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语教师志愿者到硕士生,西城小学在坎伯兰市西部

作者: 文学经典  发布:2020-03-15

  课堂上,哈默还会用普通话与学生讨论将中国古典作品翻译成英语。(中国日报网)

中吉人文交往有两千多年的历史积淀。习近平主席在署名文章中特别提到,“中国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绚丽诗篇在两国家喻户晓、广为传诵”。

2016年6月,张素素通过了汉语教师志愿者选拔考试,随后到埃及任教。在开罗大学孔子学院教汉语的第一年,张素素遇到不少挑战。“因为我本科学的是阿拉伯语言文学,不是汉语国际教育,所以很多与汉语教学相关的问题都需要重新学习,只能边学边教。”她说。

为在公立学校设立汉语教学项目,洛格斯登同西城小学校方四处奔走,前后数年才成功立项。当地很多人、很多家庭都是第一次接触汉语,对坎伯兰这个小城来说,西城小学的汉语教学项目别具意义。

大学时拼命学汉语

  “美国人对东方文化和历史非常感兴趣,比如宗教、功夫以及中药所体现的文化。”哈默说。

王纯是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孔子学院一名高龄学生,今年64岁,学习汉语已有4个月,说她是“真爱粉”一点不为过。

学生的关心也为张素素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色彩。张素素经常会收到学生用中文给她写的信以及一些小礼物。在5月汉语基础班课程结束后,3位学生用张素素发在社交软件上的照片为她订了一个杯子,还在卡片上工整地写着:“我亲爱的中国教师,谢谢你的帮助”。“学生们的真诚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意义。”张素素说。

斯图尔特谈起该校的汉语教育,满脸骄傲。她说,汉语班不仅让孩子们有机会感受另一种文化,而且由于开设中文课程,西城小学更受家长欢迎了,赢得更多尊重,汉语班提升了学校的整体形象,成为学校的名片之一。

他说自己很庆幸,遇到了一个能“深入浅出”讲课的好老师,让他能顺利听懂、学会,并对古代汉语这门课也产生热爱,由此,他对中国的认识除了武术、汉语,进一步扩展到历史、文化等更宽阔的领域。

  其实,哈默是高三才开始学习普通话,那时他在加州圣约瑟一所高中上学。20世纪90年代,那所中学还没有开设汉语相关课程,哈默只好在一所社区学校上夜课来学习普通话。

他说:“热情的居民会拿出自家的抓饭、新鲜的水果送给施工工人,为‘中国速度’点赞。”

第四届《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汉语教师志愿者团体获奖。在宁夏大学学习阿拉伯语言文学专业的张素素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时,内心很受触动,于是开始了解汉语教师志愿者相关情况。

孔子学院总部网站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目前已经开设了110所孔子学院,501个孔子课堂,学汉语拉近了中国同美国学生和民众的距离,每一个孔子学院、孔子课堂都成为联结中美人民友谊的纽带。

“师傅给我起的,跟着他姓孟,威龙,就像一条威风凛凛的中国龙。”后来,他将“威龙”改成了“巍隆”。

  在电话上听本杰明·K·哈默(Benjamin K. Hammer)说话,你大概会认为那是个自小在汉语环境下长大的人,因为他把普通话的四种声调读得太准了。

图片 1

将足迹留在更远的地方

对于学校开设汉语课程,家长和学生都非常满意,反应积极。胡珂开玩笑说,说汉语成了家长们的“炫娃利器”,中文班的家长们不时拿出手机,展示孩子说汉语、唱汉语歌曲的视频。

错过学武的最好时间

  “英汉两种语言属于不同的语系。汉语学起来很难,但我就是喜欢汉语。”

图片 2

今年春节期间,张素素到摩洛哥旅行,感受其文化氛围。“帮我办理相关手续的海关工作人员告诉我,现在摩洛哥对中国公民实施免签政策,很多中国人到摩洛哥旅行。为了更方便交流,他下班后要花两个小时车程到卡萨布兰卡的孔子学院学习汉语。”谈到旅行,张素素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西城小学有从幼儿园到小学五年级的课程,约有400名学生,每个年级都设有汉语班,学生在20人到25人不等。目前学校有3名全职汉语老师,还有两名孔子学院派驻的汉语教师志愿者。

早已入乡随俗

  哈默是对中国文化有浓厚兴趣的美国人中的一个。除了学习普通话,他在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上学时还向一位中国老师学习了功夫。他从他的功夫老师那里得到了他的中文名字——孟巍隆。

不只是路。“看见那辆蓝白色的公交车了吗?又大又宽敞。‘中国制造’就意味着质量保证。”

谈到自己所教的学生,张素素充满自豪。“有一位学生,我指导她和她的同学的节目在学校举办的中文小品大赛上获得三等奖,同时她还获得了‘最佳语言奖’。去年,这位学生到山东大学交换学习1年。现在,她读大四,刚刚获得2019年“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埃及赛区第一名,即将赴中国参加总决赛。”张素素展示了自己与这位学生的合影,“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认真刻苦的态度让我很感动,我觉得在这方面她是我的老师。”张素素说。

虽然学生花了不少时间学习汉语,不过他们的英语、数学等成绩也都很好,在测评中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他听了老师的话,在北大又刻苦攻读了三年。他也因此成为北京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第一位外国博士。2014年,从北京大学博士毕业后到山东大学任教的孟巍隆,被邀请到《文史哲》编辑部合力创办外文版,从那以后,他一直担任《文史哲》国际版的负责人。

  “西方人很少有汉语说得非常好的。我觉得汉语能让我在同辈中脱颖而出,而不是西班牙语。”他说。

图片 3

不同的学生带给张素素不同的感悟。张素素还提到了一位令她感触很深的学生:“有一次上课,班里来了一位老爷爷。由于视力不好,他必须把书贴到眼睛前看,读书写字的时候眼睛与书的距离不到10厘米。每节课他都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来练习发音、朗读。”张素素与老爷爷交流后得知,两年前他在中国宁夏一所大学当过阿拉伯语老师,非常喜欢银川的淳朴简单。后来因为家庭原因,老爷爷不得不回到埃及,但他想念银川,所以便到孔子学院学习汉语,以便将来能回银川生活。“看到他年龄那么大,仍然为自己喜欢的事而努力,我很受触动。”张素素说。

而在教室,好几个班级中,老师正在用汉语讲授数学和科学课,课桌上贴着白云、书兰、松雪等别具中国特色的名字。墙上挂着乘法口诀表、词汇表、珠算口诀、教室规则,还有“请说汉语”的提醒贴士。而孩子们的儿歌则包括《找朋友》《小兔子》等中国儿童耳熟能详的曲目。

别看孟巍隆对中国传统学术的经史子集侃侃而谈,其实他学习中国古典文献学可谓一场“美丽的误会”。这要从他的“武侠梦”和“汉语狂”说起。

  “我跟我的功夫老师用同一个姓,因为中国有句俗语‘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哈默解释道。

如今,“汉语热”在吉尔吉斯斯坦持续升温。从中学到大学,比什凯克很多学校都开设了汉语课程,都会教李白和他的诗。

在结束了第二年的汉语教师志愿者工作之后,张素素决定到亚历山大大学攻读阿拉伯文学硕士。“在我决定继续读书后,开罗大学孔子学院外方院长推荐并鼓励我继续做汉语教师。”张素素告诉笔者,由于考虑到通过与当地人多交流可以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便再次参加了汉语教师志愿者的选拔考试。“这个职业带给我成就感和幸福感。”张素素补充了自己选择继续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据美国非营利组织中美强基金会统计,目前美国有约40万学生在学习汉语,比2015年增加了一倍,而该机构在2020年的目标是,将美国学校汉语教学覆盖到100万学生。

22岁来华,如今41岁,从弱冠到不惑。在济南十几年,他坦言早已入乡随俗,很多时候,他甚至会忘记自己是个外国人。“我跟大多数中国人的状态是一样的。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为孩子作业而烦恼,为了养育孩子而赚钱,不胜酒力的时候会找借口说,‘我在喝中药’。”

  哈默在山东大学获得了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学位,又花了四年在北京大学攻读这一专业,获得了博士学位。

2016年,原是新疆大学武术队教练的祁燕来到比什凯克人文大学孔子学院任教。得知学生们最喜欢看中国功夫电影,她暗下决心,要在教授汉语的同时把中国武术发扬光大。

尽管在埃及的生活很忙碌,张素素依然会抽出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在她发的微信朋友圈里,可以看到去各地旅行的照片:在红海潜水;在尼罗河泛舟;在地中海吃海鲜……“到埃及后,每逢放假我都会出门看看,旅行时总会遇见一些有趣的人:有只会讲汉语但是仍然在环球骑行的中国朋友,也有年过六旬到埃及旅行的法国夫妇,还有高中毕业便独自出国旅行的小姑娘。”张素素说。

汉语班受到学生与家长的欢迎。坎伯兰所在的阿利根尼县学生都可以申请,不过在学区之外的学生不提供免费校车服务。即便这样,很多家长宁愿每天开车送孩子上学。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崔建新说,每次在马里兰大学举办“汉语桥”华盛顿赛区的比赛,家长都全体出动,守候到颁奖后一刻,拍摄孩子们在舞台表演的瞬间,很让人感动。

20年前,他一心为练就“绝世武功”来到中国,最终却一头扎进浩如烟海的中华典籍中,成了一个“洋夫子”,读中国书,说中国话,研究中国古籍,在山东大学里,这位外国人“很中国”。他就是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的副教授孟巍隆。

  哈默每天都会花好几个小时丰富自己的知识。

图片 4

张素素所教的学生中,有学校中文系的学生,也有想学习中文的导游。“他们的学习动力都很足,让我有动力又留任1年。” 张素素说。

摩根说:“宝宝和贝贝在一年级的时候参加‘汉语桥’比赛,看她们在台上表演,我第一次为她们流下了泪水。现在孩子还小,不能确定以后能做什么,不过学习汉语的经历就像是加油站,能够帮助她们迎接未来的挑战。”

在朋友的帮助下,孟巍隆联系上山东大学教授刘晓东。“我跟刘教授说出了自己学汉语的想法,与他诚恳交流,老师综合考察后,便答应将我招入门下,我感觉自己真的很幸运。”这次拜师,开启了孟巍隆的中国传统学术“闯关”历程。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娱乐app正在官网发布于文学经典,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汉语教师志愿者到硕士生,西城小学在坎伯兰市西部

关键词: