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何应用传统文化来增强自身的人文素质,《湍流卷不走的李先生》是为数不多能让我记到现在的高中阅读题

作者: 文学经典  发布:2020-02-12

  《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绝大多数内容便是他历时六七年之久,在”中关村专家讲坛“系统讲授中国古代文学的讲稿。

无数人从李佩的经历中,懂得了什么是湍流中的坚韧,什么是认清生活本质后的依然热爱。她一生坎坷多难,“文革”期间,受到不公正对待;1968年丈夫飞机失事后,她几十年几乎不提“老郭的死”;老年时女儿病逝,没人看到她流泪,几天后她又拎着录音机给学生上英语课,只是声音沙哑……在89岁那年,在与学生座谈时,她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人还得走下去,而且应该以积极的态度走下去,去克服它,而不是让它来克服自己。”

此次讲坛由党委宣传部主办,来自校内外师生和社会各界人士共200余人听取了讲座。

几年前,一个普通的夏日下午,李佩让小她30多岁的忘年交李伟格陪着,一起去银行,把60万元捐给力学所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各30万。没有任何仪式,就像处理一张水费电费单一样平常。至今,李佩先生客厅里的茶几还是60年前回国时家里的陪嫁。

边东子的父亲是中科院地质所原党委书记,1959年,他随家人从北京大学红楼附近的中老胡同搬到了中关村13楼104室。就这样,他和李佩先生一家做了几十年的邻居。

  长期担任李佩助手的李伟格告诉记者,“中关村专家讲坛”从1996年起办到2010年“关坛”,每次的讲座李佩都要亲力亲为。特别是后几年,已经90岁高龄的她策划讲座每次都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从专家落实到讲座开始,绝不马虎“。

“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学者。她是‘中关村’里的一盏明灯。”老朋友颜基义教授说。

9月6日晚,珠源讲坛第八讲在图书馆一楼报告厅开讲。朱堂锦教授应邀做客我校珠源讲坛,为师生作题为《人文素质的文化透视——从中国传统文化看素质的要素》的专题讲座。党委书记施洪甲、党委副书记杨思娅听取了讲座。

图片 1

李佩:有一种力量叫温暖

  ”程郁缀讲座的时候还不像现在有数码录音,那时候都是录音带。“颜基义回忆说,”每次讲完我都要拿着录音带用老式的录音机逐字逐句地听写。因为程郁缀有很浓厚的苏北口音,加上他讲座除了黑板上的简单提示,没有文字记录,对于那些听不太清、语意模糊的诗词,我都要重新查找资料确认。“

她从不看重名利,但并不代表她没有追求,她追求的是学生成长成才。“她对学生的爱是发自内心、没有差别的,这种爱有一种期许的力量、激励的力量、鞭策的力量。”丁仲礼说,学生们都明白,只有努力学好知识,才会让她心里面感到舒坦和慰藉。

讲座中,朱堂锦围绕如何提升自我人文素质,守望精神家园这一主题,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德、才、识、气、神的丰富内涵入手,系统分析了当前创新人才应具备的基本人文素质。他指出,素质所体现出的是国家力量、社会意识和人生哲学等,素质的形成要靠长期的积累,而素质的凝结点便是民族精神。

今天在新浪微博中读到介绍李佩先生的文章,说实话我是第二次看到介绍李佩的文章,我想如今知道她的人不多,如果大家还有记忆的话,那就是高中教材,《湍流卷不走的李先生》是为数不多能让我记到现在的高中阅读题,而风骨二字,全在这位老人肩上。

李佩为人耿直,做事雷厉风行,也是无人不晓。

  讲坛“关坛”之后,李伟格一直有些遗憾,历经十几年却没有文字流传下来。“所以就想到了程郁缀的讲稿。”李伟格告诉记者,“因为讲稿之前就已经整理出来,在听众当中影响也大,程郁缀的讲座也比较系统,就联系了出版社结集出版。有条件还会继续出第二集、第三集……”

在得知李佩过世的消息时,她的学生,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丁仲礼悲痛万分。在他的记忆里,李佩从未在课上发过火,她总是用慈爱而期待的眼光看着学生,不紧不慢地讲课,瘦小的身躯仿佛不断放射出一种特别坚韧、坚定的母性力量,“如果不好好学习,那是真对不起讲台上这位温婉的女性”。

珠源讲坛第八讲在图书馆一楼报告厅开讲

如果一个教育者只是传授知识,那无非是“从小硬盘变成了大硬盘”。现在我们社会上一些所谓的学者专家教授们,要讲课动辄就谈经济就需要知识付费。摆着谱上来讲台唾沫星子乱飞,人云亦云讲一大堆理论,又东拼西凑一些东西就敢出书出来,真是社会的悲哀!

从不考虑自己,但对这个社会情深意重

  从小册子到出版物

(原载于《光明日报》 2017-01-13 06版)

图片 2

有时她感慨自己“连小事也做不了”。看到中关村车水马龙,骑自行车的人横冲直撞,甚至撞倒过老院士、老科学家,她想拦住骑车人,但“他们跑得太快,我追不上了”。她也过了说理想的年龄。“我没有崇高的理想,太高的理想我做不到,我只能帮助周围的朋友们,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一些。”她淡淡地说。

常年忙碌,八九十岁的李佩走路速度比一般的老人都快,那些比她年轻的学生想要跟上她的脚步还得费点功夫。

  因为讲坛的主要听众是以中科院的老专家为主,所以讲座内容涵盖了科技、人文、历史、政治、经济、艺术、养生等各个领域。在李佩的邀请下,包括李振声、郑哲敏、谢韬、资中筠、王渝生、何祚庥、胡大一等学者都曾在讲坛开讲。

“十多年前,我还是全囯政协委员时,每年两会我都要到她主办的中关村讲坛讲两会情况,特别是科技和教育的情况,每次都是她亲自主持并赠送我一本她签名的书。”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回忆道。

讲座结束后,朱堂锦与全场师生围绕讲座就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就同学们的疑问一一做了解答。2个多小时的讲座,朱堂锦教授侃侃而谈、纵古论今,深入浅出、情真意切、言语朴实,为师生奉献了一场精神盛宴。

早些年,有人问她什么是美。她说:“美是很抽象的概念,数学也很美。”如今,她直截了当地说:“能办出事,就是美!”

中国科学院大学外语系教授李佩先生,于2017年1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

  “人生感慨,感慨人生。”程郁缀表示,“古人说”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我在”中关村专家讲坛“上春秋数载,讲得投入沉醉,大家听得投入沉醉,想起来也有点”春花秋月里,沉醉不觉醒。十年弹指过,倏忽到天明“的味儿—古人先得我心,亦令人不胜怅悒也!”

李佩,中国科学院大学外语系教授。有时,她被一些白发苍苍的科学家尊称为“师母”,因她是我国“两弹一星”元勋、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物理系首任系主任郭永怀的夫人。更多时候,她被人们看作是一部“传奇”:她曾代表中国女性在国际会议上发出第一个声音;她是中国的“应用语言学之母”;80岁时,她还站在讲台上为博士生授课……

朱堂锦,是我校人文学院退休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古代理论学会理事、云南省美学学会常务理事,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著述丰厚。

唯一的女儿郭芹病逝了。没人看到当时近八旬的她流过眼泪。几天后,她像平常一样,又拎着收录机给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博士生上英语课去了。

李佩先生生平:丹青难写是精神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文学经典,转载请注明出处:就如何应用传统文化来增强自身的人文素质,《湍流卷不走的李先生》是为数不多能让我记到现在的高中阅读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