李崇曾任幽州总管,在与突厥的对战中牺牲,因此李敏自小就被隋文帝杨坚养在宫中,袭爵广宗公。李敏的前半生也算是顺风顺水的。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文学经典,转载请注明出处:谣谶就是以谣为谶,李浑(李金才)和李敏虽然对大唐并没有什么功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